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305章 难道他们在打猎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5 2016-04-19 19:46:58

  这里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月亮,所以我不知道现在到底白天还是晚上,对于我来说这里的每一时每刻都是那么难熬。我靠着回想以前在腾城的快乐日子度日,要不然在这里黑暗寒冷令人绝望的地方,真的会发疯的。每次一想到来到京城的日子,就赶紧打住,害怕再次陷入绝望中。

  这些天除了一个给我送饭的老仆人之外,就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人。豫王更是一次都没有来过,自从在花飞雪那里见到过他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好像他把我遗忘在这个地牢了。如果他真是把我遗忘了,那反而好了,怕的是他将我关在这里是有什么阴谋。

  刚开始的两天,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害怕豫王会为了泄愤让人来折磨我。每次听到开门声,我都胆战心惊地,害怕是来给我用刑的。但每次都是虚惊一场,是那个老仆人来给我送饭。那个老仆人,每次将饭菜往我的牢外一放,转身就走,等到下次送饭的时候,再将上一次的碗筷收去。从他进来到出去,他从不停顿,也不说话。

  我每天待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也没有人说话,早就憋的难受。他一来我终于逮到个活人,变着法的跟他说话,希望他能开口给我说一句话,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孤独,可是他每次都当做没听见一般,理都不理我。后来,不知是被我的诚意感动了,还是让被我说烦了,终于忍不住了,对我指指自己的嘴巴,我才明白过来,他居然是个哑巴。

  居然派一个哑巴来给我送饭,这个豫王真是小心啊!

  老仆人送来的饭菜刚开始我不敢吃,后来想了想还是吃了,大不了一死,就算被毒死也比饿死,折磨死好!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早托生。

  所以我每天除了吃,就是自言自语,除了睡觉,就是对着刑具长叹。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也不知道他们知道了我的处境,是会担心我,还是会骂我。

  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这样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如果能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宁愿我现在在的地方是漪澜院。

  这天,头顶上的铁门又一次打开了,我想一定又是那个送饭的老仆人,听到开门声坐在牢门等着他。今天会给我送什么吃的呢?虽然我痛恨豫王,但不得承认,豫王给我送来的饭菜真的不错。

  当两个人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吓了一跳。我下意识地看向外面的刑具,惊恐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心里绝望想:他们不会要给我用刑吧?

  他们一言不发,打开牢门,不由分说将我绑了起来,像捆猪一般捆得结结实实地。我张嘴刚想说话,就被他们塞进一团破布。我瞬间想哭,为什么要塞住嘴,我憋了这么久了,让我在临死前说句话都不行吗?

  我的眼泪还未流出来,就被蒙上眼,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看见了。

  我心塞的无以复加,为什么又是捆绑蒙眼堵嘴,你若是有什么不想让我看到的,就别带我去啊,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们要什么,你们行行好,千万别让我知道好不好?你若是想让我死,就痛快的给我一刀,知不知自己脑袋上,天天悬把刀的滋味有多难受吗?

  我的牢骚还未发完,就被他们架了起来,我悬空着,似乎感到自己慢慢地向上去,明白他们是要将我带出去。果然过了不多久,本来一片漆黑的眼前,多了一点阳光的颜色,身上似乎也温暖起来。下一刻我就感到到自己不再向上,而是平行移动着。

  走着走着,他们停了下来,然后将我高高的抬了起来,奇怪的是我的脚下反而踏上了一个坚实的东西,难道他们将我抬上了一个高台?

  这时,旁边有马打了一个响鼻,将我吓了一跳。我正心悸不已,下面的人也跟着上来了,他们上来的同时,我感觉这个高台晃动了一下,我立刻明白过来,我上的是一个马车。

  他们将我架到里面的将我摁着坐了下来。我刚刚坐好,就听“砰砰”两声,他们又跳下了马车。

  我正猜测他们到底要带我到哪里去,鼻子里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这香味很特别,我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昏迷了多久,一阵响亮的马蹄声将我惊醒。马蹄声很响亮,像是有很多人在草原纵情驰骋,马蹄声也很杂乱,像是有一群人在骑着马你追我赶般。其中还夹杂着喝彩声,闲谈声,风声,哀叫声,还有一些奇奇怪怪地声音,声音很杂很乱,像是有很多人在此处欢快的聚会。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天黑了吗?我才回过神来,不是天黑了,而是我还被蒙着眼呢。我动了动手,自己还是被绑着,根本动不了,嘴里还是塞着东西,也说不出话来。我踢了踢脚,发现脚还能稍稍动一动,然而只动了一下,就踢到了一面墙似的东西。

  我难道还在马车上?

  有几匹快马远远地驰来了,最后在离我这辆马车不太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一群人,山呼万岁。

  我大吃一惊,若不是被绑着,我估计都能跳起来。什么!豫王将我带到了皇宫里来了吗?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皇上说了声,“平身!”顿了一下,道:“将这些猎物都拿下去,交给御厨。让他们准备一场丰盛的山珍盛宴来,朕要尝尝自己亲手打的猎物是什么滋味!”

  “是!”有人领命而去。

  接着响起一些大臣将士的恭维称赞声,奉承声渐渐掩盖在一片脚步声中,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皇上道:“三弟今日真是神勇无比,箭不虚发,百发百中,竟打了这么多的猎物,朕甘拜下风了。”

  马蹄声?箭不虚发?猎物?难道他们在打猎?

  接着一个人笑了起来,“皇兄盛赞,臣弟不敢当。皇兄也不赖,只是比我少打了两只野兔,一只山鸡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