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69章 被卷进来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19 2015-07-02 23:17:25

  吃过了一顿丰富美味的大餐后,在洛王给我安排的两个侍女夏草、冬梅的引领下我来到了明月楼,明月楼在离清心殿不远的一个小院子内,是座两层的小楼,小楼四周绿荫环绕,很是清幽。

  夏草笑盈盈地问我,“姑娘是现在要休息,还是等一会。”

  我道:“等一会吧,我先参观一下。”

  我做梦都想不到,我这样的人居然用上了侍女,太不可思议了。我本来对洛王说不用的,可是洛王坚持要让她们跟着我,我也只能却之不恭了。那个夏草看起来伶俐活泼,冬梅看起来很安静稳重,两个人互补了。

  我进了明月楼,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挂在中堂的四联的山水画。绝壁高峰拔地而起,一棵古松孤独的站在峰顶,望着山下的清清溪水。每一幅的山峰形态各异,若是单独拿出了也是一幅画,连在一起,却又能构成一副完整的山水画。可见画画之人笔法相当的纯熟。

  山水画下面是一套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檀木桌椅。环顾四周,我才发现这个小楼挂满了画,大都是山水花鸟画。

  房间的东面有张宽大的花梨木的桌子,桌子上摆着各种笔墨纸砚,桌子后面是一个一人高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字帖画卷。我不自觉的走进那张桌子,桌子上是摊着一幅人物画。画着一幅宫装美女,她微笑着,笑容是那样的迷人,既端庄秀丽又温婉动人,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亲近。

  我指了指,“这是?”

  夏草答道,“是王爷的生母端太妃。”

  我问道:“太妃住在哪里?我是不是该拜见一下?”

  夏草和冬梅双双低下了头。冬梅轻轻说道:“太妃不在了。”

  我沉默了。过了半晌,问道:“这房间是谁住的?”

  夏草道:“没有人住,这是王爷画楼,王爷有时候累了会在楼上小憩。”

  洛王居然把我安排到了他的画楼?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这么大的王府不会就王爷一个人住吧?”

  冬梅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主子只要王爷一人,其他的都是我们这些仆人、侍卫了。”

  哦,一个人住在这样豪华的府邸!我不知道是该羡慕他,还是该同情他了,一个人住在这样大的地方一定很孤单吧。我指了指上面,“我去楼上看看?从哪里上去?”

  夏草指了指西面画着淡烟流水的屏风,道:“楼梯在那里,我陪着姑娘上去。”

  我轻轻地踏上木质的楼梯,尽量不发出声音来,我觉得此时自己和这个地方是那么不相配,我心里有些闷闷的,我这样的人,怎么配住这么好的地方?

  楼上只有一张精雕细琢的木质牙床和一套桌椅,床上垂着蓝色的纱幔,隐隐能看到里面的锦被香衾。

  我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丝丝凉风吹来,惬意极了。我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的郁闷之气慢慢散去。管他什么皇上不皇上的,王爷不王爷的!什么配不配的,又不是我想呆在这里的!

  我走到床前,将纱幔掀开纱幔,夏草忙伸手接过去,“姑娘,我来吧。”

  夏草将纱幔挂在银钩上,我背对着大床,直直的到了下去,好柔软,好舒服啊!真不愿意起来了。

  这时,楼下传来了冬梅的声音,让我不得不起来,“王爷吉祥!”

  “嗯,起来吧,小月姑娘在哪?”是洛王,我赶忙爬起来走到楼梯处,准备下楼,夏草在身后紧紧跟着我。

  “回王爷,在楼上,奴婢去叫她。”

  “不用了!”

  我走到了楼梯口正打算下去,洛王正要上楼,他看见我下来了,停了下来,对我微微一笑。那笑容是那样的温暖,足以融化一切寒冰。他还是那个他吗?

  我一愣脚下一滞,后背忽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我一个站立不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眼看就要滚到了地面,一双有力的手臂将我接住了,我滚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身后响起了夏草那惊慌失措地声音,“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姑娘会停下来,请王爷责罚。”

  洛王皱皱眉没有理睬,看向我,声音温柔,“有没有摔疼。”

  我尴尬地挣脱他的怀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脚踝微微有些疼痛。我怕他会责怪夏草,忍住疼痛,笑道:“没事。”

  我看着还在楼上跪着的夏草,“王爷让夏草起来吧,她也不是故意的。”

  洛王对我微微一笑,“好。”对夏草道:“你起来吧。以后别在这样鲁莽了。”

  夏草蹬蹬跑下楼来,跪在我们面前,磕了三个头,“谢谢王爷,谢谢小月姑娘。”

  王洛挥挥手,道:“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夏草和冬梅低着头退了出去。

  我愣了,他是什么意思?

  洛王露出了关怀的神色,道:“你真的没摔到吗?”

  我笑道:“你刚才不是问过了吗?”

  “我看你刚才走路有些不自然,你是不是怕我责罚夏草,所以才没说的。来,我看看。”

  我忙后退一步,“真的没事的。”

  他不再坚持,“那我扶你到那边坐下。”

  “嗯。”

  他将我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自己则做到另外的一张椅子上。

  他只是微笑着看着我,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气氛有些微妙,为缓解尴尬,我指着四周的画道:“这些都是你画的吗?”

  “嗯。”

  “王爷好厉害,居然能画出这么好的画来!”

  “你认为我画的好吗?”

  我重重的点点头。

  “谢谢。”他对了歉意的笑笑,“让你住这里委屈你了。我这里没有女孩子,所以没有人女孩子住的地方。只好暂时将你安排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我忙道:“这里很好,只是太好了,我有些不习惯,”

  洛王一笑,“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明天我就让人将这里收拾出来。”

  我忙道:“不用这么麻烦了。要不你还是让我住下人的地方吧?”

  “那怎么行……”

  他忽然收去笑容,望着我,“小月!”

  “嗯?”

  “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我笑了,“当然可以。”

  他看着我的眼睛,忽然说道,“对不起。”

  我愣了,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他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啊?

  “对你一直隐瞒着身份,我向你道歉。”

  我忙道:“啊?王爷,你不要这样说,你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我理解。”当时那种情况,他确实应该隐瞒身份的。

  那清澈的眸子,露出了异样的光彩。“你能理解我我很高兴。”

  那光彩慢慢暗淡下来,“但是我还是要向你道歉。昨天就那样走了,真的不是我的本意。我其实是希望你们二人能尽早回去,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我真的不希望你们被卷进来。”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如今,你们还是被卷进来了。看来皇兄,暂时不打算让你们离开了。”

  “卷进来了?什么意思?”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