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80章 为谁孤立风雨中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81 2015-07-15 19:49:43

  “只要你高兴,就不可惜。”他轻轻地说道,声音如同周围的雨水一样清冽,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无数的星星在闪烁,虽然他此时满身泥泞,却丝毫掩饰不住他那迷人的风采。

  我心中一跳,傻傻地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说呢?”

  “我不知道?”

  “我说过了我就是想对你好啊!”

  “……”

  他将我送到了明月楼自己才回去换了衣服。我刚刚换好衣服,玄飞轮黑着脸走了进来。

  我看着闷坐在椅子上的玄飞轮,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是皇上召见你吗?”

  他没有回答,看了一眼正在上茶的冬梅,冬梅端来了两杯茶放在桌子上,便拿着茶盘站在一边,等着收茶具。

  我猜想玄飞轮可能是不希望冬梅听到,便对冬梅道:“冬梅,你先下去吧。”

  冬梅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杯,又看了一眼玄飞轮,轻轻应了“是”退了出去。

  玄飞轮看着走出去的冬梅,直到冬梅关上门,才低声说道:“这个冬梅步履轻盈,好像会武功。”

  冬梅会武功?我虽然有些意外,但并不吃惊,在洛王府有几个会功夫的婢女有什么奇怪的?我道:“会武功不正好,可以保护我呢!还是别管她了,你说说你进宫的事吧。”

  玄飞轮闷声道:“没什么好说的,是皇上召见我,还是想让我做他的侍卫。”

  “你答应了吗?”

  “没有!”

  “为什么没答应,那可是当皇上的侍卫?到时候你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金丝铠甲回家,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又不是当将军,还金丝盔甲呢。”他眼睛里露出茫然的神色,“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我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月,你说我该不该答应?”

  他这样认真的问我,我反而不敢随便回答了,他若是真的做了皇上的侍卫,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开了?

  我道:“这个问题还是要你自己做决定啊!”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想了想,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皇上又这样重视你,你确实应该考虑考虑的。可是,我心里不踏实,总觉的宫中是个深水坑,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还是你自己决定吧!”

  玄飞轮“嗯”了一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他紧紧地盯着眼睛,“你还要留在这里吗?”

  “当然啊!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我可不敢再出门了,当然要留下来了。”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我开玩笑的道:“再说了,这里多好了,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住的是华屋广厦,干嘛要回去呢!”

  玄飞轮脸黑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攀上高枝,都乐不思蜀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我被他说的懵了,虽然他平时说话不好听,可从来没有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说过我。他居然这样说我?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有些委屈,我哪里是不想回家,我是不敢回家。

  我冷笑一声,“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才知道吗?”

  他忽然站起身来,拉着的手,“小月,我们还是走吧,刚刚看着你们……”

  我生气的甩开了他的手,使劲的推他,可是没有推动,他再次捉住我的手,紧紧地盯着我,“你是不是真的想做洛王妃了!”

  “哈哈……”我忽然笑了出来。他居然想成这个了,他也太不懂我了,若是真的想,我为什么不在宫中就答应了呢。我使劲的推了他一把,他脚下如同生了根一样,反而自己后退了一步,我的后腰碰到了桌子边,碰翻了桌上了茶杯,疼的我呲牙咧嘴,我闷哼一声。桌子上的茶杯,摇晃了几下,终于“啪啪”的两声跌落地上,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玄飞轮拉着我,“碰哪里?我看看!”

  我没好气的,喝了一声,“滚!”

  玄飞轮咬咬牙,“好,我走!你自己留在这里吧!”

  说完转身开了门,连伞都没打,跑了出去。

  冬梅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茶杯碎了一地,轻轻地低声叹了一句,“可惜这一杯好茶了。”声音很轻很轻,她并不是在对我说,而是在自言自语。说完,她默默地收拾了地上的狼藉。

  我无心看帮她收拾,走到门前。车轮子,你真的要走了吗?你真的不管我了吗?走就走吧!谁让他那么说我的!以往我们吵架,都是我去道歉,这次偏不,我就要他来找我道歉。可是他若真的走了怎么办?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我终于明白,我已经离不开他了,他是我的保护神,一想到没有他在我身边,我心里就很慌。

  这样想着,脚下走了出去,雨水瞬间滴到了我的身上,就像有人在哭泣。忽然,雨水似乎被什么东西阻断了,我抬头一看,一把伞撑在了我的头上。冬梅道:“姑娘,打把伞吧,当心着凉了。”

  我接过她手中的伞,走出院子,只看见一个落寞的背影,孤立在雨水中发呆。我放心来,他没走就好。

  我轻轻走过去,替他撑住了。

  玄飞轮转过身来,看到是我,冷笑了一下,似乎想讽刺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笑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他哼了一声,“一会就走。”

  我下了决心,道:“车轮子,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们再出去找一次,如果还没有消息,我就跟你回家好不好?我再也不找那个人了。”

  他笑了,他的脸上不时有水珠低落下来。而这时,雨似乎小了一些,一条条的丝线从苍穹落下,太阳在深黑色的云层后面露出了金色的光芒,天瞬间亮了起来。

  第二天,是一个大晴天,我问了冬梅京城的有名的妓院在哪里,冬梅虽然有些震惊,还是告诉了我。我正打算叫上玄飞轮,接过却听说秦意畅由于淋雨发了高烧。我只好打消出去的念头,去看他。怎么说他因为我拉他淋了雨,才生了病。

  我走到清心殿门口,却被小于挡在门外,小于子脸色很差,“王爷回来的时候,本来身体就还没有恢复,昨天又淋了雨,以后千万不要再让王爷淋雨了。”

  “什么?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我有些自责,我怎么忘了他才大病初愈,怎么能让他淋雨呢。我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一时忘了。你昨天怎么不拦着我呢?”

  小于子低下头,叹道:“我不忍心。”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