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3章 真的出手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2 2015-06-06 18:56:05

  我都看出来他们的意图,韩叔叔和玄飞轮当然也看出来了。他们将我和王洛牢牢地护在他们中间,然后毫不客气地亮出了自己的兵器。韩叔叔拔出自己的星芒剑,瞬间光彩四射,夺人眼目。只见他轻轻地一挥,立刻便有一名鬼面门的丧命在他的剑下。

  玄飞轮也拿出了自己的飞轮,这次他真的要出手了。我终于能见到了玄飞轮的功夫有多厉害了。可是此时我却多么希望我不用看到。他左手拿飞轮轻松地挡住了几个鬼面人的猛烈进攻,右手的飞轮顺势一划,立刻就有两名鬼面人被他的飞轮割破了脖子。鲜血瞬间从那两人的脖子处喷涌出来,溅了我一身。

  我愣愣地看着满身的鲜血和周围阴森森的鬼脸,居然感觉不到害怕,只剩下了麻木,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死了。我机械地擦了擦脸上的鲜血,如同没有了灵魂了一样。

  被割断脖子的两名鬼面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后面的鬼面人来不及躲闪,被砸了个正着。进攻他的鬼面人未料到自己的对手如此厉害,有些微微的发愣。就在他们的一愣神间,玄飞轮又割破了两名鬼面人的喉咙。

  此时的玄飞轮双眼血红、满手鲜血,手中的飞轮仿佛听他的话似的,神出鬼没地上下翻飞着,快的我都出现了幻觉,仿佛他手里不止有两个飞轮,而是成千上万个一般。不过一会,就已经有十来名鬼面人丧生在他的飞轮下。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杀人狂魔,手下没有丝毫的留情。这样的玄飞轮让我一些陌生,我愣愣地看着他,希望找出往日的玄飞轮的痕迹。他好像变了一个人,昔时的那个张扬臭屁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满身鲜血的恶魔。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

  但我明白若是玄飞轮不杀他们,死的便是我们。他会如此的凶狠,也是为了保护我们,毕竟见过了之前的那些厮杀,任谁的心也不可能再软了,一点点的心软,我们的下场便和那些被屠杀的人一样。而且这鬼面门和那些江湖人和同心会的人不一样。那些人只是要抢东西,如果我们把东西给了他们,他们可能不会要了我们的命,可是这鬼面门不一样,好像他们不光要东西也要我们命。对这样的人,当然不能有丝毫的怜惜。

  那些鬼面人显然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伙计,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功夫,进攻有些迟缓,即便是这样,也依然没有人退后,依然前仆后继的向我们攻来。在我们周围躺满了尸体,可是那些鬼面人仿佛是真的鬼一样,怎么杀了杀不尽,前面的鬼面人刚刚倒下,后面的鬼面人踏着他们同伴的尸体,毫不犹豫地继续向我们攻来。我不由的担心,即便韩叔叔和玄飞轮武功再高,也抵不过这些人的围攻啊。

  韩叔叔在砍退了一个进攻他的鬼面人的间隙,低声说道:“飞轮,你那边人好像少些,待会我们一起向南面冲出去。”

  韩叔叔和玄飞轮两人护着我们一起向南方攻去,玄飞轮在前面攻向南面的鬼面门众人,手中的削铁如泥的飞轮一挥,他的身边便倒下几名鬼面门的人。而韩叔叔在后面阻挡追上来的鬼面人。

  经过了一阵狠厉的厮杀,玄飞轮终于在南面杀出了一条血路,他带着我们从鬼面门的包围圈中冲了出来。我们一路向南逃去。

  可是后面的鬼面人依然没有要放过我们的意思,他们对于自己的同伴的尸体,连看都不看一眼,一群人全部都追了上来。

  玄飞轮已经杀红的眼睛更红了,大喝一声,“你们再要追上来我就不客气了!”

  那些鬼面人仿佛没有听见,继续向我们追来。

  玄飞轮大喝一声,满是鲜血的手一挥,手中的飞轮飞了出去,那飞轮飞快旋转着的向后面的鬼面人而去。瞬间哀号声四起,最前面的四个鬼面人的腿,居然齐齐地被飞轮削断了。他们一下子摔倒在地,不相信看着已经和自己的身体分离的双腿,不停的痉挛着。

  好恐怖!

  后面的鬼面人好像被这种景象吓了一愣。也紧紧是一愣,接着又向我们扑来。

  他们是鬼吗?他么不知道害怕吗?

  玄飞轮咬了咬牙,露出了狠色,“韩叔叔,你先带着他们走,我断后。我们在前面会和。”

  我们都明白,如果我们留在此地一定会拖累他们,没说什么跟着韩叔叔向前奔去。身后不时传来哀号声。但我一眼也不敢再向后面看去!

  哀号声渐渐听不到了。我们才停下狂奔,稍稍喘口气。韩叔叔浑身是血,此时身上还不停的滴着血。我和王洛身上也浑身是血,但比起韩叔叔来说好的太多。我狼狈不堪,而王洛即便是浑身是血,却丝毫没有狼狈的样子,依然沉静的眸子,依然是淡漠的表情。

  我想如果此时有人见到我们,一定会吓个半死,以为我们是从地狱里出来的呢。对,我们是刚刚从地狱里捡回一条命。

  韩叔叔看着我们两个浑身是血,有些吃惊,“你们两个没事吧?”

  我挤出一丝笑容,“没事!这些都是那些鬼面人的血。”

  王洛也说道:“我没事!”

  韩叔叔松了一口气,“你们没事就好!”

  这时我们才打量了一下我们所处的地方。我们已经离开那片茂密的竹林。前面是一大片空地,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有低矮的草丛和有些崎岖的山路。前面是一片山群,那苍青色的绵延起伏群山,一座连着—座,就像一条正在腾飞的龙。在高山和我们之间,赫然出现了一段望不见头悬崖。

  那悬崖深不见底,四处的岩壁就像被刀削过一般,基本上是直上直下的。

  韩叔叔看了看前面陡峭的悬崖,道:“我们居然跑到地虎崖了。”

  我吃了一惊,“这里便是地虎崖?”

  韩叔叔点点头。

  这里居然是地虎崖,听说天龙山的最北边有一个地虎崖,地虎崖深不见底,是个及其危险的地方。不是说因为天龙山有强盗所以危险,而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地虎崖的崖底是什么样的,因为下去过的人没有一个上来过。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