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81章 唯愿痴心莫空付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82 2015-07-16 20:25:39

  小于子低下头,叹道:“我不忍心。”

  他说他不忍心!不忍心什么?即便是洛王可能因此生病还是不忍心?为什么会不忍心?

  小于子感到了我的疑问,又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我是打小就跟着王爷的。自从太妃去了,小于子还没见过王爷这么高兴过。我看到王爷昨天那么开心,所以不忍心打扰他。”

  没见过王爷这么高兴过?我愣了,是啊!秦意畅虽然每天脸上挂着笑容,可是我能感觉的他并不是真的在笑,也很少见他真的开心过。我眼前浮现了那双深如古井般忧伤的眼睛,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忧伤?

  小于子哼了一声,“王爷若是有什么事,我……”

  我以为他会说,“我饶不了你!”

  他却说,“我怎么向太妃交代啊!”说完叹了一口气,“王爷的命太苦了!”

  他的命太苦了?他是一个王爷怎么会命苦?我正想问,小于子却说道:“你进去看看王爷吧,说不定王爷高兴些,病也好的快些。小月姑娘,你可千万别在折腾王爷了。”

  我忙摆手,讪笑道:“不会了!不会了!”

  我一步一挪的走近内室,他正躺在床上,脸色潮红,眉头紧皱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我将在一旁服侍的晴雨拉到明间,低声问了问了情况。晴雨说,王爷已经看过大夫了,大夫说并没什么大碍,喝了药休息两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听晴雨这么说我放下心来,他没事就好了。

  也许是我们的声音吵到了秦意畅,他睁开了眼,看到我似乎很开心,对我笑了笑,“你怎么来了?”他坐起身来,就要掀开被子起来。

  我走到床前按住了他,“你快躺好了!对不起,我打扰到了你了。”

  他摇摇头,“没有,我本来就没有睡着的。”

  我低下头,装作很非常抱歉的样子,“对不起!都是我拉你去淋雨,你才会生病的!”

  他伸出手来宠溺地摸摸我的头发,笑道:“不怪你啊,等我好了,咱们再去好不好!”

  我不好意思看向晴雨,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

  他精神不好,有些倦意,我道:“你的身体不好,还是不要了。你还是休息吧!”

  他笑道:“你陪我一会好不好?”

  我一愣,点头答应了。

  他微笑着闭上眼。

  我打量了他的寝室,他的寝室里很是朴素,并没有什么珍玩奇宝,不过是一些简单的桌椅几案床榻而已,床上纱幔是青色的,衾褥也很素淡,一点也不符合他王爷的身份,反而都不如我住的明月楼奢华。

  我看他睡着了,打算悄悄的溜出去,我刚刚走开两步,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不要走,再陪我一会好不好?”

  我点点头,“你安心的休息吧,我不走!”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微笑着闭上了。那张脸红彤彤的,仿佛涂了胭脂般。我看着那张无暇的俊脸,心里叹息,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

  在正想的出神,门口传来了小于子的声音,“飞雨姑娘,王爷在休息,您就不要进去了,奴才等王爷醒来,定会将您来过的事回禀王爷的,您请回吧!”

  是花飞雨来了,小于子为什么不然她进来?我忙离开床边,坐到稍远的椅子上。那天她说明天来找我,也不知道她来过了没有?来不来的关我什么什么事!反正她也不是也找我的,说不定发现我没在,才高兴呢!

  接着是一阵娇喘声,接着传来花飞雨略带怒气的声音,“我只静静地看他几眼,哪里就会打扰倒他呢?”

  我想还是别让她看见我的好,被她误会了,就不好了。我偷偷的躲在一个山水屏风的后面。

  一阵脚步声响起,应是花飞雨走了进来。整个屋子里静悄悄地,我似乎听到了雨落的声音。一阵轻轻的“啪嗒啪嗒”响起。是下雨了吗?不对,是从屋里传来的。我偷偷从屏风后面透出头来,花飞雨坐在床前,双手紧紧地握着床上人的手,床上的人挂着淡淡地微笑睡熟了。我虽然看不到花飞雨的表情,但我知道,她此时一定是满脸担忧的。

  有她在这里我真的没有理由再留下来了,我蹑手蹑脚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花飞雨的全部心事都在床上的人,哪里还会注意到我?

  人生自是有情痴。唯愿痴心莫空付。希望你们能幸福,虽然我可能不会留下了看到你们成亲的那一日。但想着如果自己能成就了一对有情人,那也是功德无量的。何况他们还是我的朋友。

  我出来清心殿去锦阳堂找玄飞轮,当玄飞轮听说我要去妓院,惊得差点没揍我,“那种地方是你该去的地方吗?”

  “我扮成男子就好了。”我笑道:“我一直都很好奇里面是什么样的。车轮子,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吗,听说那里面的姑娘一个个的都美若天仙的。”

  玄飞轮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不想。”

  “为什么?”

  他很不耐烦地道:“我看到女人觉得腻烦的很!”

  “……”

  他的意思,他是烦我喽!

  我怒冲冲地瞪他,“这么说,你烦我喽!”

  玄飞轮忽然恍然大悟,“我终于明白原因了!”

  “明白什么了?”

  “明白了我为什么见到女孩就觉的烦的很。”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啊,因为你这么烦人,见一知万,是以天下女子皆烦人。”

  我伸手给了他一拳,“让你胡说八道!什么天下女子皆烦人?也就是我这样,其他的女子那都是温柔可人……”

  不对啊!看着玄飞轮的坏笑,我才发觉我被他绕进去了。我上去拉住他的胳膊,狠狠地踩了他一脚,看着某人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心里才舒服了。

  玄飞轮最终还是同意了和我去群芳院。他说,“我可以跟你去,不过你答应我的事不能反悔!”

  我们两个着实打扮了一番,一人戴了一顶儒冠,还在嘴上站上了浓密的大胡子。这个就不会有人认识我们了吧?两个人偷偷的从角门偷偷的跑了出去。

  群芳院在京城城南的安乐巷,听冬梅说安乐巷周边大多都是妓院,人气最多的就数群芳院了。只因群芳院的有一个花魁娘子,好像叫什么若梦。听说,那花魁娘子那是天上少有,人间无双的奇女子,京城里的王孙公子对若梦那是趋之若鹜,爱如珍宝。我倒真的很想见见这天上少有,人间无双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我和玄飞轮走了大半天,才从城北走到城南,京城就是京城,好大啊!

  我们就要到安乐巷的时候,我发现先前面两个人背影特别熟悉。两个人中的一个穿着玄色的锦缎衣袍,腰系玉带,手拿一把折扇。另一个身着青色长袍,腰里悬着一把长剑。

  我指了指那两个人,“车轮子,你看那个人?你是不是觉得背影有些熟悉?”

  “哪两个?那两个,嗯,我觉的有点熟悉!”

  他们是谁呢?我想,看看不久知道了。我快步走了上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哎!朋友!”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