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16章 我不会伤害你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70 2015-08-26 19:08:42

  我这一声惊呼,早就惊动了秦意畅,他忽的一下站起身来,厉声喝道,“谁在哪里?出来!”

  声音冷的不带一丝温度,吓得我一哆嗦。我还没回过神来,只觉一阵冷风迎面而来,眼前人影一闪,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面带杀气,眼中闪着凌厉的寒光,手中多了一把软剑。那游龙一般的软剑直冲我的胸口而来。我清楚的能听到,剑锋划过空气的声音,如同地府之门突然打开的声音。

  他的样子好吓人,像是被厉鬼附身,早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洛洛了。我何曾见过他如此可怕的一面,整个人都吓傻了,惊恐地看着他,忘了躲避。我怎么也不相信,他会对我下杀手!

  眼看着那利器就要穿透我的胸口。他脸上的杀气忽然消失,惊恐万分。他大喝一声,将手中的软剑一抖,那软剑哗的一声,蜷成一团。而此时,他离我只有半步远。如果不是他忽然收手,此刻说不定我已经命丧黄泉了。他将软剑一扔,一把拉住我,拉我走开了十几步,才松开我。神色有些慌乱,紧张且不安地问道:“有没有伤到你!”

  我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就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秦意畅走到我的身边,轻轻搂我在怀里,安慰道:“对不起,对不起!没事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挣脱他的怀抱,低着头不敢看他。此刻也明白过来,这个地方是他的秘密之地,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害怕被人知道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出手的!他不是针对我的。我无意中闯入了这里,他以为被人发现了。所以才多我出手,当看到是我,就停了手。

  虽然可以理解,但想到他刚刚可怕的样子,心里还是很害怕。而且,即便是这样,就可以随便杀人吗?

  秦意畅神色有些不自然,“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那里等我吗?刚刚你……听到了什么?”

  若是说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会不会对我怎么样?虽然他一直对我很好,我还是有些怕他。他武功那么厉害,若是真的想对我怎么样,我死定了。

  我立刻道:“我什么……都没……没听到什么啊?”

  秦意畅听了似乎松了一口气,道,“小月,你等我一下。”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我要不要趁着他走远了,偷偷离开这里?可是我对这里不熟,万一他发现我逃跑了,杀人灭口怎么办?唉!早知道我就不过来看了。都说好奇心害死人,以后要改改这个坏毛病。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传来了秦意畅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母亲,我先走了。改日再带着她来看您,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儿走了,您好好保重……”

  这里埋着的,一定是他的母亲了,否则也不会因为我发现了,就要杀了我。他的母亲为什么在这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既然是秘密,还是不要探听了好。知道的太多,不什么好事。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逃走,秦意畅已经走了过来。他脸色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微笑着看着我,伸出手来,“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敢说不去,极不情愿地点点头。

  他伸出来手还没有收回去,像是要牵我的手。

  我下意识地将手缩到身后,我忘不了刚才的那一幕。虽然他说不会伤害我,还是有些怕他。

  他看到我这个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刚刚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这件事我以后会告诉你原因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忙道:“没关系!你不用告诉我。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秦意畅无奈地笑笑,“看来刚才真的吓到你了。我们走吧!”

  “嗯!”

  秦意畅在前面开路,他很仔细地将面前的杂草塌倒,尽量给我留出一条可以走的路来。他身上的白衣,被绿草染的花花搭搭的,他却全然不在意,依然一心一意地在为我开路。不得不说他是个细心的人。如果不是刚才的那一幕,我一定会走过去和他并肩一起走。

  可是想着刚才的那一幕,我依然心有余悸。他这个人让人看不透,虽然他对我还是很好的,但是在触及他的秘密的时候,我真的不能想象他会怎么对我。此前我一直拿他当朋友的,我也觉得他也是拿我当朋友的。可是看到他刚刚的那个样子,我真的不敢确定了。或许一开始就是我在一厢情愿。以他的身份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

  这样想着,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不算太高的荒山。荒山葱葱郁郁,和这一片野草丛连在一起。原来这野草丛的尽头是一片荒山。从我们才走了没一会这么就到了来看,这荒山离杨树林并不远,由于被野草丛挡住了视线,没有发现而已。

  他到这座荒山干什么?他来野草丛是为了看他的母亲。难道来这里也是来看一个故人?只是为什么要带我来?

  很快就走到了山脚下。秦意畅停到了一个被荒草掩盖的山洞洞口,转过身来对我道:“到了!”

  他拨开野草丛,走了过去。他站在门口看了看,对我招招手,道:“进来吧!”说着率先进了山洞。

  我戒备地走进山洞,洞里面很黑。从明亮的地方骤然走向黑暗的地方,眼睛还不适应,什么也看不到。我停在洞口,不敢贸然进去。洞里忽然亮了起来,秦意畅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盏油灯,点燃了放在了一张方形的石桌上,整个山洞亮堂起来。看来这个山洞他很熟悉。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这个山洞很大,少说也有四五间屋子那么大。最里面是一张石床,石床上放着被子,枕头什么的。外面还有石桌、石凳,茶杯茶壶,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看来这个地方有人住过!

  秦意畅温和地对我道:“你坐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说什么?难道要问我,刚刚偷听到了什么?我一定要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乖乖地坐在一张石凳上,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他无奈地看着我,笑道:“你不要紧张!我说过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不会伤害你的,就算我会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