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6章 终于到京城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78 2015-06-19 22:29:07

  他什么意思?听他的口气,像是我要去他才去的,自己并不很想去的样子。我拍拍我的脑袋。你脑子坏掉了?想什么呢?他家在京城,怎么可能不想去京城呢?

  我们又在清清谷待了几天,王洛经过贾思文的救治,慢慢地好了起来。虽然后背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但整个人精神了许多,也能下床走上几步了,不过时间长了还是有些吃不消。

  既然要走水路,他只需要坐在船上就好了,也不需要他走动,他的伤就不是问题了。经过我们的共同研究,决定第二天就出发。

  在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我们五人出了瀑布,驾着小船顺着溪流向下流行去。由于是顺流而下,小船飞快的向前行去,几乎都不用怎么划船。

  四处飞花绿水,鸟鸣蝉唱,我的心情如同船下奔流不息的溪水,格外舒畅。望着那高入天际的悬崖,回想曾经在这悬崖上发生的一切,我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里尽管惊涛骇浪,现在梦醒了,梦中的一切似乎都变的不真实了,我就把它当做一场梦,让它像梦一样散去吧。

  那奔腾咆哮的瀑布,在我的眼前慢慢变得模糊,那本来震耳欲聋的声音也渐渐的听不清了,甚至都比不过溪水流动的声音。大自然真是神气呵,谁会想到,在这瀑布下面还会有一个山洞,谁会想到山洞的尽头会有一个清清谷。想到我们就这样走了,若是有人找到了此处,齐快的那些金银财宝,不就……

  “快快,你们就这样走了,你那么多金银财宝,你放心吗?”我问道。

  齐快眼皮都不抬一下,“当然放心!”

  他还是那样,总是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想我除了在郭镇打了他一顿,其他没有得罪他的地方啊!就那么一件小事,他怎么就是忘不了呢?真是小心眼!

  “那,你就不怕有人找到这个地方?将你的金银财宝都偷走?”

  齐快白了我一眼,冷笑道:“敢偷我的东西的人,还没生出来。别说不会有人找到这个地方,就算真有人找到这个地方。他们也是有来无回!”

  我惊奇道:“为什么?”

  齐快指了指贾思文,“你忘了他是干什么的?”

  我望了望那个背对着我们站在船头白发飘飘的男子。他依然还是初见时的那个样子,可是我怎么却生不出一丝的恐惧心了。这么一个人,却整天的想着给我们做好吃的。弄得我都忘了他还是一个用毒高手呢?我此时才想起清清谷里几乎都没有毒蛇毒虫,不知是被他抓光了,还是知道此处有一个比它们还毒的人都吓怕了。

  顺流而下,就是比逆流而上快多了,不一会儿就到了我和王洛那日藏身的山洞。山洞有些幽暗,在阳光下显得更加阴暗了。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夜晚,现在回想起来,心中还是有些后怕,若是没有遇见贾思文,他是不是就……

  我看向王洛,发现他也正看着那个山洞出神,睫毛低垂,好像在沉思着什么,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抬起头来,回了一个微笑。

  贾思文忽然轻笑一声,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对视,指了指那个山洞,“要不要旧地重游一下。”

  齐快好奇的问,“什么旧地重游?”玄飞轮亦好奇地看着我们。

  贾思文道:“我就是在这里找到了小小和王洛的。”

  玄飞轮愣了一下,“原来是这里。”没有了下文。

  我实在不想再去那个山洞,我一想到那个绝望的夜晚,心里充满了恐惧。美好的事情要永远记得,悲伤的事情要尽快忘记。既然是一个悲伤的记忆,那么就忘记它吧。

  我转过头来望着前方,道:“不去了,我们快走吧。”

  王洛也道:“还是走吧!”

  小船顺着溪流而去,两面全是高大的悬崖峭壁,仿佛这山崖是绵延到天的尽头一般。我们一直在这悬崖峭壁间穿行着。到了中午,我们才走出了大山,前面出现了一条宽敞的大河。比我们刚才走的小溪宽了好几倍。大河上有几艘小船,来来往往,应该就是贾思文说的川河吧。

  贾思文靠岸边停了船,让我们在岸边等着,自己找渔夫买了一条带船舱的小船。

  我们上了那条渔船,渔船上还有一张大渔网,散发着浓重的鱼腥味,我捂了鼻子,“怎么这么臭?”

  贾思文笑道:“你就将着吧,这里也只能买到这样的渔船。这条船还是我磨破了嘴皮,花了近三倍的价钱才买来的。”

  “花了三倍的钱买这个?”我摇摇头,真不会过日子。

  玄飞轮却道:“渔船好,这样我们还能掩饰身份。”

  贾思文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对了,我向那渔夫买了几身衣服,我们都换上吧?”

  我们进了船舱,极不情愿的换上了渔夫的衣服。我闻了闻袖子,还是鱼腥味!到处都是鱼腥味,我都快成了一条鱼了。再看看其他人,也一个个都成了渔夫,我瞬间心里平衡了。贾思文甚至带上了一顶斗笠。是啊,他那满头的白发太显眼了。

  我和玄飞轮王洛进了船舱,贾思文和齐快在外面驾起了船。

  一阵剧烈的摇晃,小船缓缓的移动了。我们又踏上了去京城的路。但愿此去会是一帆风顺。

  ——————————

  我、玄飞轮、王洛三人白天不出来,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白天对我来说真的好无聊啊!都没有人陪我说话。船舱里的人一个说话不好听,只顾着练功;一个沉默寡言,伤还没全好,除了休息还是休息。我实在没事,就在心里盘算着,该给他们四个人说个什么样的的媳妇呢?想来想去,还真没想到合适的。我不禁长叹,还说什么天下第一媒婆,我还差的太远了!

  晚上我们三人才敢出来透透气,或在岸边席地而卧,或在船头远望万家灯火;或仰望满天繁星,或欣赏江中残月。我从来不知道,夜晚的风景是这样美!

  我这么庸俗的人,居然也可以过上这么有诗意的日子,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此行异常的顺利,居然没有遇到任何意外。在这样惬意的日子过的飞过。忽然有一天,贾思文掀开了船帘,对我们道:“到了,大家下船吧。”

  我问道:“到哪里了?”

  “到京城了!”

  我惊呼,“真的到京城了?”

  “真的到京城了!”

  我掀开船帘一看,没有我想象的热闹繁华的街道,也没有鳞次栉比的华屋,更没有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盛况。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似乎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街道两边虽然店肆林立,每个店铺却冷冷清清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

  我有些失望,道:“这里就是京城?”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