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43章 豫王发难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15 2015-10-21 23:03:10

  “谁说没人敢上台!”一人纵身跳到高台上,稳稳停在上面,盛气凌人的看着众人,身上有一种藐视天下的霸气,那双鹰勾似的的的眼睛,直剌剌的盯着皇上。

  居然是那个号称已经喝醉了的豫王。

  皇上拍手赞道:“好极了,三弟果然胆识过人,这才是我皇家子弟应有的气度。有谁愿意上台和豫王切磋一下武艺?”

  台下又是一片安静,无人应答。

  豫王冷冷一笑,扬声道:“既然无人迎战,不如就请皇兄与臣弟一战,如何?”

  豫王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均变了,这豫王胆子真大,居然要和皇上比武?皇上乃一国之君,是不容有丝毫差池的,别说比武,就是咳嗽两声,那都是大事。当今天下谁敢要求和皇上比试?这豫王看来真的是醉的不轻。

  台下的豫王妃满脸担忧,却只是看着,不敢上去劝说。一旁的洛王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休闲的喝着酒。

  我看向皇上,皇上面色如常,并没有丝毫不快,“朕也十分想和三弟比试一下,朕很怀念小时候和三弟一起互相切磋进步的日子,如今身份不同当然日,身不由己了。”

  豫王依然冷冷的笑着,语气充满了挑衅,“皇兄做了皇帝,功夫就荒废了吗?所以才不敢和我比吗?”

  本来一直旁观的太后,终于忍不住了,立刻拍桌呵斥道:“放肆!豫王,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说话,是想要造反吗?”

  太后此话一落,侍卫们立刻戒备起来,气氛一时有些紧张。

  啊!依豫王的脾气,今天不会有事变吧?

  没想到豫王很识时务,向太后皇上施了一礼,笑道:“太后,请息怒。是我言语不当,惹您生气了。我只是十分怀念昔日和皇兄比武的日子,如今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只可惜我们都长大了,就不再比了。我只是很想像小时候那样,和皇兄一起酣畅淋漓的比一场。皇兄不是也说很怀念吗?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兄弟一起重温一下小时候。当时我们各有输赢,如今我想我肯定是不如皇兄的,皇兄一定是比臣弟厉害百倍的,还请皇兄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太后气的不轻,“你……”

  这豫王真的给皇上出了个难题,不比吧又会被说不敢,不在意兄弟之情。若是比了,赢了,那是正常的,皇上嘛,当然一定是最好的。万一要是输给了豫王,那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花丞相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指着豫王道:“豫王,您这样就不对了,皇上乃一国之君,万金之躯,怎么能与你比武呢。你还是不要再闹了,快下去!”说着跪倒在地:“皇上、太后,豫王年轻不懂事,还请皇上、太后不要怪罪,老臣在这里替豫王请罪!”

  我怎么觉得这件花丞相明里在斥责豫王,实际上在暗讽皇上不敢比!

  皇上依然面不改色,“丞相快快请起,三弟和朕兄弟情深,朕怎么会因此事责怪与他,朕十分怀念昔时和三弟一起读书习武的日子,如今朕当了皇上,兄弟之情却不如昔时亲厚了。今日……”皇上忽然向我使了眼色,接着扫了玄飞轮一眼。

  皇上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看我,为什么看玄飞轮。难道?

  啊!我知道了!我悄悄走到玄飞轮旁边。

  皇上微笑道:“嗯!今日三弟难得有此雅兴,朕……”

  忽然一个人跃上比武台,走到豫王的旁边,“丞相说的对,皇上九五之尊,怎么能随便动武呢。就由玄飞轮陪豫王比试一下,不知豫王可否愿意?”

  玄飞轮跪下请命,“臣自作主张上台来,请皇上恕罪。不知陛下可否准许玄飞轮和豫王比试一番?”

  皇上微笑道:“准!三弟,这位玄飞轮的武功我们都是见识过了,那是精妙绝伦,连叶枫都胜不了他。今日就由他代替朕来和你比试一下吧,玄飞轮你要小心点,千万不要误伤了豫王!”

  “请皇上放心,卑职会手下留情的!”

  我听了心里想笑,豫王这下看你怎么办?

  豫王哈哈一笑,“既然皇兄不愿意比,那就算了。臣弟退下了!”

  说着走到玄飞轮面请,眼神冷漠如霜,冷笑一声,“你不配和我动手!”

  玄飞轮的冷傲比起豫王丝毫不逊,道:“配与不配,比过才知道!豫王是不是不敢……”玄飞轮还想说什么,我赶紧给他使眼色,玄飞轮冲我点点头,没有说下去。

  车轮子,你低调些吧!咱们还是得罪不起豫王的!

  我的眼睛向后扫了一下,忽然发现柔佳公主已经不在那里了,她去了哪里了?

  哦,对了。她应该是换衣服去了,刚才皇上在赏赐玄飞轮的时候,我看到柔佳公主身边的一个宫女不小心将汤盏碰倒了,泼了柔佳公主一身,后来豫王说要请皇上比武,我的注意力都在豫王身上,就忘了柔佳公主,她现在不在,应该是换衣服去了。刚才如此紧张的时刻她没看到真是可惜了。

  豫王脸色铁青,寒意的眼眸射出浓浓的杀意来,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冷漠的样子,冷哼一声,“不配就是不配!”说完拂袖而去。

  一时气氛有些冷,所有人都各怀心事,不敢有所异动。

  豫王这么一闹,这武是比不下去了,只好继续改为舞乐。紧张的气氛立刻散去,又恢复一片歌舞升平。

  丁福看天有些冷了,吩咐我道:“小月子,天有些凉了,你去紫宸殿给陛下拿一件披风来。”

  我会意一笑,“是!”

  我悄悄离开皇上身边,来到玄飞轮的身边,“车轮子,跟我回紫宸殿一趟。天有些冷了,我要去给皇上拿一件披风!”

  玄飞轮有些不解,“你自己去就可以了。我还有职责了,怎能擅离职守?”

  他真是个尽职尽责,可是我必须要拉他去。唉,我这个坏人!

  我拉着他道:“这里回紫宸殿要经过一片小花园,那里有些黑。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万一有人嫉妒要害我怎么办?我可不敢一个人去,你和我一起去吧,这里有那么多侍卫保护,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不少……”

  在我喋喋不休的说动下,玄飞轮最后终于妥协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