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6章 最近是怎么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7 2015-05-17 19:40:41

  不用我说,朗白岩为了讨好我,点了腾飞客栈最好的饭菜。我看着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真想狼吐虎咽,吃个痛快。可是不行啊,我可是淑女啊,只能一小口小口的慢慢地吃。

  朗白岩傻愣愣看着我吃,自己忘了吃。我心里骂了他千万遍,嘴上却说道:“公子,也吃啊!”

  朗白岩“哦”了一声,低头吃了两口,又抬头看我,再低头吃两口,又抬头看我。看的我有些烦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公子为何总是盯着我看?”

  朗白岩一笑,“书上说秀色可餐,我本不信,今天方信了。”

  你还别说,他一笑还是满迷人的,还好我不是花痴,如果我真是王贝儿估计真的就被骗了。可叹的是,世上多少纯情的少女,被朗白岩这样徒有外表的流氓给骗了。

  我装作生气了,“公子说笑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姑娘是我见过最美丽最可爱的人。能够遇见姑娘,清坚真是三生有幸。”

  装什么风流潇洒的文化人,你不过是徒有外表的个好色之徒!还真当自己人见人爱!

  我害羞地低下头,“遇见了公子才是贝儿三生有幸。贝儿会永远记得公子对贝儿的好。”

  朗白岩喜上眉梢,“真的,贝儿姑娘真的觉得我好?”

  我用力的点点头,“公子是我见过最善解人意,最慷慨大方的人。”

  我低下头,面露遗憾,“可惜,我爹不让我出来,以后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公子了。”

  朗白岩听了,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半天。

  听说这朗白岩好色之极,今天一见,却没有像传闻的那样过分。虽然,大半天都是色眯眯地看盯着我看,却没有对我动手动脚的。可能是我的表演太好了,太像一个乖乖女,他都不好意思动手动脚了。这样最好不过了,他若是敢动手动脚,我绝不会放过他。

  朗白岩沉默了半天,突然问道:“那,贝儿姑娘可曾定亲?”

  “哎呦,公子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忙害羞的低下头,又偷偷地抬着眼看他。

  朗白岩忙赔不是,“贝儿姑娘,别见怪,是我唐突了。”

  我低着头说道:“还没有,爹说我心底太单纯,总说一定要给我找一个温柔体贴的相公。可惜……”我顿了顿,装作害羞的样子,“那公子呢?”

  “我……”郎白岩有些慌张,露出一丝尴尬,“我也没有呢!”

  我欢喜的抬起头,面露喜色,“真的吗?”

  朗白岩看着我的脸上,郑重地点点头,“真的!”

  我忙又下头,“不瞒公子,我对公子……哎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朗白岩惊呆了,仿佛不相信,半天才接道:“真的吗?贝儿姑娘真的……我明白贝儿姑娘的意思……”

  “那公子……”

  “我明天就请人去贵府提亲。”

  我低着头,“真的!”

  “真的!”

  我心里冷笑,你若是上王财主家提亲。那么好面子的王财主还不把你赶出来。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早就发现我话里的破绽,可他现在脑子生锈了,都不转了,我说什么就信什么。

  我满脸期待的说:“公子明天一定来哦!你若是骗我,我恨你一辈子!”

  “我发誓,如果我骗贝儿姑娘,我就不得好死。”

  “谁让你发这么重的誓!我相信你就是了。”

  “那贝儿姑娘,我家离此处不远,姑娘到我家玩玩去吧?”

  我才不去了,去了还有好!

  我忙道:“不了,我已经出来半天了。爹该着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公子说对不对呀!”

  朗白岩连连点头,“对呀,我送你回去吧。”

  “好啊!”

  朗白岩结了饭钱,我们一起往王财主家的方向走去,我去过王财主家,知道在哪。在离王财主家不远处停了下来,“公子就送到这里吧,我到家了。公子走吧,被我爹看到了不好。”

  “我看到你进去再走!”

  “不嘛,公子赶快走,我爹看见了我就要挨骂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贝儿姑娘再见!”

  “公子再见!”

  我看着朗白岩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我,冲我一笑。

  我冲他喊道:“我在家等着公子,公子千万不要骗我!”

  朗白岩冲我喊道:“我绝不骗你!”

  我笑脸如花,冲他甜甜地笑着。“公子,赶紧走吧!”

  朗白岩恋恋不舍的走了。

  我看着朗白岩走的看不见了,从另一条小路回了家。正好娘没在家,趁着娘没在家,赶紧卸了妆。万一被发现了,那就糟了!

  我想,朗白岩为了这门亲,肯定会先退了尤家的亲事,我就等好消息吧!

  第二天,听说郎家退了尤家的亲。我还听说,朗白岩被王家打了出来。可惜呀,我不能去看,

  哈哈!真是活该!

  这几天我都没有出门,一开始是为了躲朗白岩,我想这几天他一定在满大街找我算账呢。我是不怕他,可他家也算是腾城的大户,要想对付我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是老实点的好。

  最近不知为什么腾城忽然多了很多外乡人。本来腾城过往的路人很多,有外乡人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们大多都是江湖人士,有的单枪匹马,有的三五成群,彼此之间很是敌视,一言不合,往往大打出手,伤及不少无辜的人。这些天,腾城老百姓如果没什么事都不敢出门了。

  这天,城东的马家托我去城南的孙家提亲,有生意上门哪有推辞的道理。虽然挣不了多少礼金。

  马家是小门小户,孙家也是一般人家,他们正是门当户对,年龄也相当,应该很容易就说成了。他们为什么着我?一是我有些名声了,二是我收钱收的少啊。主要是我收钱少吧。

  我随便打扮打扮,当然不是打扮的俊点,而是打扮的丑点。万一让朗白岩认出来了,那可不好了。

  我出了门,四处一看,大街上人来人往,大部分是我不认识的人。有的背着长剑、有的拿着大刀、有的扛着长枪……什么人都有,每个人都很不友好地看着彼此,眼神里透着敌视。虽然艳阳高照,我却感到一丝寒意。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来到腾城,又为什么他们彼此之见那么敌视?

  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愿是我想多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