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03章 人红是非多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3 2015-08-10 18:55:46

  皇上一愣,沉思片刻道:“你这么一说,朕倒想起一个人来。”

  我忙问道:“什么人?”

  “原来的御史大夫廖浩然,他和沈适是同科进士。这个廖浩然相貌倒是气宇轩昂,就是为人死板,被朕贬到岭南康州做司马去了。你别说你倒有一分和他相似。”皇上哼了一声,道:“他的胆子也大的很,连朕都敢训斥。”

  “是吗?”我不禁有些失望,“可惜岭南那么远看不到了。”

  我不可能跑到岭南去找他吧,算了不找了!

  皇上拍拍我的肩膀,“这好办,朕将他再召到京城来就是了。只是你要在宫中多待一段时间了。”

  我想了想,摇头道,“不用了,就让他在那里自生自灭吧。不管是不是他,小月子,都不想找了!谢谢皇上为小月子的做的一切,小月子感激不尽。”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明白世事无常,或许有些事情真的会情非得已。也许是我对那个人已经没有那么痛恨了,也许是不想让他再打扰我们的生活。总之,我现在不想再找那个人了。既然他过的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风光,也就更没必要再找他了,就让他在穷乡僻壤,抑郁终生吧。就当是对他当年的所做之事的惩罚吧!

  “好吧!随你!”皇上看了看我,忽然道:“朕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要怎么感谢朕呢?”

  “啊?”我一愣,我怎么感谢?皇上你什么不缺,还要我感谢?

  “呵呵,小月子什么都没有,只有用更加忠心来感谢皇上的大恩大德了。”

  皇上轻笑一声,“要不就以身相许吧。”

  “啊?”我呆掉了。

  “你看看你那样傻样啊,朕开玩笑了。若是你真的当了朕的妃子,你还不得将朕的后宫闹得天翻地覆?朕还不得头疼死!”

  居然开这种玩笑,我望着忍俊不禁的皇上,大为不习惯。实在没想到,在那张威严的面容下,居然还藏着一颗幼稚的心。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不苟言笑的皇上吗?

  我跟着呵呵地傻笑两声,“皇上真是圣明啊。天翻地覆那是好的了,我定搅得她们鬼哭狼嚎,让她们看见我吓得就跑。”

  “哈哈……”

  ————————

  我进宫几天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天了,是二十三天,还是二十四天?还是二十五天来着?我掰着手数啊数,结果越数越乱。我拍拍自己的脑袋,笨蛋,你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小月子,你掰手指头在数什么?”皇上就手中的奏章一放,抬起头来问道。

  皇上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我掰手指头他也能看见。

  我道:“小月子,在算一算还有几天就可以出宫了。”

  “不用算了,过几天朕自会放你出宫。”

  “真的吗?太好了!”我立刻喜形于色,差点没有跳起来。

  皇上忽然叹了口气,道:“小月子,朕今天去给太后请安,你猜她怎么说?”

  我怎么知道?我跟她又不熟,见过两回,也是偷偷的看,连正面都没见过。

  我笑道:“小月子哪猜的到啊!”

  “她说,皇帝啊,你就算是平时太累了,想放松放松,也该有个度啊。”

  “啊?”

  “她还说,皇帝啊,你已经好几天没去后宫了,你不着急哀家着急啊,哀家还想早点含饴弄孙呢。你若是再如此的荒唐,哀家就不会坐视不管了。”

  “啊?”

  我怎么有点不太明白。说想要孙子我可以理解。皇上现在不小了,只有两个小公主,还没有小皇子。太后焦心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所谓的荒唐是什么意思?不会坐视不管又是什么意思?难道……

  呜呜呜!我真的冤啊。皇上更冤啊!皇上怎么也不为自己辩解一些,由着太后误会自己吗?

  “朕就想啊,你确实不能再在宫内扮小太监了。现在宫里的风言风语居然还传到太后的耳朵里了。别人的话,朕可以不听,太后的话朕不能不听。过几天,朕就让你离开。到时候,朕希望你可以以另一种身份进宫!”

  另一种身份?什么身份?不管是什么身份我都不想再进宫了。

  我道:“皇上,我是不会再进宫了!”

  “你就这么不想留在宫里?”

  我毫不犹豫地道:“当然了。”

  “难道这里就没有你留恋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让你想为他留下?”

  我一愣,留恋的人?后宫的妃子,不是想利用我,就是想陷害了,要不就是路人。唯一一个丽妃还好点,可惜我又没见过她,和她没什么交情。在永明宫里不是太监就是宫女,除了丁福和小伍子几个还熟悉点,可他们是太监有什么可留恋的。

  我看着做在龙椅上的皇上,即便平静的看着你,依然透着一种天然的威严,清如寒潭的眸子里闪着着让人生畏的寒意。我对他的敬畏一点没有少,好像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原来的是由于害怕而生敬畏,现在是真正的敬畏,敬畏他的勤政爱民,敬畏他的天子之威。想起那日我们两个狼狈的从群芳院逃出来,两个人手拉手没有形象的奔跑在永安城的小巷里,仿佛还是昨天的事,又仿佛是做梦。我的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怅惘。

  我将心中那中异样之情压了下去,摇头道:“没有啊!”

  他笑笑,低下头,继续看起了奏折,我分明发现他低头的一瞬间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他静静地看着奏折,可是目光静止了,好久都没有移动过。

  我心中骂自己,你想什么呢!你是什么东西,胡思乱想些什么?还是回家好好的做你的小媒婆吧。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伍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中间还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小伍子是怎么了,他在皇上身边当差,什么没见过,是什么事让他如此惊慌。

  皇上皱皱眉,“小伍子,你如此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

  “皇上恕罪,孙……昭媛……她……她……”小伍子惊恐万分,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皇上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她……被人毒死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