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72章 把豫王得罪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50 2015-07-05 19:59:56

  我和玄飞轮出了洛王府,走在了那条静谧悠长、绿柳荫荫的巷道上,微风吹来,绿柳们一个个摇动她们那柔软的腰肢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我折下几根柳条编了一个柳环带在了头上,想象着自己是个公主,美滋滋地问玄飞轮,“车轮子,好看吗?”

  玄飞轮瞥了我一眼,脸上很不好看,冷哼一声,“不好看。”

  “还生气呢?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我拉了玄飞轮的胳膊,翘起脚尖,将柳环戴在他的头上,“这样呢,好不好看?”

  他头上的柳环拿下来,戴回我的头上,“小孩玩的玩意,我才不戴着。”

  又狠狠地戳了戳我的额头,“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

  我呵呵笑道:“那可说不准。”

  我们正闹着,忽然,从一个墙角走出一个人来,径直地走到我们的面前,那人侍卫打扮,带着一柄大刀,对我们拱了拱手,道:“请两位移步,我们王爷有请?”

  我和玄飞轮诧异地问,“你们王爷是谁?”

  “豫王!”

  豫王,就是那个脸冷的比冰块还冷的人。他想干什么?我们和他有过不愉快,还是别去的好。

  玄飞轮看了看我,我冲他他摇摇头。

  玄飞轮道:“抱歉的很,我们有事。”

  我俩自动忽略了那个已经呆成一尊雕塑的人,向着雅香茶楼而去。

  经过,七转八拐,又问了两个人,才到了雅香茶楼。好大的一座茶楼啊,简直比腾城的天天鲜酒楼还要大。茶楼门庭若市,客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我们刚刚进了门,一个伙计远远地迎了上来,开口就问:“你们可是玄公子和刁姑娘。

  “啊?”怎么回事,我们在京城没有认识的人啊,他怎么以上来就认识我们。

  那小伙计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二位上楼吧,楼上有客人相请。”

  玄飞轮和我对望一眼。玄飞轮和我一样,都是满脸的疑惑。

  我问道:“是谁要请我们?”

  小伙计道:“二位上去就知道了。”

  玄飞轮皱皱眉看向我。我点点头,道:“来都来了,上去看看吧。”

  我么跟着那个小伙计,上了二楼,他打开一间豪华的雅间,请我们进去。我往里面一看,里面没有人,我赶紧退了出来,“你不是说有客人相请吗?人呢?”

  小伙计歉意一笑,“请两位客人,暂且等一下,主人稍后就来。给二位泡了上好的大红袍,二位自便。”

  没想到呵,居然有免费的茶喝!我心里道,我在这里也能听见外面人说话,又有免费的茶喝,何乐而不为呢。

  我边悠闲着喝着茶,支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楼下之人有在那里谈诗论赋的,有在那里谈古论今的,有在那里谈书论画的,都是文雅之人啊。我不觉得有些无聊。

  但其中有两个人的低声对话吸引了我的注意。

  一人说道:“这些天朝廷天天抓人,我们都不敢出来了,现在终于好了,听说七彩龙珠归了朝廷,天下安宁了。我也敢上这里喝茶了。”

  “是啊,这七彩龙珠让朝廷得到了,我们终于不用再过天天抓人的日子了!你说这七彩龙珠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样那么大的力量?”

  “没听说有人见过,我们还是被谈论了这个,免得被当做谋反之人抓了。咱们还是谈谈诗词的好……”

  ……

  听了他们的话,我想起了许多说的话:这些天京城也是整天在抓人,一旦有人流露出一丝想要夺取七彩龙珠的意思,都被抓了起来。

  我恍然大悟:我终于明白了洛王为什么会找镇海镖局来保镖。这样做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引出那些有反叛之心的人,让他们以为只是一个镇海镖局再保镖,让他们认为七彩龙珠很容易去抢,将他们引出了,让大内侍卫躲在暗处,将他们一网打尽!

  看来在竹林中偷袭同心会的黑衣人和在竹贤驿外射杀众人的很可能都是皇上派的。至于消息是怎么泄漏出去的,很可能就是洛王自己故意泄漏出去了,或者是皇上派的躲在暗处的人泄漏出去。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不愧是皇上!居然敢冒这么大的险,他怎么不怕,这七彩龙珠真的被抢走了?还有,他为什么派的是洛王,不怕洛王死在那些人的手上?

  我正想的出神,门忽然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一张千年冰雪脸,一张颠倒众生面。

  我吃了一惊,居然是豫王和花飞雪!

  他们请我们我们没去,居然上茶楼来等我们了。天啊,真是锲而不舍啊!他们想干什么?

  豫王冷冷一笑,“两位好大的架子!”

  我起来向他行了一礼,赔笑道:“豫王爷误会了,我们真的有事,本想办完事是就去豫王府赔罪的。没想到豫王你找来了。”

  豫王哼了一声,走了进来,坐下了,倒了一杯茶。

  他扫了我一眼,眼神冷的都能冻死人,接着将目光投向玄飞轮,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微笑,“不知玄公子,如今在哪高就?”

  “高就?豫王什么意思?”玄飞轮道。

  “来我豫王府吧!本王一定不会亏待你!你想要什么?银子、美女,还是……只要本王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弄来。怎么样?”

  “……”玄飞轮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豫王没有回答。

  这是怎么了,皇上也请玄飞轮,豫王也找玄飞轮。他们一定是看上玄飞轮的武功了。一般人有这等机会,早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豫王看着玄飞轮,脸上慢慢地沉了下来,“你不愿意?”

  玄飞轮道:“对不起,我不愿意!”

  豫王眯起了眼睛,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为什么?”

  旁边的花飞雪可没有豫王那么平静,喝道:“表哥肯来见你,那是看的起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是想跟我们做对吗?”

  玄飞轮道:“我愿意就是愿意,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你们想怎么样?”

  我看着气氛有些紧张,忙赔笑道:“豫王别误会,我们真的不是不给你们面子。昨天,皇上还请他去当侍卫副总管呢,他都没答应。”

  他看着那两张越来越黑的脸,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这不是火上浇油了,慌忙解释道:“我是说,我们不是因为看不起你们,才不答应的,他是镇海镖局的镖师,不能说不干就不干了,怎么着也得和镇海镖局说一声,对不对?再说了,我们不打算在京城待很长时间的,打算过几天就回家的。所以才没答应,豫王千万不要见怪啊。”

  豫王冷哼一声,深深的看了玄飞轮一眼,露出了冷气,“既然他们不肯赏我们这面子。飞雪,我们走。”

  说完,一甩衣袖走了出去。花飞雪瞪着我们一眼,冷哼一声,追了上去。

  这下好了,本来跟这位与豫王关系就不好,现在看来我们是彻底得罪了这位豫王爷了。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以后见了他一定绕着走,尽量不要在他面前出现!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