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30章 神秘的雇主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67 2015-05-21 21:22:05

  我张着大嘴,半天合不拢,“这七彩龙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说的也太玄乎了吧?”

  玄飞轮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七彩龙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在去东京的路上听到了这个消息时,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了。在护镖的路上更是能经常看见很多江湖人往天龙山方向赶去。冯叔叔担心镖局,镖刚送到,就让我特地赶来回来报信。没想到,这消息传的这样快,好像忽然之间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玄飞轮仰头望着天,悠悠地叹道:“这天下恐怕就要乱了。”

  听了玄飞轮这话,我愣了。天下大乱?天下大乱,是什么样的?就是现在这个样吗?如果说以后天天都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我们这些老百姓还怎么生活下去?

  抑或是更严重!

  这个话题真的很沉重,我还可以潇洒的说,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不能!因为这天下大乱,受苦的永远都是我们这样的老百姓。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我心里闷闷地,却也无可奈何,眼下也只能小心翼翼地的活下去了。可是,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

  玄飞轮心情好像也不好,脸色很难看。他看着我,“小月,外面这么乱,咱们回去吧?”

  我点点头。

  唐心看见我和玄飞轮回来了,从她家糖果店跑了出来,冲着玄飞轮一笑,“飞轮,你回来了。”

  玄飞轮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愣了半天谁也没说出第二句话。我觉的气氛有些奇怪,是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变成这样了?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陌生?以前不是经常在一起玩吗?

  哦,对了,自从我开完玩笑后,他们两个好像每次见面都有些尴尬。特别是唐心,每次我叫她去找车轮子玩,她都说店里忙,走不开。

  难道两人还在为我的那个玩笑别扭着?真是难以理解,开个玩笑至于那么较真吗?

  我拉着唐心的手,说道:“心心,咱们一起去车轮子家,听他说护镖路上的故事去!”

  唐心摇摇头,“不了,店里忙,我要回去帮忙了!”说完,不等我说什么,飞快跑回店里了。

  你不去我去,我拉着玄飞轮,讨好地说道:“飞轮哥哥,你给我讲讲你们路上的奇闻趣事,好不好?”

  玄飞轮臭着一张脸,好像老大不愿意,勉强答应了,“好……吧!上我家去吧!”

  我忙答应了,“嗯!”

  我跟着玄飞轮来到镇海镖局,刚进了大门,远远地看见在镇海镖局的宽敞明亮的迎客厅里,玄伯伯和钱伯伯正在会客呢。

  看来镇海镖局又有生意了。

  玄伯伯和钱伯伯两人坐在主座上。客座上坐着一个人,由于我们离得远看不清长相,只能看个侧面。依稀可以分辨出应该是个年轻人。

  我们识相的赶忙闪到一边去,打算从边上的走廊直接去后院。

  而玄伯伯的声音却清楚地传到了我耳朵,“把镖交给我们镇海镖局,您就放心吧。”

  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淡淡地道:“当然,如果不放心我也不会来找你们。”

  玄伯伯道:“多谢王公子的信任。那……”

  那男声道:“好吧!你们把我的东西护送到京城,我便出两万两白银的护镖费。”

  什么?两万两啊!我长这么大别说两万两,连一百两的银子都没有呢。最多的一笔银子,就是那个叫飞雪的人扔给我的。居然有人为了一个镖,原意出两万两银子!那被护送的东西,还不得价值连城!到底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居然愿意出这个高的价格?

  我来了兴致,看着玄飞轮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在前面走着。我还真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见。按正常的人来说,这么远的距离应该是听不到了。不过玄飞轮武功那么高,他听没听见,真的不好说。

  在我走神间,迎客厅也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安静了片刻,玄伯伯道:“什么东西?”

  又是一阵安静,可能在看东西,钱伯伯道:“就这么个小东西?”

  那客人道:“是!”

  安静了片刻,那客人道:“你们把我这个小盒子安全的送的京城,我便出两万两的护镖费,不过,我还有三个条件!”

  玄伯伯道:“什么条件?”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我们走的很远了,马上就要听不见了。可是我好想听听,那个人到底有什么条件。

  有了!

  我“哎呦!”一声,蹲下来揉着脚。

  玄飞轮皱皱眉,“你怎么了?”

  我装作一副疼得要命的样子,“我……不小心扭到脚了。”

  “你也太不小心了,我看看。”说着就要抓我的脚。

  我忙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歇歇就好了!”说完就往地上一坐,揉着脚。

  玄飞轮撇撇嘴,露出嫌弃的目光,好像在说:真不爱干净。

  他不再理我,转过头去望着前方发呆,难道他也在偷听?

  迎客厅传来了那个客人的声音:“……不能打开这个盒子。你们还要替我保密,不能向外泄漏任何关于我的信息!”

  钱伯伯道:“替您保密这是自然。只是不看货?这不和规矩吧?不看我们怎么估价?”

  客人道:“我开的价钱,只多不少!”

  玄伯伯道:“还有什么条件?”

  客人道:“第二,你们要派你们镖局的第一高手来护镖。”

  玄伯伯道:“这……好,还有呢?”

  客人道:“第三,不能骑马,只能步行,不能走小路,只能走官道。还有我要跟着,你们还要保证我的安全。”

  玄伯伯道:“好!没问题!这桩生意我们接了!”

  客人道:“好。如此就说定了!这是两万两银票,我先提前付了。如果平安到达京城,我还有重谢。”

  钱伯伯道:“客气了!”

  好大方人,一般人要是雇镖局护镖,都是先付一部分,等到镖送到再付另一部分。这个人居然提前付清,到了还有重谢?

  玄伯伯道:“公子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客人道:“明天一早!”

  玄伯伯道:“这么着急?好,我们这就去准备!明天一早便启程!”

  客人道:“好。总镖头请去准备吧,今天就在贵府叨扰了!”

  玄伯伯道:“客气了!”

  这个怎么如此神秘?真让人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呢?

  他一定是个有钱人!能随随便便就拿出二万两银子的人,怎么也得家财万贯啊!如果能认识他就好了,如果能当他的媒人就更好了。那还不得赚翻了!

  我正开心的笑着。

  玄飞轮拿手在我眼前一晃,“傻了!”

  “去你的!”

  我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向前走了两步,惊喜道:“不疼了哎!”

  又拉上车轮子,“走,听你讲故事去!”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