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14章 杨树林 野草丛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3055 2015-08-23 18:48:08

  什么!

  我听了气的浑身发抖,怎了还有这样混蛋的儿子,简直是个畜生,猪狗不如,这样的人就该让官府抓起来砍头!

  秦意畅似乎比我还气愤,脸色气的苍白,双拳紧紧地握着,像是在拼命压住心中想要打人的怒火。这样的人就是该打,就是打死了也活该。

  我叫上秦意畅,“洛洛,走!我们去报官,让官府去抓他们!为社会除害!”

  包打听拦住了我,叹道:“你还是别去了。老高头在临走前拉着老大的手,恳求老大不要为难他的儿子。他就那样看着老大看着我们,迟迟不肯闭眼,直到老大答应了他,他才安心地闭上了眼。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了,我们就遂了他的心愿吧。但愿他的两个儿子能够明白老高头的一片苦心,因此改邪归正!”

  我牙咬切齿地骂道:“哼!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早晚没有什么好结果。”

  我们两人心情沉重地离开了月老庙。我本来想给他们的银子也没有拿出来。一两银子就惹出了这么个大祸事,若是把银子拿出来说不定会引出什么事来!

  老高头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天理不公啊!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我相信作恶的人早晚会有报应的。可是那么好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老高头,我会永远记得你的,记得你在自己没东西吃的时候,还会将自己唯一的东西分给我们吃,记得你害怕我们流落街头,而收留我们。

  我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边走边对秦意畅道:“洛洛,银子还是不给他们了,我们去买些米面、衣服给他们吧!”

  “嗯。”

  “洛洛,你说老高头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这样?”

  “嗯。”

  “洛洛,你说我们该不该去教训一下,他那两个混蛋儿子?简直太可恶了!”

  “嗯。”

  “你是说我们要去吗?”

  “嗯。”

  “洛洛,你怎么老实嗯,也不说话?”

  我才发现这一路上,秦意畅一直都没有说话,我说一句,他就“嗯”一句,再了没有说过别的话。

  他怎么了?

  我去拉他的手,他的手凉的如同严冬的冰雪,凉的透彻心扉。我拉住了他,他就停在那里,神色呆愣悲切。

  我伸手在他的额头上一摸。不热了啊!他到底怎么了?他的脸上苍白的如同白纸,目光中的伤痛让人感同身受,就像最亲近的人走了一样,看样子比我还要伤心。他又不认识老高头不应该啊?怎么会如此的伤心?太奇怪了!

  我不安地问道:“洛洛,你怎么了?”

  他“哦”了一声回过神来,勉强地笑笑,“我没事,只是太累了,我们回去吧?”

  我还是不放心,又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他又笑笑,“我真的没什么事!”

  我想起在地虎崖下的那次,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是坚持说自己没事,结果差点死掉。那次淋雨,明明自己的身体还没好,却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害的他生了病。这次他的脸色这样的差,真的没事吗?还是和以前一样为了不让我担心,才说自己没事?

  我再一次问道:“你真的没事,可是我看你脸上很差,是不是生病了。”

  他点点头,“嗯,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们先回去吧!”说完游魂般地走了。

  我愣在当地,他到底怎么了?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的样子!洛洛啊!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啊,为什么总是不说?

  我心中叹道,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赶忙追了上去。

  回到洛王府,秦意畅一个人去了他的画楼,直到晚上都没有出来,听说夜里他也是在画楼里歇息的。我后来想去劝劝他,却被守在门外的杜良拦了回来,说王爷任何人都不见。我只好无奈地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正冥思苦想该怎么劝劝他的时候,秦意畅却来到了我的明月楼。精神不太好,还有黑眼圈,整个人无精打采地,一看昨天就没睡好,一进来就问道:“你会骑马吗?”

  怎么一上来就问这个?他受了什么刺激了?精神都不正常了?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回道:“会!但不太会?”

  我在家的时候,跟着玄飞轮学过骑马,也只是随便骑骑。

  “不要紧,我们慢慢骑就可以了!”

  秦意畅坐了下来,愣愣地看了我半天,才对我道:“人生在世,悲欢离合太多。我想……”他顿了一下,道:“昨天我想了好久,决定今天带你去个地方!你跟我去好吗?”

  “什么地方?”

  他笑了笑,“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他一定是要带我出去玩,虽然我很想出去玩。可是看到他疲惫的样子,还是劝道:“我很想去。可是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看你昨天没休息好!”

  他摇头笑道:“没事,咱们现在就走吧!”

  “好吧!”看着他那殷切的目光,我不好意思拂他的好意。

  “你收拾一下,我一会来找你!”

  他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来,对我道:“你昨天说要买些米面、衣服送到月老庙,我已经派人去了,那个地方你以后不要去了。”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出了门。

  我还以我昨天的话他没听到,没想到他听到了,也去做了,真的是个有心人。只是为什么他忽然变的这么奇怪呢?

  一路上秦意畅默默地骑着马,一句话都不说,曾经挂面笑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整个人好忧郁。我才认识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有些忧郁,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掩盖不住他眼里的忧伤。后来,他眼里的冰,慢慢地融化了,笑起来是那样的温暖,如同三月的春风那样温暖。可是他不笑的时候,还是那样的忧郁。尤其是我从宫中回来之后,发觉慢慢地快乐起来的他,又恢复刚认识时候的他,或者说,他比那个时候更忧伤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摇摇头,收回思绪。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不是吗?

  我们两个人骑着马慢悠悠地出了城。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实在没想到,他会带我出城!心中实在好奇,决定问问他,“洛洛,你要带我去哪里?你能不能告诉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我胆小!”

  他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你不要担心!我真的没事!”

  说完不再言语,我只好跟着他,继续向前行去。

  我们出了城,向西南方向行去。不知行了多久,来到一片高大的杨树林,这一片杨树望不到头,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秦意畅依然没有停下来,策马进了杨树里,我跟了上去。

  风吹着树叶哗哗作响,就像一群人在吹着喇叭,声音错落有致,哀伤幽怨。不时的有落叶飘落下来,旋转着、飞舞着,即便他们再不愿意离开大树,终究还是落到了地上,化为灰尘。

  在林中大道,行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他停了下来,下了马,走过来扶我下了马,“小月,里面不便行马,我们徒步而行。”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都是高几丈的杨树,在斑驳的树叶里,露出星星点点的蔚蓝色的天空,我诧异地问道:“这是哪里?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他不语,伸手在自己所乘的那匹马的马背上一拍。那匹马,长嘶一声,飞驰而去。又拍了拍我乘的那匹马,这马也是长嘶一声,飞驰而去!

  我不解地问道:“这是干什么?”

  他拉过我的手,温柔地道:“跟我来!”

  我们离开林中大路,向树林右手边行去。路越来越难走,越来越荒凉,直到无路可走,到处野草丛生,荆棘遍地,他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小心翼翼地拉着我走着,生怕我被荆棘刺扎到。

  我实在想不明白他带我来这个地方干什么?来玩?可是这个地方连个人都没有,到处是树木,荒草,有什么好玩的?还是他有什么意图?可是我一没财,二没色!虽然我长的还凑合,但比起花飞雨来说那可不是没色吗?他能图我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问道,“洛洛,我们要去哪里啊?”

  秦意畅笑笑,“跟我走就好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生气了,使劲的甩开他的手,“你说不我就不走了!”

  他忽然皱了皱眉,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他的手背上赫然出现了一片殷红,和一根长刺!

  我低声骂了自己一句。拿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替他拔下了手上的刺,不敢看他的眼睛,低着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疼不疼!”

  他笑道:“你替我拔下来,就不疼了!”

  “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的。洛洛,你能告诉我到底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吗?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么荒凉,我心里有些不安!”

  他依然温柔地笑道:“没关系!马上就到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不好意再问他。他再次拉起我的手,不由分说地拉着我继续走着!

  我们走啊走啊走啊走啊!终于,前面露出了明媚的光亮,秦意畅轻轻地叹了口气,脸上是无比的敬意和悲伤,他轻轻地道:“到了!”

  我惊呆了,这是一片荒地,地上长满了野草,这些野草齐人高,走进去绝对看不到人。我的视野被这些比我都高的蒿草挡住了,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斜上方的太阳,和头顶的青天。

  好荒凉的地方啊!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