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5章 小溪的另一头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23 2015-06-18 17:30:00

  他扶着门框站着,脸色有些苍白,身体微微有些打晃。他的身子是那样的单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他愣愣地看着我们,眼神迷离,听到我说话,忽然冲我一笑,笑容里有一丝暖意,如春风般,吹散了他眼睛里的雾气。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如同一幅画,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我也笑了,“你终于醒了!”

  我快步走向他,扶住了他的胳膊,“你才刚醒,怎么就起来了,快进去躺了。”

  玄飞轮也站了起来,看着王洛道:“你醒了。”

  王洛冲着玄飞轮点点头,任由我扶着进了里屋。贾思文和玄飞轮跟了进来了,只有那个齐快依旧吃着他的饭。

  王洛斜靠在床上,他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哪里?”

  “清清谷。”我叫了已经跟着进来的贾思文,“文文,你快来看看他怎么样了?”

  贾思文给他切了脉,看了看他的伤口。点点头道:“烧退了,伤口也愈合了,休息几天就没有问题了。”

  王洛对上贾思文的眼睛,露出笑容,眼睛里却流露出了戒备的神色,声音有些嘶哑,“你……是你救了我?”

  贾思文却并没有邀功的意思,只是淡淡的回道:“算是吧!”

  “谢谢你救了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来日……”

  贾思文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什么必报大恩之类的话,我救你不是图你报答我的……”贾思文指了指我道:“你若实在想谢的话,就谢她吧。是她求我,我才救你的。”

  真是个怪人!明明是你救了他,居然也不邀功,不邀功是你高风亮节,可是为什么要说是我求你的,是我求你没错,可是你若不想救,他也好不了。无功不受禄,我才不占这个便宜呢。

  王洛看着我,微微发愣,眼睛依然如同一口古井,深的让人看不见底,“你……谢谢你,小小。”

  我忙拜拜手,道:“你不用谢我,我什么都没做,你还是谢他吧。”

  我瞪了那个抱着双肩正微笑着看着我和王洛的贾思文,“你这个妙手毒心有些名不副实了。”

  贾思文惊奇道:“怎么名不副实了?”

  “妙手确是不错,可是心却不毒了。”

  贾思文笑问:“是吗?你真的这样认为?”

  真是怪人!听不出我的讽刺你吗?我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王洛看了看我们,可能是由于刚刚苏醒,整个人无精打采,眼睛更黯淡了,“这里是清清谷,清清谷在哪?”

  我回道:“就是地虎崖底,那条小溪的尽头。”

  王洛点点头,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衣服,忽然问道,“我以前的衣服呢?”

  贾思文把王洛换下来的脏衣服拿给王洛。王洛伸手在衣服上摸了摸,接着露出了笑容,道:“谢谢!”

  贾思文看了他一眼,忽然冷笑一声,“放心,你的东西我没动。”

  王洛垂下了眼眸,轻轻地道:“谢谢!”

  贾思文挥挥手,道:“他刚刚醒,还需要休息,你们都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我去给他熬点粥来。”

  我们点点头,走出王洛的房间。坐回桌边,打算继续吃饭。

  王洛他终于醒了,我好高兴啊。可是一想到,他醒了,我们就要回到那人间地狱去,心里又生出一丝惧怕。不由的忧心忡忡起来,手里的筷子停在那里,迟迟没有下筷子。

  “你怎么不开心?”玄飞轮也看出了我的不高兴。

  快走出门去的贾思文停住了身形。

  “洛洛醒了,我很高兴。可是想到,他好了,我们又要护他去京城了。我一想到要回到上面,我就害怕。”

  玄飞轮沉默了。

  我们毕竟不能躲在这里一辈子。韩叔叔不在了,还有我和玄飞轮呢,毕竟当时我也是以镇海镖局的伙计的身份跟着他们的,镇海镖局这趟镖,无论如何还是要走的。况且,王洛把护镖费都付了,我们若是不把他护送到京城,会坏了镇海镖局的名声。而镇海镖局的名声是玄伯伯好不容易才树立的,怎么能坏了呢。

  玄飞轮想了想,道:“要不,我自己护他去京城,你就这里等我回来!”

  “不行,”我想到没想的回道。我一想到,我要和那两个怪人待在一起,就有些发毛。虽然贾思文对我很好,可是?毕竟我们才认识没几天,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坏人。玄飞轮在这里,我不怕他们,可是没有他,我还真的不敢在这里待了。

  “我也不想让你留在这里。”玄飞轮叹了口气,“可是,此去必定凶险重重,你还是不要去了!”

  我看了看那一言不发黑着脸低着头吃饭的齐快,还有那个站在门口背对着我们贾思文,“我不想待在这里。”

  是啊,若是去了必定是水深火热,不去我就要呆在这里,而且……

  去还是留,这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贾思文站在哪里一直没说话,这时忽然转过身来,插嘴道:“我知道一条去京城的路,你们可以走那条路,这条路没有人知道,应该安全。”

  我问道:“什么路?”玄飞轮也抬起头来看他。

  “从小溪顺流而下,走到小溪的尽头……”

  我惊喜的接道:“就到了京城?”

  贾思文看了我一眼,似乎很无奈,“走到小溪的尽头就到了川河,顺着川河而上,就到了渭江,顺着渭江而上,就到了京城。”

  玄飞轮道:“你说的是走水路?可是我们没有船,而且还不知道路,对我们来说走水里似乎不现实!”

  贾思文微笑道:“我可以送你们去!”

  齐快听了,接道:“还有我!”

  我不相信的看着他们,“真的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高兴就要跳起来了。本来还担心去京城会有危险,这下没有了危险,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玄飞轮却不像我这样高兴,他担忧地道:“可是,我们进了川河、进了渭江,也一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若是有人来劫镖怎么办?在江河上对我们更不利。”

  玄飞轮说的有道理,我立刻泄了气。

  贾思文看了我一眼,道:“你们三个人躲在船里别出来,不就好了。实在不行,男扮女装,这样不就没人认出来了吗?”

  玄飞轮瞟了我一眼,断然拒绝,“不行。我才不扮女人呢。”

  开玩笑,男扮女装,我不就露馅了,文文,你是故意的吧。我瞪了贾思文一眼,“男扮女装,那就算了,我们不出来就是了。”

  贾思文笑道:“随你们。”说完走了出去,去了厨房。

  我端着贾思文熬的米粥,走进了王洛的房间。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饭,一碗米粥很快就被他喝干净了。

  我把贾思文的话告诉了王洛,他听了之后,并没有反对,只是愣愣的看了我半天,眼睛里的忧伤更重了,“小小,你真的那么想京城?”

  “嗯。”

  他笑了,“好!”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