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96章 受罚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10 2015-08-01 17:30:00

  我会怎么样?

  我不假思索地道:“我要让他向娘磕头赔罪,然后将他的恶行昭告天下,让他身败名裂。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当大官,简直是有损大秦威名,简直有损皇上的威名!”

  皇上皱了皱眉,“你这么恨他吗,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爹啊!”

  我哼了一声,“他不是我爹,我没有爹!”

  “那你为什还要来找他?”

  “我觉得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他那样的人,不光没有受到谴责,还能风风光光的当官。太没有天理了!”

  皇上点点头,“这件事他确实是做的太不应该了。朕答应你,若是找到这个人,一定会罢了他的官。”

  “就是就是,这样品行的人,怎么能当官呢。不光要罢了他的官,还要将他的行为昭告天下,让天下人都唾弃他。”

  “小月子,‘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你确定要让天下人都唾弃他吗?”

  “当然!我……”我忽然有些茫然了。我为什么要来京城找他,难道只是为了气他抛弃了娘?难道就没有一丝丝的想要看看他的样子,想要知道他是谁?

  我怎么能心软了呢!这些年,娘受了多少苦,你都忘了吗?你被别人骂了多少次野孩子,你都忘了吗?你们受了多少人的白眼都忘了吗?娘为了养活你,不得不走西家串东家的当下九流的媒婆,你都忘了吗?现在居然心软,你太不应该了。

  “我就是要让天下人都唾弃他!”

  皇上叹了口气,“好吧,随你吧,朕会派人帮你查的。可能没那么容易,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世事无常,你又对他一无所知。”

  “皇上肯帮我,我感激不尽。如果真的查不到,就算了。我也不是很想找他了。”

  “嗯,你怎么忽然又不想找了?”

  我摇摇头,没有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想知道他是谁了。为什么非要知道他是谁呢。这些我和娘过的挺好的,为什么要让他扰乱我们的生活呢?

  皇上也不再说话,过了半天,才又道:“同心会的人,朕打算择日将他们公开处斩,你意下如何?”

  “什么?”我过来一会才明白过来,忙道:“谁让他们不开眼,敢谋反,活该!”

  谋反就是死罪,处斩是必然的。不得不说,皇上厉害的很。公开处斩,一来可以以儆效尤,让百姓看看,谋反的后果。二来,公开处斩明摆着想让同心会的人来救,他们多半会来救的,毕竟里面有他们的公主,皇上一定会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真是奇怪皇上怎么会问我?

  皇上微笑着看着我,忽然道:“你不想为他们求情吗?”

  我看着那张微笑的脸,忽然明白了,又是在试探我。看来皇上对我还是不放心。

  我道:“我又不认识他们,关我什么事?”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对了,今天为什么去御花园。”

  “去玩啊!”

  “是吗?”皇上定定看着我,仿佛能看透我的心中所想,虽然直说了两个字,却比说一车都让人心惊胆战。

  算了,我又跟淑妃不熟,也没有必要帮她遮掩,我毫不避讳地道:“还不是淑妃娘娘叫我去的啊!”

  皇上有些意外,“杉儿,她为什么会叫你?”

  我道:“她想将我收为己用,让我成为她的心腹。让我多劝着皇上去她的景福宫。”

  皇上哼了一声,“她的野心不小,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当然是答应了!”

  皇上脸沉了下来,“你好大的胆子!”

  又来了,一个说不好,就变脸。若是我胆小鬼,早就被吓成傻子了。

  我忙跪下,解释道:“皇上息怒,您听我解释。当时我在她的地盘上,我若是答应她,估计就不会活着回来将皇上您了。”

  “你是朕身边的人,她不敢!”

  “是,她是不敢明着对付我,若是暗地里下黑手,我不就完了。我只是表面上答应她,当然不会真的听她的话,在皇宫当然是皇上您最大了,我当然只听皇上您的话了,至于淑妃娘娘,我只是表面上答应她,才不会帮她办事呢。”

  “你可真是八面玲珑,能屈能伸,你不帮她办事,就不怕她报复你?”

  “怕啊,当然怕。到时候我随便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给她就好了。我又不在皇宫待多久,到时候皇上你将我撵出皇宫,她去哪里找我去?对了,那个打杂的宫女绿柳是淑妃娘娘的人,淑妃娘娘让我有什么事,将话传给绿柳就好了。”

  皇上的脸色铁青,“她居然将人安排在朕这里来了。”

  “皇上,你若是想对绿柳怎么样,可不可以等我出了宫,再怎么样?否则,淑妃娘娘可是会怀疑我的。我害怕她会对我不利。”

  皇上脸上又是一沉,好像还有一丝的失落,“你到聪明的很。你就那么想出宫?”

  “当然想啊,这里动不动就要下跪,话还不能乱说,说不好就要倒霉。就拿今天来说吧,淑妃一大早就找我去,开口就问你可知罪吗?我干什么了就我就知罪啊。我才刚从淑妃那里出来,不过摘了两朵花,贤妃娘娘就要就要打我四十大板。摘朵花就要打我,真是的,小题大做。我回来,皇上您又吓唬我?我都郁闷死了,偏偏还有冤无处诉。我在家里多自由啊,想上房揭瓦就上房揭瓦,想下湖摸鱼就下湖摸鱼,想打狗骂鸡就打狗骂鸡。谁也管不着我。你看看在宫里,我什么都没干,动不动就有人说你可知罪,你可知罪,还好我不是胆小鬼,若是胆小鬼早就吓成傻子了。”

  我忙捂了嘴,瞧你个臭嘴,居然连皇上都敢说。

  皇上哼了一声,“还有冤无处诉?你冤吗?还不你不守规矩,满嘴的乱说。你仗着朕宠你,就敢胡说八道了。”

  我忙道:“奴才再也不敢了!”

  “你太不守规矩了。看来朕今天不罚你不行了!”

  我一惊,“罚我,皇上不要打我啊!打了我就没人逗您开心了。”

  “朕说过要打你吗?你如此的不知礼数,就罚你将《礼记》抄上三遍。”

  妈呀,若是抄三遍《礼记》,我得写到什么时候啊!

  “可不可以不写?”

  “不可以!”

  “可不可以写一遍?”

  “没得商量,三遍!”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