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33章 让人舒服的人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55 2015-05-25 22:22:12

  可是,我还是要走,我必须要去京城!因为我发过誓!

  我心中有些酸酸的,眼泪又淌了下来,“谁说娘年纪大了,在小月眼中永远是最年轻最漂亮的。”

  娘笑笑,那笑容有些苦涩,“小月就是会哄娘开心。”

  “哪里是哄娘开心?我是实话实说嘛。对了,还有嘟嘟和莲儿。”

  “嘟嘟和莲儿怎么了?”

  我笑道:“娘,你不知道吧。嘟嘟看上了莲儿,想要娶他当媳妇呢!”

  娘惊奇道:“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满脸愁容,叹了口气道:“当然是真的,是嘟嘟亲口告诉我的。只是,嘟嘟怕莲儿那个财迷的娘不会同意。他那么信任我,把自己的终生大声托付给我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娘,我该怎么办呢?”

  娘想想了,道:“这个好办,莲儿被退过婚了,她娘……”娘没有说下去,而是说道:“你交给我吧!我保证说成这桩婚事。”

  我上去抱住了娘,“娘,你真好。我一直担心自己办不好,会耽误了嘟嘟和莲儿的终生大事。这下好了,有娘出马一定没问题。”

  娘笑道:“小月就是嘴甜。好了!天不早了,早点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谢谢娘!娘,那我回去睡觉了!”

  娘拉住了我,“你不是害怕吗?别回去了,就在娘这里睡好了。”

  那怎么行?那我明天还怎么溜走。我忙道:“我没事了,不害怕了。娘,你这床这么小,我睡不习惯。我还是回去睡吧。”

  我也顾不上自己的话前后矛盾了,说完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间。

  我依稀听见身后娘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感觉这孩子好像在骗我呢,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明天我一定好好问问她,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娘,你明天就见不到我了,上哪里问我去?

  我爬上了自己的床,脱了衣服,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刚刚五更,我便爬了起来,穿上玄飞轮给我灰色的伙计装,胡乱的拿灰摸了摸脸,在房间给娘留了一封信,悄悄地开了门。

  我回头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家,忽然有一丝的不舍。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虽然只是离开二三十天的时间,还是有些舍不得。院子的那个高大的梧桐树,在即将拂晓的黎明中显得有些苍凉。

  我悄悄地关上门,街上已经有一些江湖人在活动了,我这身打扮倒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我又尽量地离他们远点,倒没有人为难我。

  这时天还没有大亮,城门还没开,我只好找一个角落坐下来等他们。等到我都快睡着的时候,才看见玄飞轮和带着面具的韩叔叔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子从南面走了过来。

  韩叔叔怎么带上面具了?我一想随即就明白了。韩天叔叔名头太响,只要是江湖人看见韩叔叔,就知道是镇海镖局在走镖,还怎么保密?

  听说韩天叔叔,本来是江湖上有名的煞星,人人谈之色变,凭着手里的星芒剑和心狠手辣在江湖留下了无情剑的名号。他本是江湖浪子,四处漂泊,四海为家。由于年少气盛,性格又桀骜不驯,在江湖上得罪了不少人。有一天被仇家追杀受了重伤,玄伯伯碰巧遇见了,便救了他,并把他带回镇海镖局养伤。韩叔叔为了感谢玄伯伯的救命之恩,从此就在镇海镖局当起了镖头。

  他自从当了第一镖头,以前的性子收了不少,人也世故圆滑了许多,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我忙迎了上去,“你们可来了,我都等了很长时间了。”

  韩叔叔瞪着我看了半天,“小……小……你怎么来了?”

  我忙道:“是总镖头让我来的!”

  韩叔叔不相信的看着我,又看了看玄飞轮,对那个陌生男子说道:“王公子,你早饭还没吃吧,我们去给你买点早点去吧?”

  那王公子点点头,“好。”

  韩叔叔拉着玄飞轮就走,边走边小声地问:“飞轮,怎么回事?她怎么来了?”

  玄飞轮道:“你看我们两个要扮作王公子的下人,可是咱们谁不像下人,很容易就露馅了,小月她能说会道,正好补了咱们的不足,所以爹让她也来了。”

  “说的倒是,我们确实不像……真的是总镖头让她来的?”韩叔叔好像还是不相信啊。

  “当然啊!”

  “既然是总镖头让她来的,那就带上她吧。”

  车轮子你果然是我的好哥们。

  听了韩叔叔的话,我放下心来,这才看了面前的人,不觉愣了,好帅啊!即便我不是花痴,也不由的想往他身边凑。

  他和玄飞轮是不一样的帅气。玄飞轮身材高大匀称,浑身上下散发着习武人英气。由于整天搭拉着一张臭脸、说话还不好听,让人不敢靠近,他有一种让人惧怕的冷然。当然我不怕他。

  而面前的这个人确是让人非常舒服的帅气。他个子不高不矮、眼睛不大不小,鼻子不挺不塌、嘴唇不厚不薄,简直让人太舒服了,让人一看就不由的想要靠近。如果要用一样东西来比喻他们两个的话,玄飞轮像剑,再华丽的装饰也掩盖不住他的锋芒。而王公子像玉,“谦谦公子,温润如玉。”说的正是这样的人吧。

  最重要的是他还有钱,真的很难让人不喜欢啊!

  此时他也在看我,淡淡地冲我一笑。

  那笑,是那样的迷人,只是眼睛像一口古井,深不见底,透着淡淡地忧伤。

  他淡淡地开口,“你是?”

  “我是镇海镖局的伙计。”

  他“哦”了一声,面露疑惑,“不是说只有一个伙计吗?你……”

  我忙道:“总镖头是临时加上我的,他怕韩镖头和玄飞轮两个人都太老实,而我能说会道,所以让我跟来了。由于昨天我回家了没在镖局,所以没能和您一块出发。总镖头昨天晚上才派人通知我的,所以我没来得及去镖局,一大早,便直接在这里等着你们了。”

  王公子点点头,没说什么,好像是相信了。

  我心中一动,道:“王公子,贵姓啊?”

  打嘴!说秃噜嘴了,职业习惯又出来了。

  谁知那王公子竟然没听出来,一本正经的回道:“王洛!”

  我尴尬的一笑,“好名字!王公子,家住哪里?”

  “京城!”

  “京城人呀,真是个好地方。公子,贵庚啊?”

  “二十!”

  二十了不知道有没有……

  “可曾娶妻?”

  王洛皱了皱眉,神情有些不悦,但还是回答道:“还未!”

  太好了!太好了!大生意来了,若是我能成为他的媒人,那铁定赚翻了!我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挣大钱的机会。只是不知有没有定过亲?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