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5章 他居然会武功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44 2015-06-08 22:08:55

  那银面人哈哈大笑,仿佛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声音,“我们门主岂是你们这等人能见的!”

  那狰狞的鬼面闪着寒光,如同恶鬼般,透着阴森森的寒意,“把东西交出来吧!交出来给你留个全尸!”

  王洛淡淡看着面前的鬼面人,没有丝毫的惧色,仿佛在和一个朋友的话家常,“什么东西?”

  “别装傻了!什么东西,我们心知肚明,你若是不交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王洛淡淡一笑,“我真不知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只听“呛啷”,我们面前红光一闪,那银面人手中的宝刀出了鞘。这刀和刚才的那些鬼面人的刀不一样,刀有些微微泛红,仿佛是用鲜血染红的,一看就是一把杀人如麻的宝刀。

  王洛望着那把刀,脸色一变,随即露出微笑,“吸血刀!”

  那银面人嘿嘿一笑,“不错!你倒识货。”

  “货”字刚刚出口,那银面人的吸血刀已经向着王洛的头上劈来了。我都能感觉到了那把刀散发出来的冷飕飕的阴气。眼看那刀就要劈到王洛头上了,可王洛依然淡定地看着面前的人,一点也没有躲闪的意思。

  我心中一急,你是个傻子吗?怎么躲都不躲?

  他不会武功,怎么可能躲过去呢?他也明白自己躲不过去,所以才不躲的吗?

  大傻子!即便这样也要躲啊!说不定碰巧就躲过去了呢!

  而此时玄飞轮和韩叔叔被那些鬼面人死死地缠住了,根本无法来救他。

  怎么办?不行,我得救他!

  在电光火石间,我推开了王洛,用身上那把为了装酷而带来的扇子一挡,可是那把扇子在削铁如泥的宝刀面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那刀瞬间把我的扇子削成两半,那刀穿过我的扇子,砍在我的左肩上。瞬间血流如注,本来已经干了衣服,瞬间被血再一次染湿了。

  还好被我的扇子一挡缓解了刀的力量,否则今天我的的左臂就要搬家了!

  疼痛瞬间涌了上来。啊!疼死我了!

  我无力地瘫倒在地。可那刀还在我的肩膀上,身上的血好像一时间全都涌到肩膀上,瞬间被吸到了那把刀上,本来微微泛红的吸血刀,变成了鲜红的颜色。

  我浑身无力,突然感觉不到了疼痛,只剩下无尽的恐惧。我就要死了吗?不!我还不想死!

  那银面人冷笑一声,“真是找死!”

  只听“嗖”的一声,一个东西向那鬼面人袭来。是玄飞轮的飞轮!那鬼面人知道飞轮的厉害,把大刀从我的肩膀上拿开。转过身去,用刀去挡飞轮。飞轮和吸血刀在碰上的一瞬间分了开来,又向玄飞轮飞去。

  由于刀突然被银面人突然拿开。鲜血瞬间又涌了出来,痛疼再才袭来。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身前。那高大的身影,挡着了我了有些模糊的视线。

  是王洛!他不再是淡淡的了,面色沉得吓人,自从认识他,我从来没见过他露出什么吓人的表情。他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是那样温和亲切。而此时的表情,就像玄飞轮一样,带着冷冽的杀气。这么一个温和的人,居然也会露出如此吓人的神情。

  他看向我,收去杀气,关怀的问道:“小小,你没事吗?”

  我咬了牙,“没事!”其实,我疼的只想骂人。但我知道此时我只能忍着,喊疼也无济于事。

  他点点头,只听“呲啦”一声,他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扔在我面前,“你自己先包扎一下。”

  说完他双手一摸腰间的腰带,“啪”的一声,腰带开了,他扯下了那条腰带,用手一抖,那条腰带瞬间成了一把长剑。

  原来那腰带不是腰带,而是一把软剑。我们居然没发现了,他藏的太深了。他抽出软剑,杀气腾腾向那名银面人攻去,那银面人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和王洛斗在一起。

  他居然会武功!他居然会武功!!

  我不由的有些生气,这是一个比玄飞轮还会装的人,你武功那么好,居然还装不会武功。我看我是白受伤了!真是太冤了!但又一想,他从来没说过自己不会武功,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他不会武功。如果此时他真的不会武功,那我们此时早就死了。

  我应该庆幸,他会武功!

  我忍着痛,随便包扎了左肩。可那一条布怎么止住这么深的伤口,血依旧争先恐后的冒出来。我此刻也顾不上伤口了,紧张的看向战局,玄飞轮看到我受了伤,有些急了,下手更狠了些,立刻有一名鬼面人丧命在他的飞轮下,可是即便如此还是突围不出来;而韩叔叔还在苦苦挣扎着,但好像是强弩之末了。我心情如焚,可是以我的三脚猫的功夫,上去只能给他们添乱,况且我还受伤了。情况最好的是居然是王洛,没想到这个王洛功夫如此之好,在那个银面人的狂风暴雨的进攻下,丝毫没有落败的迹象。只怕比韩叔叔的功夫不低。

  那银面人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的功夫如此厉害!”

  忽然那双阴森的眼睛闪过一丝诡秘。

  不好他要使什么诡计?我忙喊道:“洛洛,小心!”

  那银面人忽然不再进攻王洛,而转过来向我进攻。我傻了眼,王洛将我护在身后,替我一一化解了那银面人的攻击。那银面人知道了这一计谋得逞,连连向我攻来。王洛自己迎战那鬼面人是没有问题,可是拖上我就吃力了。我们被那名银面人攻击的一直往后退,很快就退到了悬崖边上。

  银面人哈哈大笑道:“看你们再往哪里退!”

  他手上的刀又向我攻来,我下意识的一退,脚上一滑,眼看就要掉下悬崖,一只手拉住了我,我清楚的看到,他在拉住我的时候,一把刀出现在他的背后。

  他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没有管那把刀,而是先将我拉了上来。之后又和那银面人斗在了一起。他的后背的衣服被刀划破了,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不停地向下淌着鲜血。那鲜血和我的血融合在一块,顺着悬崖一起流了下去。

  我有些自责,是我拖累他了,如果不是我,他不会受伤。我望了望脚下的地虎崖,下面似乎有雾气遮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崖底。

  一面是嗜血的鬼面人,一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我该怎么办?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