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7章 他走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6 2015-06-20 18:20:51

  “这里就是京城?”

  贾思文轻轻笑了一声,“这还不是京城,这里只是一个渡口。往前再走上几里,就是明德门,进了明德门才算是真正到了京城。”

  齐快冷笑一声,“乡下人真没见识,见了山鸡叫凤凰。”

  这个齐快总是对我明嘲暗讽,我都习惯了,对他的话当做没听见。

  我拍拍自己的胸口,“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这就是京城呢。”京城若是这个样子的,那我等大秦子民还不得痛哭流涕。

  王洛望着不远处若隐若现的高楼,低下头若有所思。脸上并没有历尽艰难万险,终于返回了日思夜想的家乡的激动和向往。他很平静,平静的让人看不懂。

  贾思文道:“天不早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再晚了就要关城门了。”

  我们赶紧的收拾了东西,弃了船上了岸,沿着那条大街向北行去。我们并没有换下身上的渔夫装,由于长时间没有和鱼儿做伴,身上的鱼腥味没那么重了,不过趴在衣服上闻,还是能闻出来的。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鱼者腥啊。

  走了没多远,人多了起来,街上也渐渐的热闹起来。也只是和刚刚相比多了起来,还是称不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我抬头一看,不禁呆了,一座雄伟壮阔的城楼出现在我们眼前。它既庄严肃穆,又富丽堂皇;既气势恢弘,又美轮美奂。如同一座神殿一般矗立在那里,我似乎到了天宫一般。我揉了揉眼,它依然矗立在灿烂的阳光下,在向着全世界宣告着这个国家是那么的强盛。

  最让我惊讶的是,这城门居然有五个门道,我们腾城的城门才一个门道而已,果然不是一个级别的。人们秩序井然的进出着,车马从两边的门道进出,而行人则由其次的两道门进出。而中间那道门,却没有任何人走,上面的花纹却雕刻的最为精致,有流畅的卷草花纹,有线雕的鸳鸯,顶面还有浮雕的卧狮……

  城楼楼高百尺有余,整体上宏伟壮观、大气磅礴,细节处却无一处不细腻精致。

  城门两边是厚厚高高的城墙。城墙是用灰色的,大约有四层楼那么高!城墙雄厚方正,巍然耸立,给人以坚固持重和凛然难犯之感。

  就这一座气势恢弘的城楼和坚固无比的城墙,就足以显示出我大秦的国力雄厚。

  城楼上和城门口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守卫,他们笔直的站立着,守卫着永安城的南大门,也是在守卫的大秦国的根本。

  我正要进城门感受我大秦国的繁华和昌盛。

  走在前面的王洛忽然冲着我们拱了拱手,“多谢诸位,一路不辞辛苦将我送到此处,在下不胜感激。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就不劳烦诸位了,就此别过!”

  他微笑的看着我们,我忽然感觉他又回到了刚刚认识的时候。他没有一丝的不舍,仿佛我们只是的萍水相逢,现在到了分别时刻,自然就是毫不犹豫的分路扬镳了。好无情无义的人啊!我还以为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已经成为好朋友了。我还以为会让我们送到他家呢?我还想借机去他家做做客?看来他不打算给我们这次机会了。

  他并不顾我们四人诧异的目光,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给玄飞轮,“对不起,这是我的一点补偿,请你们收下。”

  玄飞轮并没有接过来,“你太看不起我们镇海镖局了。我们既然接了你的镖,自然就会尽心尽力保护镖的安全,出现了意外,我们本就该承担,所以这我不会收下的。”

  王洛一笑,“我说过的,到了京城必有重谢,怎能食言,还请收下。”

  既然人家这么客气了,我们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我拉了拉不开窍的玄飞轮,接过了王洛的银票,笑脸如花,“谢谢王公子了。”

  他眼睛的笑意没了,只剩下了平静,眼睛仿佛一口古井,没有一丝的涟漪,“客气了!”他顿了一下,接着道,“若没什么事,你们尽早回去吧。这里……对你们来说……不太安全。”

  王洛说完,转身离开了,他走了几步,忽然转过身来,看了我们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最后说只说了一句,“保重!”

  说完转过身去走了,进入了那象征的皇权的城门,融入了人流,消失不见了。他走了,真的走了,这次没有再回头。

  我有些不舍,毕竟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患难。我早就把他当成了我的好朋友,现在他居然就这样走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我好想喊他一声,让他回头,可是我最终也没有喊出来。终究是不一样的人呵!我天真的以为能能和他做朋友呢?我真是太天真了,身份这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一条跨不过去的鸿沟。或许,我们今生都不会再相见了。这样也好,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总有一天会从你生命中消失。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难过的呢,走就走吧!

  “喂,人都走远了,还看。舍不得,那快去追啊!”身边的齐快又开始讽刺我了。

  我白了他一眼,“一边去。我哪里是看他,我看的是城门。”

  “是吗?”

  我没理他,看了看手中的银票,加在一起足足有上万两之多。这个王洛家里有个金库吗,怎么这么大方?可惜的是,这么有钱的人,我做不成他的媒人了。

  我把银票递给玄飞轮,“车轮子,你傻啊,白给的银子怎么不要?再说了,他又不是给你的,是给镇海镖局。”

  玄飞轮哼了一声,接过银票,随便往怀里一揣。

  我想起一件事情,问玄飞轮道:“对了,他的盒子呢?”

  玄飞轮道:“他自己一直带着呢!并没有交给我们。”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那天他醒来就找他的衣服,原来东西一直在他身上。我不由的后悔,早知道,我偷偷拿出来看看了。

  贾思文问道:“既然不用进城了,我们现在回去还是留下来住一晚?”

  “当然要住下!”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开玩笑,我的正事还没办呢,怎么能回去?

  贾思文道:“那我们今晚住哪?”

  今晚住哪里这真是个问题!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