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78章 雨中漫步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32 2015-07-13 18:39:03

  好在再可怕的噩梦总有醒的时候。在淅淅沥沥声中我醒了过来。哦,原来是下雨了!

  不知道是天气不好,还是昨晚没睡好,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打不起精神来。

  冬梅又捧出了那几套华丽的女装,问道:“姑娘喜欢哪一件?”

  我无精打采地道:“随便吧。”

  冬梅没有再问,自作主张的拿了一套粉色的堆花襦裙给我穿上,并在腰间束了一条五色宫绦。

  穿好了衣服,夏草问道:“姑娘想梳什么发髻。”

  我恹恹地道:“随便吧,简单点就好!”说着一屁股做到了梳妆台前。

  夏草点头笑道:“那夏草就自作主张了。”她拿起梳妆台上的玉梳替我梳起头。

  夏草轻轻抹着我的头发,叹道:“小月姑娘的头发真好,摸着像绸缎一样!”

  我懒得说话,敷衍道:“是吗?”

  夏草点头笑道:“是啊!那夏草给姑娘梳一个流苏髻,好不好?”

  “嗯。”

  夏草将我的头发在头顶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剩余的头发披散在后面,还特意在两边各留一绺,垂在肩上,用粉色的绸带各打了一个同心结。然后在我的头上插着各种闪闪发亮的头饰。

  我看着我在她们的打扮下,慢慢地从一个假小子变成了一个秀丽可爱的女孩子,心里还是很高兴。谁人不爱漂亮呢!

  夏草叹道:“小月姑娘,原来这么漂亮!”

  听到夏草的表扬我心里还是很高兴,正要臭美的回答,“那是!”

  夏草却笑着接道:“王爷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

  又来了,你有完没完啊!这个夏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整天在我耳边念叨,王爷怎么怎么好啊,怎么怎么对我好啊!说的我都烦死了,若不是看在洛洛的面上,我早就将她赶出去了。

  我哼了一声,没理她。我照照镜子,愣愣地看着镜子里那个满头珠翠皓齿明眸的女子,感到很是陌生。这还是我吗?心里有些别扭。我本来是一个小鸡,非得要扮成了凤凰,怎么能不别扭呢。我看了看,叹了口气,将头上的那一堆金簪、玉钗、珠花什么的一一拔了下来,看着舒服多了。

  梳洗完毕,吃了早饭。我将夏草冬梅通通赶到了楼下去,搬了一个圆凳坐在窗前,百无聊赖的在窗前看雨。下雨了也不能出去,况且现在情况也我不敢出去。我还是在意自己的小命的。玄飞轮一大早便被召进了进了宫,我想很可能和昨天的事有关,他不在我更不敢出门了。也只能坐在这里看雨了!

  雨虽然不大,却没有要停的意思。看着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从天而将,心中思绪万千:这些日子像做梦一般,有好梦也有噩梦,可是不管是好梦还是噩梦总会有醒的时候,可是我这个梦什么时候才能醒?

  想到这里,心里更是闷闷的,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脑子里像是一团乱麻,很多事都想不明白,很多人都看不清楚,就像窗外的迷离的雨幕一般。

  唉!这里真的不是我该来的地方!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享受的。我好想家,我好想娘,娘你还好吗?

  “死小月,你还快不回家!再不回家打断你的腿!”我想我娘此时一定在家这么念叨我的。

  我笑了,娘虽然表面对我呼三喝四的,其实她很疼我。

  可是娘,我现在不能回去,也不敢回去。如果昨天在赌坊袭击我们的真是鬼面门,玄飞轮杀了他们那么多的人,他们怎么会善罢甘休呢,我们回去肯定是找死,说不定还会连累你们的。

  “唉!”我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拍拍自己的脑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个开朗乐观的小月去哪里了?一个小小的鬼面门就让你吓破了胆了?你也太没用了吧!

  少年不识愁滋味,可是我现在多么希望我是在赋新词强说愁啊!

  在轻烟朦胧的雨帘中,我似乎看见了一个身穿红色的衣裙的扎着朝天辫的小女孩,在细雨中奔跑嬉戏。她旁边跑来一个小男孩,两个人一起在雨中追逐打闹,留下了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刚下完一场大雨,路上积了很深的雨水,他们脚下的浑浊的雨水泛起阵阵水花,发生“哗啦啦”的声音。小女孩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泥水里,小男孩好心去扶小女孩却被顽皮小女孩拖下了水,两个人一起在滚在泥水里,瞬间成了两个泥人,小女孩咯咯笑个不停,小男孩看着小女孩满脸泥水还兀自笑个不停,本来绷着的脸再也绷不住了,一起咯咯笑了起来……

  “小月姑娘,在哪儿?”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在楼上,奴婢去叫她!”

  “不用了,!”

  我依然坐在窗前看雨,没有动。我是不该听到他们的话的,我若是这个时候跑下去,反而有点欲盖弥彰了。他轻手轻脚的上来了,站在我身后半天没有说话。

  我只好假装不经意的回过头去,装作很意外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走路怎么也没声音?”

  他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傻愣愣的看着我,眼睛里的惊喜一览无余,就像我走着走着捡到了一个大元宝的表情一样。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用衣袖遮住了脸,“别看了,再看我就不好意思了。”

  他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继而扑哧一笑,“你还会不好意思?”

  他一句话将我打回原形,我嗔道:“说什么呢?”

  他露了微笑,如春风般暖人,“原来小月这么……我还真没想到!”

  我瞪了他一眼,“想不到的事多着呢?我也没想到你会是个王爷呢,我还以后你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呢。”

  他听了眼睛暗淡下来,“我倒希望我是呢。”

  看着他那忧伤的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却掩去了忧伤,笑道:“你刚刚是在听雨吗?你也喜欢听雨?”

  我心虚的点点头,难道要告诉他我是在看雨,在看雨什么气候会停,好出去玩?

  他笑道:“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

  我们下了楼,各打了一柄油纸伞,推门走了出去,小于子和冬梅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我们。

  雨水打在油纸伞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就像一个顽皮的小精灵在伞上跳舞。空气中弥漫湿润泥土的芬芳,绿叶在雨水滋润下绿的熠熠发光。青石板铺成的小路,由于雨水的冲洗,有些湿滑,我一不小心脚下一滑,险些摔倒,秦意畅扶住了,“小心!”

  我望着那张担心的面庞,咯咯笑着,“不怕,摔倒了也不怕!”

  他愕然,“怎么说?”

  我道:“摔倒了正好在地上打个滚啊!”

  他摇摇头,无语浅笑。

  他肯定没法想象我们小时候曾经在泥水中玩闹的样子,他这种身份的肯定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我不由的唏嘘,他的童年一定少了很多乐趣吧。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