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304章 黑暗的地牢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2 2016-04-18 17:30:00

  我害怕阳光太刺眼自己的眼睛受不了,又害怕眼前会出现让人恐惧的东西,所以不敢立刻将眼睛睁得太快太大,当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比蒙上眼睛亮不了多少。

  我下意识向着最亮的地方看去,就看见前面有一张方形木桌,桌子放着一盏乌黑的油灯,在微弱的灯光下,我慢慢地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地方。这里好像是一个地牢,前方的墙边有一排台阶通向上面,台阶的最上方是一扇关着的铁门。那扇铁门将外面的光亮遮住了,使这个地牢与世隔绝起来。

  这个地牢的下面有几间坚固寒冷的铁牢,但里面没有关人。我现在就被人押到了铁牢的外面。

  铁牢的外面,我们前方的是一个宽大的空间,摆着一些刑具。夹手斩脚的,勒颈剜鼻的,从头到脚无一不有,烙铁火钳,钉板虎凳,各式各样应有尽有。我心惊肉跳地看着那些可怕的刑具,害怕起来,他们难道是要对我用刑吗?

  我心里哀叫,你们别用刑,千万别用刑,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等这样想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好招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招什么呀!

  想到这里,我惊恐地看向正在给我解绳子的人,赫然发现他们正是在花飞雪那里绑住我的那两名侍卫。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在这个地牢里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也没有看到豫王。

  他们解开绑着我的绳子,一个架着我一条胳膊,将我架了起来,拖着我向铁牢走去,打开牢门毫不客气地将我扔进铁牢里,“咣当”一声又关上牢门。

  我呻吟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正在锁牢门的侍卫,心里反而宽了下来,他们将我关在了牢房里,是不是表示不会对我用刑了!

  我站起来,抓着牢房的铁栏,隔着牢房就想问他们什么,结果嘴里只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还被堵着,赶紧伸手将嘴里破布拿了出来扔在地上。

  等我扔掉手中的破布,就发现那两名侍卫已经锁好了牢门,一前一后走上了台阶。

  我忙喊道:“喂,你们两个等等!”

  他们两个人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般,径直地向上走去。只听“砰”的一声,上面的门关上了,整个地牢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想,他们一定是被豫王下令了,不要跟我说话。

  我颓然地坐在地上,看着这个阴暗的,寒冷的,没有人气的地牢;看着牢外,那些狰狞的,冷冰冰的,令人心惊胆寒的刑具,胡思乱想起来。

  豫王把我关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我看到他们的人杀了人,他们为了不使自己的秘密泄漏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不泄露秘密。可是豫王没有杀我,以他的脾气自然不会因为心软而不杀我,更可能是因为不杀我对他有更大的好处。

  我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呢?

  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利用我要挟一些人吧?

  不过通过豫王和花飞雪的对话来看,我觉得豫王有些自负,他根本不将飞轮孟少卿,甚至洛王放在眼里。他应该不屑于用我要挟他们吧?

  万一他真的这么做了怎么办?

  不行,就算我死了,也不能让他们助纣为虐。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就算死的不重于泰山,也得重于鸿毛啊!

  如果豫王真的用我逼他们做坏事,那我就自杀,绝不能让他们为了我而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来。

  想到这里,我摸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的手,不由得痛哭,呜呜,为什么要如此残忍要我自杀啊,我下不了手啊。呜呜,我还没有活够呢,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又转念一想,他们都是有原则的人,也未必会受豫王的要挟。自己还是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免得到时候受伤。

  又想他们真的不管我的死活的话,以豫王的脾气,那我不是也死定了。

  这样就是说,不管他们会不会为了我受制于豫王,我都死定了。唯一的区别是,哪样死更凄惨一点!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拍拍自己的脑袋,骂道:你呀你啊,怎么这么不听话,竟给别人添麻烦。让你老实得待着,你偏偏不听,非得跑出来,这下好了,这回连自己的小命都玩完了吧,你就是活该!

  在这个地牢里,我看不到天空,不看到到太阳,看不到人,甚至连老鼠蟑螂都看不到,只能看到牢外那一排排刑具和桌子上的那盏油灯。

  桌子上的油灯此时忽然跳动了几下,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我心里一惊,灯要灭了吗?

  我可爱的灯灯,你千万不要灭啊!你若是灭了,我该怎么度过这暗无天日的黑暗?

  那只剩一点的小火苗,依旧顽强地燃烧着,发出微弱的光芒。这火光越来越暗,越来越小,最后腾地一下灭了。

  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整个人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抱着自己的双臂,惊恐看着四周,害怕黑暗里会突然蹦出一个可怕的东西来。前方那一排排本来就让人心惊胆颤的刑具,此时像是都长了眼睛一般,看着我狰狞地大笑着,大叫着:哈哈哈,你要不要尝尝我们的滋味?

  我大喊:“不要!不要!”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我忽然想起了那一天,在地虎崖下的那一天。才发现那个时候,也比现在要好。最起码那时还有人陪着我,还知道要为了别人支撑下去。而现在只有无尽的黑暗,还有一屋子的刑具陪着我。最起码那个时候还有希望,还有自由。而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我。

  在令人恐惧的黑暗中,我忍不住开始痛骂起豫王来,将自己所能想到的骂人的话通通骂了出来,骂着骂着,心里舒服了许多,也感觉没有那么害怕了,于是继续骂起豫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