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98章 挨踢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73 2015-08-04 19:39:22

  我在御书房写了半个时辰实在写不下去了,实在太无聊了。本来有皇上监督,我不敢违背皇命,还能能勉勉强强地写写。现在皇上又不再,我写给谁看。

  嗯,既然丽妃病了,皇上又这么宠爱丽妃,多半会留宿在流云宫的。说不定他明天回来就忘了这件事了。再说了就算他真的没忘,要考我我也不怕的,写了两天也不是白写的,我已经记住了大半了,谁让我记性好呢。

  算了,不写了,我又不要去考状元,学这些有什么用。皇上只说不要我乱跑又没说不让我回去。我拿出去写总可以吧。在回去的路上,顺便看了看风景,皇上也说不出什么来。我真是太聪明了!

  我出了御书房,朝着永明宫的方向走去。

  今天天气不错,天空碧蓝如洗,蔚蓝的天空中飘着成片成片的白云,如同一团团洁白松软的棉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摸。许多云絮低垂着,消失在了高大的宫殿后,就像这云彩比宫殿还要低似的。

  云儿千姿百态,变化万千:看那里有一只母狮子悠闲的躺着,周围小狮子们在玩耍嬉闹;一只老虎映入我的眼帘,威风凛凛霸气十足;有两条狗儿把我逗得哈哈大笑,它们从不同的地方奔来,像是要拥抱,脸上的表情好夸张,一个神气活现,一个垂头丧气。等我转回去再看,却变了样,狮子们不再玩闹,一起跑走了;老虎越来越瘦,竟成了一只老鼠;两只狗儿,不知为何你追我赶起来……

  原来看云也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啊!

  我忽然想起了一副对联: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有几人能做到呢?

  我正欣赏着这些多姿多彩的云朵,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表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是花飞雪的声音,我怎么这么倒霉,居然会遇见他。

  接着是一阵沉默,好久才听到一个人哼一声,道:“你先回去吧,我再等一等!”

  居然是豫王,虽然我现在是小太监,他一定认不出我的,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躲的远远的好。

  花飞雪道:“表哥,你……”

  豫王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好了,我明白,我不会做什么的。你若想走就走,不走就陪我一会。”

  豫王在这里等什么?算了,管我什么事,我还是快走吧。我想都没想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表哥,你看那个小太监。喂,那个小太监,王爷累了,过来给王爷捏捏腿。”

  花飞雪在叫谁呢。想起那个死人脸,我就想跑的远远的。菩萨保佑,一定不是叫的我。我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还跑,叫的就是你!”我四处看了看,只有我一个小太监,难道真的叫的是我吗?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我狠狠心,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还跑,就是你,再跑就抓你过来。”

  我真的不能再装作没看见了,只好转过头去,果然是豫王和花飞雪,豫王坐在前方的悠然亭的椅子上,脸上似乎有些憔悴,眼睛有些发红,他本来就是一张冷脸,现在更吓人了。花飞雪还是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妖媚样,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的是个祸害了。老天你太不公平了!

  心里虽然埋怨着,表面上只能恭恭敬敬地给豫王行了礼,“豫王爷恕罪,奴才实在是没听到。”

  花飞雪道:“哼,王爷累了,快给王爷捏捏腿。”

  “是!”嘴上应着,心里早就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豫王将腿翘到桌子上,一副我很不爽的样子。他身边明明有好几名宫女,为啥要让我捏,肯定是故意的。

  我虽然十万分的不想给他捏腿,可是他是王爷,我没有反驳的权利,再加上我得罪了他,他要万一认出我来怎么办?只好将心中的恼怒压了下去,去给他捏腿。

  他的腿好硬啊,一腿的肌肉,可以和石头相比了,看来他一定练过武,我这不是废话吗?皇上、洛王都会功夫,他当然也会了。

  “你这是给我挠痒痒吗?使点劲!”

  我一走神,咋一听豫王的训斥,吓了一惊。回过神来,嘴上忙应着,“是!”手上加大了力度。真的好累了!

  豫王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气的我在心中骂了他千百遍。

  豫王忽然睁开了眼,道;“听说,你是皇兄身边新得宠的公公,”

  我说他的故意的吧,果然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是皇上身边的人,还让我捏腿,他安的什么心?得宠?什么得宠,我又不是嫔妃,我尴尬地笑道:“王爷,说笑了。”

  豫王忽然大声喝道,“你是怎么捏的,想要谋杀本王吗?”他忽然抬了抬脚,我的胸口一阵钝疼,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飞了出去。“扑腾”一声落在了亭子外的草丛中。我骨碌了打了两个滚,好半天才勉强的爬起来。我爬起来,走了两步,发现身上没有什么异常,我才放下心来。还好我摔在了草丛上,否则这一摔还不得躺上几天。

  我站到草丛里,不敢走过去,狠狠地瞪了他好几眼。太可恶了,不要以为我好欺负。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我……我……唉!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还是忍了吧!

  豫王看见我瞪他,脸色一变,正要发怒。忽然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冷冷地微笑,向花飞雪道:“飞雪,走!”

  花飞雪显然对豫王的变化也很意外,愣了一下,道:“走?不教训他一下吗?”

  “走了!”豫王说完,果然走了,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花飞雪有些摸不着头脑,追了上去,“表哥,怎么这就走了?”

  豫王不答,自顾自走远了!

  我望着他们的背影,心里骂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呸!

  远远地传来花飞雪的声音,“表哥,你今天这么好说话了,一点都不像你啊。”

  豫王道:“飞雪,你的眼力太不好了,你没看出来吗,她不是小太监,是刁小月那个野丫头。”

  花飞雪忽然回过头来,看了我两眼才回过头去。

  他转过头去在豫王耳边道:“还真是那个野丫头。我说皇上,怎么会宠信一个新来的小太监。居然是她!她的本事可真不小,真是小看她了。表哥,这个野丫头和那个玄飞轮老是坏我们的事,要不要……”

  没想到这个豫王的眼神这么锐利,居然认出了我。花飞雪是什么意思,我们坏他们什么事了?

  豫王道:“不用了,她就是个愚蠢的笨蛋,让人家利用了,还当人家是个好人呢!对我们没什么威胁!留着她说不定反而对我们有利。”

  花飞雪道:“嗯?为什么……”

  他们渐渐走远了,声音也渐渐听不到了。

  谁利用了我,说的是皇上吗?皇上利用我?这怎么可能,我不过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实在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啊。这两个人整天阴阳怪气的,他们说的话能信吗?不能!我若是信了说不定就中的他们的圈套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