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17章 猝不及防的表白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3 2015-08-27 23:13:52

  他在说什么?是真心话?还是在试探我?

  以前就觉得他这个人,表面上看很温暖和善,实际上却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笑容满面,眼睛里却满是忧伤。后来,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对他的印象有些改变,觉得他就是表面上那样,让人觉得暖暖的。我一度以为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了。可是前天听到他对飞雨的话,和刚刚的事情。我忽然又觉得他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我真的看不透他,由于看不透,所以对他有些戒备。

  我低着头偷偷地拿眼瞟他,没有回话。

  秦意畅露出一丝苦笑,走到洞口,背对着我,我忽然觉得他的背影高大了许多,也许是他站着我坐着的缘故。望着那高大的背影,一种无形地压力随之而来。我深呼一口气,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可是没有用,我还是很紧张。我到底在怕什么?他不是说不会伤害我吗?

  秦意畅似乎很随意地道:“这个山洞是我师父以前住的地方!”

  “师父?”

  他还有师父?他怎么会忽然告我,他的师父。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对我怎么样,只是闲聊的而已!他带我来到他师父住过的山洞来干什么?只是来谈谈他的师父?真的让人搞不懂。

  我的心始终悬着,不能放下。始终想不明白他要干什么?越是想不明白越有些害怕。

  他仿佛也看到了我的不安,转过身来,对我温和的笑笑,他的笑容依然暖暖的,“是啊!是他教我武功的!”

  昏暗的灯光映着他的笑容,我有些恍惚,觉得他有些不真实了,这张微笑着的脸和刚刚杀气腾腾的面容交替的出现在我脑海里,分不清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我顺着他的话问道:“你师父是谁?”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脸色的笑容也忧伤起来,似乎陷入了沉思,“他是一个世外高人,他没有告诉我的名字。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那年我七岁,在宫中受了些委屈,偷偷地跑来此地,我心中悲愤难抑,痛哭起来。这时师父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告诉我,‘怨天、怨地、怨人、怨己都是懦者的表现。若想不再受欺凌,便要变的比对手更强大。从那一天开始他便教我武功。我跟他学了八年武功。后来有一天,他告诉我他的功夫都教给我了,自己要云游四海去了,自此他便消失了。我后来也找过他,却没有找到。”

  原来他还有此等奇遇,难怪他的武功会如此之高。我还以为是在宫里学的呢,原来不是啊。

  我敷衍地道:“原来是这样啊!”

  秦意畅叹了口气,继续道:“这个地方只有小于子跟着我来过,其他人我都没来。小于子是打小跟着我的。”

  秦意畅忽然走到我的旁边坐了下来,面对着我,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的脸有些绯红,眼神也温和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今天,我带你我的这里,是想……”

  看着他的样子,我隐隐觉得他要向我说什么事情。我忽然觉得有些害怕起来,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洛洛,别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秦意畅神色一暗,忽然抬起头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不,我要说!我怕再不说,我就没有机会了!我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在这里……”

  “什么?在这里?在这个山洞?要干什么?”

  他在说什么?我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他笑着点点头,眼神里满是憧憬,“对,就是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可以在前面开垦出来一片地,种上一大片的花草,也可以种些蔬菜粮食,或者养一些鸡鸭。春天的时候,我们手牵手漫步在花草丛中,蝴蝶围着我们飞舞;夏天我们可以一起去山顶在看日出看夕阳看星星;秋天,可以一起当农夫,享受着收获的喜悦;冬天,我们可以一起在雪地里打滚,或者燃一堆篝火,两个在相拥而眠。你愿意吗?”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他在说什么?在跟我开玩笑吗?好好的王爷不当,要在这里过苦日子。他没发烧吗?而且……而且还说要和我在一起,我真的没听错吗?我有些怀疑我自己的耳朵了。

  我不相信地道:“你在开玩笑吗?”

  秦意畅摇头,道:“我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秦意畅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脸上不再有笑容,似乎有些紧张和不安。

  天啊,他居然是认真的!我无法理解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王爷不好吗?”

  秦意畅叹了一口气,“我厌倦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我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的生活。远离那一切!我真的好累,好累!”

  我看着他那张疲惫的面容,不知是昨天没休息好,还是他真的厌倦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他了。就像我在皇宫里才待了不过一个月,就彻底的被宫中的斗争吓到了。况且他是王爷,一定经历的更多。他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了,所以想远离那一切。只是,为什么是我!

  “那为什么是和我?为什么不是飞雨或者其他的人?”

  秦意畅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说呢?”

  他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在柔和的灯光下,温柔的有些不真实,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了头,“我怎么知道?”

  “因为你对我来说不一样。你那样的善良,那么美好,我……我……”秦意畅忽然支支吾吾起来。

  我隐隐明白他的意思,我忽然害怕他会说出来,拦住他的话,笑道:“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

  他摇头浅笑,“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本性很善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每次都忘不了拉着我躲着玄飞轮他们的身后。”

  他这样说我更加尴尬,笑道:“当时我不知道,你武功那么厉害。现在想想当时我有些傻!呵呵!!”

  秦意畅笑道:“我却不这样想,当时我就想,原来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自私冷漠。真的有人真心真意对别人好。”

  说完他的脸色暗淡下来,似乎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