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70章 我们是朋友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19 2015-07-03 19:52:52

  “卷进来了?什么意思?”我诧异地问道。

  洛王轻轻地摇了摇头,“你太单纯了,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我撇撇嘴,真讨厌,话说一半,可是他是王爷我又不能说他什么。我只好说道:“王爷,你还是告诉我吧?”

  他道:“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很多事情其实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我不告诉你是因为……”

  他收去笑容,眼睛似乎有一股暗涌在静静流淌,“我希望你永远都是我初见的那个乐观善良的刁小小,我也希望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那个王洛,我们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什么王爷。”

  “……”

  他露出了笑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望着他那张含笑的面容和那双真诚而炽热的眼神。我疑惑了,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是朋友吗?可他是王爷啊!我只是一个下九流的小媒婆,他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当朋友?可是看他那真诚的样子,又不像在和我开玩笑。

  我挠挠头小心翼翼地道:“你是说我们是……朋友吗?”

  洛王点点头,“对,我们是朋友。在洛王府你是自由的,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向任何人报告,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下跪行礼!”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他是认真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试探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微笑着点点头,“真的!”

  他轻轻地呢喃道:“你能住在这里,我很开心!你就像一缕阳光驱走了我生命中的黑暗。”

  “嗯?王爷在说什么?”

  他露出了春风般的笑容,“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王爷了。”

  我诧异地问道:“那叫什么?”王洛是他的化名,那叫什么?畅?

  “叫我意畅!”他微笑着,“或者洛洛也行!”

  “意畅?你叫秦意畅?”我脱口而出。

  当我意识自己说了什么,吓得捂了嘴,心里暗骂自己,给你好脸你就上天了,你居然敢直呼王爷的名字!

  我这样直呼他的名字,他居然并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笑道:“是!”

  我忽然起了好奇心,不要命的问道:“那皇上叫什么?”

  秦意畅愣了一下,忽然轻轻一笑,低声道:“你的胆子可真大,居然敢问皇兄的名字?”

  我吓的吐吐舌头,我怎么什么话都敢问?多亏我面前的是洛洛,而不是王爷,否则小命还有没有真的就不好说了。我忙道:“王爷就当作没听见好了。”

  秦意畅一笑,“怎么还叫王爷。皇兄他叫……”

  他顿了顿,低声道:“秦意冽!”

  我想起飞雨叫豫王谅表哥,又道:“豫王不会叫秦意谅吧?”

  秦意畅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飞雨不是叫他谅表哥嘛!”

  秦意畅笑道:“鬼聪明。天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我学着府里的丫头的样子,欠了欠身子,“恭送王爷!”

  秦意畅转过身来,皱了皱眉,“不是说不要叫王爷了,不用向我行礼了吗?”

  我嘻嘻笑道,“在外人面前还是要做做样子嘛!”

  他笑着摇摇头了,“随你。你只要知道我是将你当朋友就好了。我走了!”

  我对他点点头。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对站在门口的夏草和冬梅道:“好好照顾小月姑娘。”

  “是!”

  夏草跑了进来,冲着我磕了个头,冬梅看见夏草跪下了,也跟着跪下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夏草鲁莽,撞了姑娘,姑娘宅心仁厚没有责怪夏草,夏草多谢姑娘。”

  我笑着拉起了她俩,“都说了没事,你怎么还念念不忘的。你们俩个没必要这样,我和你们是一样的,以后咱们就是好姐妹了,好不好?我今年十五了,你们呢?”

  夏草和冬梅忙道:“奴婢不敢。”

  我听着大为刺耳,我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要是你们不同意,我就将你们撵走。”

  夏草和冬梅双双跪下,“还请姑娘不要撵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姑娘。”

  我无奈地拉起她们,“你们若是答应了,我就不撵你们。”

  夏草和冬梅对望一眼,点点头。

  我笑道:“这样就对了,你们多大了?”

  夏草道:“奴婢今年十六了。”

  冬梅道:“奴婢今年十七了。”

  “以后你们别奴婢奴婢的了,以后我就叫你们夏草姐姐和冬梅姐姐,你们就叫我们小月好不好?”

  她们两个人,怯怯地道:“这样不好吧。”

  “我说好就好,现在你们既然是我的侍女就要听我的话。”

  两个人低下了头,“是。”

  “我累了,想去歇歇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用问我了。”

  冬梅扶着上了楼梯,我刚刚躺下,下面响起了敲门声。

  门“吱呀”一声开了,应该是夏草开了们,夏草道:“小于子,你怎么来了?”

  一个尖细的声音道:“王爷让我来送东西。”

  我一听赶紧又起来了,坐在楼上的椅子上,对冬梅道:“你让他上来吧。”

  片刻,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子,走到我面前,手里捧着一瓶药酒,对我道:“小于子请姑娘安,这是王爷让奴才送来的。”

  我忙道:“谢谢王爷了,就说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吧。”

  小于子笑道:“王爷说,让奴才看着姑娘涂了药酒,再回去!”

  夏草和冬梅忙上前接过药酒替我涂上了。药酒涂在脚踝上有些疼,我龇牙利嘴地道:“这样可以了吗?”

  小于子道:“王爷还说,姑娘若是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吩咐夏草冬梅就是。”

  我哭丧着脸道:“王爷还说了什么,你一次都说出来就好了。”

  “王爷还说,姑娘若是想穿的、想玩的、想用的……就告诉夏草冬梅,让她们回禀王爷。”

  洛洛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也未免也太好了吧,你想干什么呀?我打了个哈哈,“你说完了吗?”

  小于子道:“说完了。”

  “好,就说我知道了,请王爷放心,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小于子笑道:“是,那奴才告退了。”

  “去吧。”

  我躺在那张奢华的大床上,回想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今天早晨我还在乞丐窝里喝着别人施舍的粥,中午却进了皇宫,晚上住进了洛王府。天啊,太刺激了,不虚此行啊!

  看来洛洛真的拿我当朋友了,太开心,想想在这里我可以肆无忌惮,心中还有点小雀跃呢。

  我睡得迷迷糊糊地,忽然感到有人在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小月……”

  我猛地睁开眼,床前竖着一个高大的黑影。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