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04章 再次被陷害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12 2015-08-11 22:45:26

  什么?被人毒死了?怎么会这样?我一时有些呆愣!有人居然敢在宫中行凶,太猖狂了。

  皇上霍的一下站起身来,脸色凝重,“你说什么?”

  小伍子战战兢兢地回道:“回皇上,昭媛娘娘的宫女凝雪说,昨天昭媛娘娘有些不舒服早早的睡下了。半夜呻吟了两声,她们还道是娘娘的手腕又疼了,也没在意,今天她们要服侍昭媛娘娘起床,才发现娘娘身体有些僵硬,已经……已经没了气息。”

  皇上紧紧地皱着眉头,“走!”

  皇上走到门口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道:“小月子,你老实的留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

  “是!”我忙点头。爱凑热闹死的快,这种事还是不要凑热闹的好。

  皇上又对旁边的侍卫道:“你们几个人保护好小月子,没有朕的命令,任谁也不能带走她!”

  “是!”

  我有些疑惑,皇上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小屋里,心中越来越不安。孙昭媛居然死了,这个人屡屡陷害我,而且心肠歹毒,她死了我为什么这样的难受呢?对她的恨没有了,只是觉的她好可怜。她耍尽心机,想要博得皇上的侧目,结果还是白费心机。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什么人,才会遭此横祸?是什么人毒死了她?

  我感觉越来越冷,我紧紧地抱住自己,还是无法驱除从心底冒出来的冷气。以前只是听说后宫斗的厉害,即便我在宫中待的一段时间,也多在永明宫,基本上没有去过后宫,唯一一次去了御花园,就被淑妃胁迫,被贤妃喊打,被孙昭媛陷害了。即便这样,我不过是有些愤怒罢了,可是现在我是真的害怕了,我怕自己有一天会和孙昭媛一样被人杀了,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太可怕了,不行,这里我是一刻也不能待了。等皇上回来我就求皇上放我出去!

  外面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咱家奉太后懿旨,着小月子前去问话!”

  我心中一惊,太后为什么要宣我去?我从窗户一看,那个尖细的声音是皇太后身边的大太监张公公。

  其中一位侍卫道:“张公公,得罪了!皇上吩咐了,没有皇上的命令,我们不能让你带走他,还请张公公谅解。”

  张公公听了脸色立刻变了,怒喝,“你们好大的胆子,敢不遵太后的懿旨?”他指了指那几名侍卫,“你们几个是想要造反吗?”

  那几名侍卫听了吓得跪下磕头连连道:“我们不敢,请太后恕罪,实在是皇上交代,我们不敢不从。”

  一边是太后一边是皇上,他们一个也不敢得罪,他们夹在中间,确实为难。我实在忍不住,走了出来道:“我跟你们去!”

  我也想知道太后到底宣我有什么事?

  那几名侍卫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人道:“小月子,你还是留下来吧,要不我们不好向皇上交代!”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很希望我去,又怕皇上怪罪的样子。

  他们也不想担责任,人都知道趋利避害,我不怪他们。我道:“你们放心吧,是我自己要去的,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我担着。”

  我跟着张公公到了太后的宁康宫,宁康宫的大殿聚满了人,太后坐在正上方,冷冷地看着我,似乎对我有敌意。虽然我早就见过太后,这确是第一次正面看她。她虽然不年轻了,却依然光彩照人,即便后妃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却没有一个人能盖过她的风采,我心中不惊赞叹,太后就是太后。皇上在旁边陪着,我看向皇上,皇上则将目光投向一边,并不看我。后宫中的嫔妃基本上都来了,就连很少出门的丽妃也来了。加上太医,宫女,侍卫们……这个本来很大的大殿,显得拥挤不堪。可是这么多人,居然一丝的声音都没有,静的我都能听到他们的心跳声。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我的身上。在万众瞩目下,我一一行了礼。

  可是太后并没有让我起来。凌厉的凤目看了我好半天,威严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你就是小月子!”

  我忙道:“奴才正是小月子!”

  太后厉声道:“果然是一副妖媚样。就是你下毒害死了孙昭媛!”

  “啊!”我一下子懵了,怎么会说是我呢,我干什么了我啊!唉,又被冤枉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我忙道:“太后您冤枉好人了,这些日子小月子一直待着皇上身边伺候着,从来没有离开过,您不信可以问皇上啊。况且,我跟孙昭媛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害她?太后,您不要听信小人的挑拨啊!”

  我以为这样说,太后一定会问皇上的,皇上再为我作证,我就没有嫌疑了。谁知道太后一拍扶手,厉声喝道:“大胆奴才,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吗?”

  我愣了,“什么证据确凿,我什么都没干怎么就证据确凿了?”

  太后冷笑一声,“卓太医,你说!”

  “是,太后!微臣奉命查探昭媛娘娘的死因,发现昭媛娘娘肤色发黑,嘴唇青紫,显然是中毒了。我在昭媛娘娘的手腕出查到一处针眼大小的伤口。从娘娘的中毒体征和伤口可以推断中,凶手是从手腕处用针状物刺入娘娘血管中,毒从血液流入心脏,从而导致毒发身亡。”

  太后道:“是什么毒?”

  “从表面看,昭媛娘娘应该中了金色蛇毒。这毒的量极小,是不足以致命的,偏偏娘娘的手腕骨折了,身体虚弱,又服用了大量的止痛滋补之药。毒和药相互抵触,这才要了娘娘的命!”

  太后看向跪在一旁的一个一直低头啜泣的宫女,道:“凝雪你说!”

  那个叫凝雪的宫女,擦擦眼泪,止住了哭泣,用红肿的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太后一定让为昭媛娘娘做主了!她死的冤啊!”

  她指了指我,道:“是这个小太监下毒害死了我们娘娘!”

  她怎么这么笃定,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那日我们在娘娘在御花园遇到了这名小太监,他不守规矩,贤妃娘娘就想教训他一下,我们娘娘看不过眼就说了这个小太监几句,谁知道这个小太监出言不逊侮辱娘娘,娘娘一怒之下,就想打他一巴掌,这个小太监居然抓住了娘娘的手,一个小太监居然敢抓嫔妃的手臂,这简直在羞辱娘娘,娘娘就是打他五十大板,再赶出宫去,也不为过。我们娘娘心胸宽广,宅心仁厚,没有计较。当时娘娘手就有些疼了,娘娘也没在意,回到霞影宫后,越来越疼,宣太医瞧了,居然手腕断了,而且手腕处平白无故的多了个针眼。娘娘慌了,这等心肠歹毒这人待在皇上身边,皇上岂不很危险。娘娘担心皇上安危,就派人回报皇上,皇上听信这个小太监的妖言,认为娘娘是自己捏断了自己的手腕,不但没有处罚他,还将娘娘禁了足。这怎么可能,娘娘又不傻,怎么会自己捏断自己的手腕?娘娘一片心思全在皇上身上,即便是皇上冤枉了娘娘,娘娘一句怨言也没有……”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