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60章 住乞丐窝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84 2015-06-23 19:35:09

  我和玄飞轮正打算回去,旁边一个老是咳嗽的老乞丐,叫住了我们,“两个小伙子,你们是刚来的吧?”他可能是看到我们一文钱也没要到,有些看不下去了吧。

  我笑道:“老伯,你猜对了,我们是大老远来投奔亲戚的,谁知道亲戚没找到,身上的盘缠用光了,只好流落街头了。”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说起慌了一点也不脸红。

  老乞丐咳嗽一声,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看你们不太像乞丐呢?你们啊!不能等着那些金主上门,喏,要像我的伙伴一样去要才行。”

  他说话间,一个浑身金光闪闪的有钱人来到路边,立即一群人围了上去,那个人可能是心情好,丢了不少钱给那些乞丐。大部分被年轻力壮的乞丐抢去了,那些年老力弱的乞丐空手而归。

  原来当乞丐竞争也这么激烈啊!这年月干什么都不容易啊!

  那老乞丐咳嗽两声,又道:“你们还年轻,不想我老了,想抢也抢不到了。”说完连连叹气。

  看着这个老伯像是一个好人,应该不会问我们要钱吧,那我问问他吧。“老伯,我向你打听一个事?”

  那老乞丐又咳嗽一声,和蔼的看着我,“你问吧!”

  “京城有大官是腾城人吗?”

  “腾城人?”老乞丐想了想,“好想听说过,在哪里呢?年龄大了记不住了。我帮你们问问包打听,他可能知道。”

  老乞丐向一个二十多岁很是精明的青年乞丐招招手,喊道:“包打听,你过来!”

  包打听慢斯条理地来到我们面前,“老高头,你叫我什么事?快说,我忙的很!”

  老高头指了指我和玄飞轮道:“这两位是来投奔亲戚的,结果没找到盘缠又花光了,只好流落街头,你能帮他们打听打听吗?”

  包打听嘿嘿笑了一声,瞟了我们一眼,摇头道:“老高头,我的规矩你是懂得。”

  老高头连连咳嗽了两声,恳求地道:“他们也不容易,你就帮帮他们吧?”

  包打听道:“不行!老高头,你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就是心太好了。我劝你还是把你的好心收了吧。”说完冷笑一声,理都不理我们,走了。

  他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真是狗眼看人低!

  我问老高头,“他怎么这个样子?”

  老高头歉意地道:“你们别见怪,他是我们这伙乞丐的老二,他可真有些本识,我们大伙都很服他的。”

  我问,“他叫包打听,他什么事都知道吗?”

  老高头点点头,“是啊。不是我夸口,京城大街小巷都有我们的兄弟,想要打听事很容易。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他都知道。很多达官贵人都私底下找他打听呢。”

  我又问,“真的吗?那他有什么规矩?”

  老高头又连连咳嗽了好几声,喘了一口气,才道:“谁若问他事,每回一两银子,否则他就不说。”

  我心里说道:抢钱啊!不过,如果真能帮我,我就狠狠心割肉。

  我看了玄飞轮一眼,玄飞轮此时也正看我,好像在说:别问我借钱。

  我瞪了他一脸,向老高头道:“那我们努力乞讨,应该很快就能挣够一脸银子。”

  玄飞轮的脸立刻黑了下来,使劲的瞪我,我回瞪一眼,谁让你不借给我钱呢。

  老高头听了微笑颔首:“你们年轻力壮,想要挣够这一两银子也是很容易的。”

  玄飞轮道:“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要关城门了。”

  老高头看看天,道:“哟,这个点是城门早就关了。既然二位流落街头了,出不出城门也没什么关系。二位今天若没有休息的地方,不如就住在这吧?”

  居然关城门了!我和玄飞轮面面相觑。他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不让你出来,你偏出来!这下好了!”

  我心里盘算着:反正城门都关了,要不今天就不回客栈了。住这里也好,既然让玄飞轮这个公子哥体会一下穷人的苦楚,说不定还可能打听到有用的消息来。

  我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老伯,我们正愁着没地方落脚呢。”

  玄飞轮听了脸瞬间又黑了。

  老高头慈祥的看着我们,“走跟我见我们老大去。”老高头踉跄的站起身来,在前面带路,玄飞轮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你不会真想住这里吧?”

  我点头道:“是啊!”

  玄飞轮看了不远处的月老庙,紧皱眉头,“还是别住这了,关城门了我们在城内再找一间客栈就是了。我有钱!”

  我数量他道:“玄飞轮你真不会过日子,现在既然免费的住处,为什么还要花那冤枉钱呢?还有你不是想体验过苦日子吗?这不是正好给你机会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体验苦日子?我还不是被你拖下水的。”

  我嘻嘻笑着,“那不都一样吗?”

  他看着我这个样子,哭笑不得,“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我们来到了那座古色古香的月老庙,虽然年代久远,但并不破败。屋顶的彩色琉璃瓦,朱红色的墙,颜色依然鲜艳。

  大殿门口挂着一副对联: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我心中叹道:好一座气派的月老庙,好一副对联!唉!谁能想到这么好的月老庙竟然会成了乞丐窝了!

  我们跟着老高头进了大殿,殿内和外面差距太大了。大殿里乱七八糟铺满了稻草,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乞丐。大殿的中间,一个慈眉善目的月老在微笑着看着我,他右手持拐杖、左手拿着红线,他面前的香案落满了厚厚一层灰尘。

  月老啊月老!你的庙宇都沦落成了乞丐窝,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啊!那月老并没有听见我的心声,依然微笑的看着我。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他是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几乎被踏平的门槛,院子里的姻缘树上系满的已经褪了色的红色绣带,三生石上密密麻麻刻满的名字,无一不告诉着人们着这座月老庙曾经香火是多么的旺。那个店小二说元和公主曾经修葺过这座月老庙,我想若不是元和公主曾经修葺过,这里一定会破败的不成样子。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