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73章 我就是想对你好啊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4 2015-07-06 18:47:03

  豫王走后,我们继续留在了这个雅间里。茶楼的掌柜也不好意思撵我们,我们是豫王请来的客人,谁敢撵!我边喝茶边支起耳朵偷听八卦。玄飞轮则在这里调息练功。他现在是越来越痴迷练功,只要一有空闲,随时随地都可练功。空间小,他便练内功;空间大,他就练飞轮。谁也挡不住他进步的脚步。以前真是小看他了!

  这不,他现正盘腿坐在一张榻上,双手反放在双腿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我呢,坐在椅子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看着玄飞轮练功,一边偷听下面人说话。我喝完了一壶,就呼伙计再给我上一壶,饿了就呼小伙计上吃的。就这样我喝了一肚子的茶水,中间跑来好几次的厕所,但遗憾的是并打听到对我来说有用的消息,我也问过茶馆的伙计,伙计要不说不知道,要不说的还是那两个人。在吃饱喝足之后,我们拍拍屁股走人,茶楼掌柜客客气气地将我们送了出去,对钱的事,只字未提。

  我和玄飞轮出了茶楼天色已经不早了,只好打道回府。到洛王府了,我们正要跨门进去,远远地看见洛王送豫王走了过来。真是冤家路窄啊,我只好停住脚步,拉了玄飞轮躲在一旁。门口的守卫都认识我们,他们只是轻轻一笑,没有揭穿我们。

  豫王先走了出来,道:“多谢五弟的美酒佳肴,告辞了。”

  “三哥慢走。”

  院子里传来了花飞雪的声音,声音很小,像是在和一个人耳语,“你也不害躁,天天往这里跑,我们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花飞雨反唇相讥,“你不是也天天往谅表哥那里跑吗?难道就不丢人了?”

  花飞雪冷哼一声,道:“我那是在和表哥干正事,你呢?”

  花飞雨道:“我也是啊!若不是爹爹拦着,我们早就……”

  我正听的出神,玄飞轮不合时宜地趴到我的耳边,低声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我冲他“嘘”了一声,偷偷地指了指豫王,“你没看见豫王出来了吗?我们刚刚得罪了他,还是躲开的好。”

  玄飞轮轻蔑地撇撇嘴,低声道:“你就是胆小,怕他作做什么?”

  我正色道:“当然了,他若是恼羞成怒,要对付我们,怎么办?你可以不怕,而我呢,那不是死定了。”

  玄飞轮点点头,“说的倒是!你肯定是死定了。”

  我嗔道:“你说什么呢,你不说要保护我,反而在那说风凉话。”

  玄飞轮道:“谁让你得罪了他呢?连累我像做贼一样躲在这里!”

  我提声道:“那你还不是一样得罪了他!”

  说完这句话,为什么感觉周围瞬间安静了,为什么感觉像是有十几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呢?呜呜!声音太大了,被发现了!

  洛王率先走了过来,笑道:“你们回来了,怎么不进来?”

  我行了个礼,笑道:“我看王爷在忙,所以没敢打扰。”

  豫王冷哼一声,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径直地上了马,对随后出来的花飞雪和花飞雨,道:“你们两个快点!”

  花飞雪拉了花飞雨路过我们的面前,花飞雪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真是个不知好歹的野丫头。”

  花飞雨一愣,有些茫然,“野丫头?”

  花飞雪指了指我,道:“你看看她那个样子,还不是野丫头?”

  花飞雨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她忽然挣脱了花飞雪,友好地伸出了芊芊玉手,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我叫花飞雨,今天十六岁,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她这样友善,我若是拒绝了不太好吧,点头道:“我叫刁小月,今年十五岁。”

  花飞雨看了秦意畅一眼,对我道:“我们是朋友对不对,以后我可不可以来找你玩?”

  我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想借口找我之名,好来洛王府吧?

  我抬头看了秦意畅一眼,他在皱着眉在看花飞雨。君子有成人之美,不管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且帮一帮吧。至于他们会如何发展,就看他们自己了。

  我笑道:“好啊!”

  花飞雨看起来非常高兴,“那我明天来找你玩,好不好!”

  我道:“好啊!”

  花飞雨喜形于色,向我摆摆手,“我先走了!小月,明天见!畅哥哥,明天见!”

  我忙道:“明天见!”

  豫王和花飞雪骑了马,花飞雨坐了轿子,一群人前呼后拥地走远了。

  秦意畅在我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为什么叹气?

  我回过头去看他,他却露出了微笑,问道:“今天玩的怎么样?”

  我撇撇嘴,道:“不怎么样?”

  秦意畅看着我这个样子笑了,“哦?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指了指扬尘而去的豫王,“豫王想请玄飞轮去豫王府,玄飞轮不同意,他居然给我们脸色看。真是的!皇上都还没给我们脸上看呢。洛洛,你看着你们兄弟三人,脾气和性格怎么那么不同啊?”

  秦意畅笑道:“三哥,就是这样的性格,见了谁都这样,就连见了皇兄都是这样的。”

  他望了望已经渐渐不看见的豫王众人,轻轻地道:“你们没去我就放心了!”

  我惊问,“为什么?”

  秦意畅轻轻道:“这里永远不会少了权势之争,我希望你们不要被牵涉进来。”

  “啊?”

  他并没有要接下去的意思,“进去吧?”

  我回到明月楼,望着已经改天换地的房间,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除了中堂的那四联山水画,其他画的大多都收起来了,却多了许多女孩子的东西,柜橱、梳妆台、铜镜、妆奁什么的一件也不少。就连床上也纱幔也换成浅粉色。

  仅仅一天的时间,这座小楼就从一个画楼变成了一个闺房。

  身后传来了均匀地呼吸声,秦意畅走了过来,“喜欢吗?”

  我有些不习惯,“这么好的地方,我……”

  他道:“没关系!这里面很多东西都是我一早让人出去现买的。”

  “啊!”我感激涕零,“洛洛,太让你破费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他笑道:“我就是想对你好啊!”

  他是什么意思?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