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0章 别有洞天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53 2015-06-13 19:22:04

  “喂,前方没路了!”我指着那瀑布大声道。

  贾思文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对我说道:“别喂喂的了,叫我文文吧。”

  “文文?”我们还没这么熟吧?

  “嗯。”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就像一个纯洁的孩子。

  看着他的笑容,我不由的一愣。都说人不可貌相,没想到那个人人谈之色变的妙手毒心,竟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在我思绪飞扬间,小船又行进了几丈,眼看着就要撞上岩石了,贾思文依然悠哉悠哉的划着小船,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

  我急道:“文文!就要撞上了岩石了,你怎么还往前走?”

  贾思文微微一笑,“你坐好了,别站起来哦!”

  贾思文话音刚落,小船冲进了瀑布里。轰鸣的水声震得耳朵生疼,如同耳边响起了惊雷。我有点发蒙,其他的声音一概听不见了,只能听见这大自然杰作的声音。水瞬间落在了我们身上,打湿了我的脸。

  我心中一急:洛洛!他不能再碰水了!

  我不假思索的用身体替王洛挡住水帘,这时候水却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我心中一阵惶恐,仿佛又回到了昨夜,那无尽的黑暗深处,似乎有一个恶魔在对我森森的冷笑,露出他那血淋淋的尖牙。

  忽然,我的眼前一亮,是贾思文点亮一个火折子。他看了我一眼,“你在害怕?”

  “哪有?”我当然不承认了。

  他并没有追问,把手中的火折子递给我,“你拿着。”

  我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照了照怀里的人。

  他依旧静静地躺着我怀里,脸上有几滴水珠。在昏暗的火光下,他的脸有些朦胧,如同他这个人一样,让人不看清楚。看到他的身上并没有水,我放下心来,轻轻的擦去了他脸上的水珠。

  我拿着火折子照了照四周,才看清了我们所处的地方。

  原来瀑布后面是一个低矮的山洞,若不是我们进来了,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有这么一个山洞。这山洞只有半人高而已,若是此时我们站起来定会碰到头。

  小船在这低矮的山洞里缓缓的前进着。山洞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来宽,而水流似乎也越来越浅了。行了没多久,前方赫然出现了一面岩壁,溪水也在那面岩壁下断了。

  看来这次真的到尽头了。

  我指着那岩壁道:“又没路了!”

  贾思文笑道:“你往右看!”

  我看向右边,才发现在那面坚实的岩壁的右边还一条窄窄的山洞,不知通向哪里。贾思文下了船,将小船系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接着把王洛抬下来。贾思文在前我在后,我和贾思文抬着王洛沿着山洞的向山洞深处走去。

  其中弯弯绕绕地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丝亮光,仿佛还有一阵阵的花香。贾思文带着我们向那亮光处行去。终于一缕阳光照在我脸上,由于长时间在黑暗中,乍然见到阳光,眼睛有些刺痛,我下意识的挡住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我慢慢地睁开眼,眼前出现了一个清幽的山谷。

  整个山谷全是高大挺拔的树木,有几只鸟儿在葱葱郁郁的绿树间追逐打闹着,不时欢快的高歌一番。这些淘气的小鸟并没有打扰了山谷的清静,反而显着这山谷更加的幽静了。果然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空气中还弥漫着花的幽香和草木的清香,两股香气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了一种独特的香味。山谷的四面是陡峭的山崖,这些山崖将此处隔绝成了世外桃源。

  在山谷的中间有一棵高大的松树,少说也有二十多丈高,那些小树在那棵大松树面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那大松树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不时的用手轻轻抚摸着孩子们那苍翠的头发。在大松树的下面有一座用木头搭成的小房子。那小房子虽然简陋,但比不突兀,和这山谷融为一体,仿佛它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好美丽的地方啊!

  我不由的想起了书上的一句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此山此水此谷真的是让人流连忘返。我真想在这里住下,永远也不要回到那可怕的崖上。

  贾思文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欢迎到清清谷来做客!”

  “清清谷?”

  “对啊,我起的名字。清幽清静的清清谷!好听吧?”

  我笑道:“还凑合吧。”低头看见了王洛依然紧闭双眼苍白的脸,微微有些自责,我怎么能光顾着看风景呢!忙对贾思文道:“你快给他治病吧。”

  贾思文笑道:“你这么关心他,不知道那小子看到会不会……”

  “什么?”

  贾思文笑道:“我说,你放心,他遇见我就死不了。”

  虽然感觉他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他。我们正要向那所小房子走去,忽然听到那所小房子了传来了一个声音,“师父,你还很虚弱,还是在床上躺着吧。”

  是齐快的声音。师父?他还有师父?

  接着传来了玄飞轮的声音,“谁是你师父!以后不要叫我师父!还有,你说那个贾思文去找小月她们了,为什么了还不回来?不行,我要去找她!”

  乍一听到玄飞轮的声音,我的心里酸酸的。车轮子,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齐快道:“师父,你的身体还不易走动,你就好好的歇着吧。文文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再说了,你都不知道路,怎么去找她们?”

  “都说了,不要叫我师父!怎么还叫?”

  “好,好,好!师父别生气,我暂时不叫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清清谷啊!”

  玄飞轮的声音恼怒,“我知道是清清谷,清清谷在什么地方?”

  “地虎崖底。”

  “出口在哪?”

  齐快笑道:“我不告诉你。”

  “你……”

  听了齐快的话,我看了看我们所在的洞口,洞口很小,还被茂密的树林遮住了。难怪车轮子找不到洞口。

  贾思文高声道:“快快,快出来,贵客到了!”

  贾思文话音刚落,一人从那个小房子里飞了出来,我还没看清来人,来人就把我搂在了怀里,好半天才放开我。那张原本英气勃勃的俊脸,此时有些疲惫的神色,但更多的喜悦,“真的是你!小月!我还以为……你没事吧?”

  齐快气喘吁吁地追了出来,“师父,你好快啊!都说了,你最近不能大动,你怎么不听呢?”

  玄飞轮只是愣愣的看着我,连理都不理那个齐快。

  我也愣愣地看着他,仿佛和他有一万年没见了。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心中忽然安定了下来,所有的恐惧害怕通通消失不见了。就算海会枯石会烂、就算桑田变成了沧海,他依然也不会变,他永远都是我的保护神,有他在我就安全了。所有的委屈瞬间涌了上来,泪水湿了我的眼睛,心中有千万无语,最后,只化作一句话,“车轮子,我好想你。”

  玄飞轮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我也想你。”

  我想起刚刚齐快说他不能走动,忙问道:“车轮子,你没事吧?”

  贾思文指了指王洛,笑道:“真正有事的人在这里,别磨蹭了,快抬他进去吧。”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