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10章 可怕的鬼面门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3 2015-08-18 21:54:02

  她们两个我虽然不认识,但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是秦意畅贴身侍女其中的两个。

  咦?怎么会换了人,夏草和冬梅去哪里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们两个是谁?夏草和冬梅去哪里了?”我问道。

  大眼睛的丫头道:“奴婢叫幽兰!”她又指了指另一个丫头道:“她叫香蕙,是王爷吩咐我们两个来服侍姑娘的!”

  我点头,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怎么是你们两个?夏草和冬梅去哪里了?”

  幽兰道:“奴婢们不知道!姑娘现在要休息吗?我们服侍姑娘休息。”

  我有些累了,点头道:“好吧!”

  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冬梅和夏草怎么不见了?这件事太蹊跷了,不行我一定要问清楚了,否则我是不能安心了。看来这两个丫头是问出不了什么来了。

  我爬了起来,出了门,去书房找秦意畅。

  秦意畅正坐在书桌旁,一动不动的,皱着眉好像在想些什么!

  他看到我来了,有些意外,站了起来,笑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休息吗?”

  我道:“我睡不着了。有件事想问你!”

  “你问吧!”

  “夏草和冬梅去哪里了?为什么换了人?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的笑容立刻散去,踱了两步,停了下来,面带愧意,“这件事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知道了会害怕。不过你知道了也好。以后要小心一点。这件事,我想起了就后怕,都怪我太大意了,差点酿成大错!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看着他凝重的样子,我顿时紧张起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你别吓我!我胆小!”

  他走到我的面前,慢慢地道:“冬梅她偷袭飞轮被飞轮杀了。”

  “啊?”

  “她可能是鬼面门的人!”

  “你说什么?冬梅是……是鬼……面门的人!”

  “我说是很可能,是猜测。也只有鬼面门的人要刺杀飞轮。对不起,都怪我没有仔细甄别。害的你们差点……对不起!”

  啊?我心里惊的已经不能思考。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冬梅是鬼面门的人?对啊!!我们在逍遥坊遇到了鬼面门的偷袭,在群芳院飞轮又遇见了鬼面门的袭击。我还奇怪为什么每次鬼面门知道我们的行踪。一定是冬梅通风报信的了。

  我心中大骇,想想就后怕,我身边居然藏着鬼面门的人。我居然现在还活着,我的命太大了!我怎么这么粗心,居然没发现了!

  我半天才平复下来,问道:“那夏草呢?”

  “这个夏草也很可疑,我找个理由把她赶出府了!”

  难怪连守门的侍卫都换了,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若不是车轮子武功高强,恐怕……

  秦意畅走到我的身边,对我道:“你放心,府里的人已经盘查过了,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幽兰和香蕙你可以放心,她们在我身边好几年了,她们是可以信任的。”

  我摆手道:“算了,我自己住好了,反正我不是大家闺秀,不要人伺候的!”

  他想了想,道,“好吧,我将她们安排在外面吧。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了,我真的不能原谅自己了。”

  我忙道:“这事不能怪你!是敌人太可恶了。这个阴魂不散的鬼面门。真是太可恶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们才会和鬼面门结了仇。”

  “洛洛,你不要再这样说了,我们是朋友,真的不怪你!”

  “即便你不怪我,我也不能原谅自己!出了这个大的纰漏,确实是我的错……”

  我看他那么自责,故意转移话题,“洛洛,你明天带我出去逛逛吧,来了一趟京城,哪里都没去,回去人家问我,京城好不好?你都去了哪里?我说我去了皇宫,去了洛王府。人家还不得说我吹牛!”

  他一愣,才明白我在说笑,笑道:“好啊,那你明天想去哪里?”

  “哪里热闹去哪里!”

  他笑了,“好!”

  第二天秦意畅打算带我去西市逛逛。听他说西市商贾云集,邸店林立,物品琳琅满目,非常的热闹,还有许多别国的稀罕物呢。我听了立马来了兴趣。

  我们才出了洛王府,就看见一个冷面阎罗迎面而来。我一阵激动,就要扑上去,却发现他的脸色黑的就像初一的夜晚,头上似乎冒出了缕缕轻烟。我本来激动的心情,被那张臭脸吓得撒腿就跑。

  “小月老,你给我站住,再不站住我就不客气了。”

  我马上乖乖地站住了,他若是真的不客气,我是跑不掉的。

  我转身来,指着他道:“你别打我我就站住!”

  玄飞轮咬牙切齿,“我不打你!”

  他说着三两下来到我的身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你气死我了!”

  秦意畅拉着了怒气冲冲的玄飞轮,“飞轮,小月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她。”

  玄飞轮哼了一声,“不是故意的?是吗?我看她贪图荣华富贵不想回来了,居然在宫里待了一个月,你还好意思回来?”

  我低声嘟囔,“你不是也一样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误会我了,是皇上罚我在宫中做了一个月的小太监,我也不想留下来啊。可是宫里戒备深严,我逃不出去,不得不留下来。我在宫中一直盼望着你能来到宫里将我救出去呢……”

  玄飞轮听了脸色缓和下来,“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干嘛骗你,你不信去问皇上呢?”

  “哼!”

  我拉着他,道:“你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你不是在宫中当差了吗?怎么回来了!”

  玄飞轮哼了一声,道:“我在宫里找了你两天都没找到,若不是洛王传信给我,我还在宫里傻不拉唧的找呢,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好又将自己在宫里发生的事告诉了玄飞轮。玄飞轮脸色又黑了下来,最后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活该。好好的非要进宫干什么?”

  “我活该!我活该!谁让我非要来什么京城,我就是活该。”气死我了,说我活该,我还一肚子委屈。我可不是活该吗,谁让我当初非要跟着他来京城!

  秦意畅一看我们又吵起了,劝道:“好了,别吵了,小月没事就好了。”

  我们两个你瞥我一眼,我瞥你一眼,谁都不理谁。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