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9章 我要扮乞丐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69 2015-06-22 18:31:25

  我和玄飞轮很顺利的进了城门,眼前的景象再次震惊了我。我们面前是一条用石板铺成的宽阔笔直的大街,足足有四五十丈宽,四五辆马车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上面驰骋飞扬。街道两旁是两排整齐划一的房舍店铺,仿佛这些房舍都是同时建成的,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城市的严谨。满眼都是飞檐斗拱、鎏金铜瓦。薄暮的夕阳余晖洒在朱甍碧瓦的楼阁殿宇上,给眼前这一座庄严的永安城增添了几分朦胧的诗意。我似乎能看到一座座金碧辉煌的楼群,在这条街的尽头俯视着我,同时也俯视着永安城的人们,更俯视着大秦千千万万的子民。

  啊!这里就是京城,这里就是所有大秦子民的骄傲。

  我感叹完之后,向着店小二指的路行去,果然路边上的乞丐多了起来,他们穿着破衣烂衫、个个蓬头垢面,端着个破碗,向过路的行人连声乞讨着。

  我走向一个小乞丐,那小乞丐大约十来岁的样子,可能由于吃不饱饭,长的瘦巴巴的,我问道:“小朋友,我向你打听个事?”

  那小乞丐伸出一只脏兮兮的小手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他是问我要东西吧?好嘛,还以为向乞丐打听事不要花钱呢,却忘了乞丐的本性了。我两手一摊,嘟着嘴也可怜兮兮的注视他,表示自己没钱。

  那小乞丐不为所动,依然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我终于妥协了,“车轮子,给我两个铜板。”

  玄飞轮狐疑地看着我,好像在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不过还是依言拿出了两个铜板。我拿了两个铜板给了那个小孩,“小朋友,这个给你,我向你打听……”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那小孩猛地一下抓过钱,大声叫道:“大家快来啊,这里有两个有钱的大好人……”

  那个小乞丐的话音一落,一大波衣衫褴褛的乞丐向我们这里聚集而来,一个个的就像要把我们吃了似的。吓得我拉了玄飞轮拔腿就跑。

  终于逃脱了那些乞丐的魔掌,我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好嘛,我还没问话来,白白的搭了两钱,太不划算了。不行,我不能这样算了,我得挣回来。

  玄飞轮黑色脸看着我,“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找他们打听什么?”

  “没什么。我就想问问京城那里最好玩了。谁知道这些乞丐这么疯狂,居然抢钱。车轮子,我们不能这么算了!”

  玄飞轮皱皱眉,冷着脸道:“你不会让我再从那个小乞丐那里抢回来吧。这样丢脸的事我可不干!”

  我笑了,“谁说要抢回来的,我有更好的注意了。”

  玄飞轮好奇地问道:“什么主意?”

  “我要扮乞丐!”

  玄飞轮似乎没听见,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扮乞丐,和他们一样乞讨,不光能挣回来,说不得还能赚到不少钱。”

  玄飞轮瞪着脸看我,仿佛在看一个怪物,“这主意也就你能想的出来!算了,这钱我不用你还了还不行!”

  我笑道:“真的不用还了!”看着玄飞轮点点头,我立即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就算不用还了也要扮乞丐!”

  我坚持要扮乞丐是有原因的,我想通过办乞丐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顺便挣点钱花花。

  看着玄飞轮极不情愿的摇着头,我劝道:“车轮子,你从小锦衣玉食的从来没体会过穷人的日子吧?”

  玄飞轮警惕地看着我,并不回答。

  我摇着头,一副你真不是人间疾苦的样子,“你无法体会我们这些穷苦人家是怎过活的。我们生活的很不容易啊,吃不饱穿不暖,挨着肚子还要干活。这些乞丐比我们这些穷人家过的更苦,他们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只好没有了尊严的乞讨,还遭世人的冷眼……”

  玄飞轮看了我半天,叹了口气,“好了,别说了,我扮还不行吗!”

  玄飞轮这个从小没过过苦日子的公子哥,这回居然会同意办乞丐,真好笑。玄飞轮死活不同意捡别人的脏衣服穿,我们只好把身上的衣服扯的稀巴烂,又在泥巴里打了几个滚,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我拖着一脸不情愿的玄飞轮又回刚才的地方。这回果然没有乞丐上来问我们要钱了,反而一个个很不友好的看着我们,好像我们抢了他们的饭碗似的。路过的行人看着我们都捂着鼻子绕着走,有个小白脸嘴里还骂着“臭乞丐!”

  玄飞轮拿眼瞪那个小白脸,那小白脸轻蔑的骂道:“骂你怎么了,臭乞丐,臭乞丐!”

  玄飞轮抬起手来想给那个不开眼的东西一个教训。我拉住了他,“你别忘了,我们是乞丐,他说的没错!”玄飞轮收去已经伸出去的右手,冷哼一声,跟着继续向月老庙走去。

  “骂你臭乞丐,怎么了?你还想打人吗?也不照照你的样子,骂你是看的起你……”那小白脸依然不长眼的骂骂咧咧着。

  “哎呦!”那不开眼的小白脸忽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半天趴不起来。我知道是玄飞轮偷偷用石子教训了那个人一下。玄飞轮手法极快,除了我,没人看出来。

  我掩嘴而笑,活该,谁让你这么不开眼,敢得罪“无敌飞轮”!

  “谁,是谁敢偷袭我?活腻歪了是不是!若是让小爷找出来,定将你们碎尸万段!”那不开眼的小白脸还在那骂骂咧咧,我们没理他,继续走我们的路。

  我本来想进月老庙看看的,结果却发现我们根本进不去,庙里庙外都是乞丐,而且这些乞丐好像都是一伙的,个个对我们十分不友好。

  我们只好蹲在一个墙角,在面前摆了一个破碗,当然这个破碗也是捡的。我们在墙角一直待到天黑,居然没有一个人忘我们的碗里扔钱。我不长叹一声,原来乞丐也这么难当啊!

  虽然没有如我们希望的那样挣到钱。但听说了不少丑闻轶事,也不是一无所获。比如,那个大官怕老婆啊,谁家的鸡少了是某某偷的,谁家的婆子又偷汉子了,谁干了什么坏事了。不过就是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

  此外,还听说了一首歌谣;永安城中老百姓,不能得罪两个人。一个丞相花天明,一个将军叶长青。

  说的是京城除了皇族最有权势的两个人。一个是护国大将军叶长青,听说这叶大将军是当今皇上的亲舅舅啊,统领着大秦的数百万大军;另一个是丞相花天明,统领大秦国的文武百官,可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听说这花丞相是豫王的亲舅舅。据说,这叶将军府和花丞相府的人,是京城所有老百姓都万万不敢得罪的人。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