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306章 熊?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68 2016-04-20 17:59:44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更吃惊了,居然是豫王的声音,他竟然将我带到皇上面前来了,他是不是脑子坏了?

  皇上笑道:“何止,你还比朕多打了一只黑熊呢。那只熊如此凶猛,三弟只一箭就射穿它的脑袋,当真是膂力惊人,让人惊叹。想必这些日子,三弟都在府上苦练骑射,就是为了今日大展身手吧?”

  豫王笑道:“看皇兄说的,臣弟再如何苦练,也是比不过皇兄的。今日非是臣弟比皇兄技艺高明,而只是臣弟的运气好一点而已。”

  我听他们说话心里不觉替他们累的慌。他们虽然表面上在夸赞对方,话里却含着机锋。

  皇上道:“是啊,朕也是沾了三弟的光,今日方能吃上熊肉。”

  豫王道:“如果不是皇兄让臣弟来陪皇兄打猎,臣弟也不会有这个机会猎到熊,说起来臣弟应该感谢皇兄的圣恩才是。以前,臣弟最高兴的事,就是和父皇还有皇兄来奇山围场打猎。自从去年春上,父皇让我前往封地,臣弟以为这辈子就要在豫地孤老终生了。后来皇兄登位,臣弟以为自己就要离开京城,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打猎了,没想到皇兄念兄弟之情,不忍让臣弟在穷乡僻壤受苦,将臣弟留在了京里。更没想到,皇兄会让我陪皇兄来奇山冬狩,臣弟受宠若惊……”

  听到这里我不禁对皇上的做法有些怀疑,既然豫王有封地,为什么不让他回他的封地,为什么要让他在自己眼皮底下兴风作浪?

  想到这里,我立刻骂自己笨蛋,将豫王放回封地,豫王在自己的封地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皇上远在京城根本鞭长莫及,那样更危险。

  同时有些奇怪,今天豫王的脾气为什么这样好了,听洛王说,以前他对皇上可没有这么恭敬的。

  太过反常必有鬼,他想干什么?

  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来。

  这里是围场,那天那个官兵说,那个山崖上面是皇家围场,也就是说这里就是那个山崖的上面?难道豫王是想派人从山崖爬上来,司机刺杀皇上。

  想到这里,我心里颤栗起来,如果皇上在狩猎中出了意外,而皇上现在还未有皇子,那豫王就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成为皇位继承人了。

  豫王打得好一手如意算盘!

  熊?兄!豫王他一定是准备对皇上动手了。

  听皇上的口气,他好像并没有任何防备。

  不行,我不能让豫王的阴谋得逞,我要提醒皇上。

  我心里着急起来,全身挣扎着扭动着想要让这辆马车发出声来,让人发现自己。自己才动了两下,就听到马车上有人低声道:“别动,再动一下要你的命!”

  声音很陌生,但能听出来是个男声,从他的声音中,听到了杀意。

  这个马车上居然有人,我居然没有感觉到,一定是我太过于认真听皇上和与豫王的对话的缘故。

  我不敢再乱动,心里着急,但想到皇上身边有玄飞轮、有叶枫,他们都是绝顶的高手,一定会保护好皇上的。又安静心来,听他们说话。

  我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在杂乱喧闹声中,终于分辩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只听豫王道:“……心不在焉的,居然连一只猎物都没打到!”

  豫王在和谁说话?

  停了一会,才听一个人回道:“我从小就没练过骑射,不比皇兄和三哥的骑射都是父皇亲手教授。我自然什么都打不到了。”

  是洛王,他也来了。

  豫王冷哼一声,“听五弟的意思,是对父皇不满吗?”

  洛王立刻道:“三哥断章取义了,我怎敢对父皇不满?我只是说自己不善骑射,自然打不到猎物。”

  豫王道:“哦,是吗?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某个野丫头跑了,所以心不在焉呢!”

  我心里纳闷,豫王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将我说出来,他打的什么主意?

  洛王立刻追问道:“你说什么?谁跑了?”

  豫王奇怪地道:“咦,你不知道吗?”

  洛王道:“我不知道?我知道什么?我这几天都在府里没有出门,不知道的外面的事。”

  他不知道?我心下奇怪,我虽然在地牢不知道白天黑夜,但也得有好几天了吧。难道公主府里的人都没有发现我不在漪澜院了,还说什么会好好照顾我,分明就是漠不关心嘛?还是他们发现了,但没有告诉洛王?

  豫王道:“你那么喜欢她,你居然会不知道?我最近在城门看到进出盘查严了起来,一打听才知道皇兄在找人。”

  洛王道:“找人?找什么人?你是说小月吗?”

  豫王道:“你去问问皇兄就知道了。”

  啊?皇上找我,洛王居然不知道,怎么这么奇怪?我想了想明白过来,多半是皇上故意瞒着他的。那皇上也瞒着飞轮了吗?一定是的,我相信他若是知道我不见了,一定来找我了。

  过了一会,才听洛王道:“臣弟请问皇兄,三哥说的可是真的,她真的不在姑姑哪里了吗?皇兄可知她去了哪里?”他说的很快,语气很是急切。

  听到他关怀的声音,我心里有些酸酸的,洛洛,你还是别管我了,就让我死了算了。我欠你的情已经够多的了,我还不起你的。

  不管是鬼面门的追杀,还是同心会的绑架,或者在中毒,还有娘的事,虽然我痛恨自己,但那些事真的不能全怪我,是我们被别人算计了,掉入别人的阴谋里了,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而这次是我自己找事,我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就是活该,你们千万不能因为我出了事,要不然我真的还不如死了。

  皇上笑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说的是谁呀,朕没听明白!”

  洛王忙道:“是小月!”

  皇上恍然大悟,“朕以为是谁呢,原来说是在说姑丈那个失散多年的女儿。”

  皇上可真会装模做样,明明是你将我关在了漪澜院,却装的和我不熟似的。唉!也是,他是皇上,要关心那么多大事,怎么会记得我呢?

  皇上又道:“没错,前几天姑姑进宫,说她从家里跑出去玩,可能迷路了没有回家,姑姑将府里的人派出去找,也没找到人,就求朕派人去找。朕不忍让姑姑担心,就派人去找了。”

  洛王立刻问道:“可有找到她的下落?”

  皇上道:“还没有!”皇上顿了一下,问豫王,“三弟,这么说你知道她的下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