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章 回眸一笑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9 2015-05-15 19:35:37

  唐心笑道:“不是你是谁,原来小月这么漂亮,我都有些嫉妒了。”

  我忙道:“再漂亮也没里你漂亮啊!”

  “小月,就是会说话!”

  “哪有,我说的是实话!”

  唐心笑而不语,仿佛不相信。

  今天还是先卸了吧,明天再重新打扮。

  我忙捂了脸,道:“哎呀,不习惯啦,赶紧洗脸去。”说完,快步跑到门外。

  唐心在后面叫道:“别呀!挺好看的。”

  我不理她,飞快地跑出她家,跑进自家,舀了水赶紧洗了脸。

  边洗脸边想:容貌上虽然有了,可就算主动送上门去,或许可能迷住了他,他也未必会退亲呀。这郎白岩会看上的莲儿,说明他喜欢温柔乖巧、楚楚可怜的女孩。那他肯定不喜欢我这样的。怎么办呢?有了,我可以演啊,我的表演技术是一流的!

  怎么能见到他呢?听说这郎白岩喜欢赌,那我就去赌坊门口来个守株待兔。

  好,就怎么办!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匆匆吃了饭。

  “那么急急慌慌干什么去?”娘叫住我。

  “我找心心有点事。”我答道。

  “哦,那去吧。”想到了什么,娘又说道:“你可千万别去莲儿家找事!”

  “娘,你就放心吧!”说完一抬脚来到唐心家。

  唐心正在家打扮呢。

  “心心,在梳洗呢!再给我打扮打扮好不好?”

  唐心边戴着耳环边道:“你不是不习惯吗?怎么又要打扮?”

  “没想到自己打扮了这么漂亮,今天心里痒痒的,想再打扮一下。心心,你一定把我打扮的美美的。比昨天还要美哦!”

  “真臭美!”唐心囔囔鼻子,指了指凳子,“过来坐吧。”

  心心给我打扮了整整半个时辰,我才解脱。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不禁感叹:真漂亮啊!

  好吧,我承认,我自恋了。

  唐心的针线盒旁边放着一个刚绣好的香囊,上面绣着一对鸳鸯。我忙拿到手里,叫道:“绣着真好!真是栩栩如生,像活的一样哎!”

  我夸张了!因为我的针线不好。当然不是我手笨绣不好,是我不愿意拿针捻线。既然要装淑女,没有一件针线活多假!我就向心心借用一下吧。

  我崇拜地看着唐心,“心心,这是你绣的吗?你……”

  唐心脸上一红,一把抓了过来,“我绣着玩的。”

  “既然是绣着玩的,借给我用用吧。”我抢了过来,就要让身上挂。

  唐心一把抢了回去,脸色依然红红的,“你用它干什么?”

  “我挂身上,好显示我的淑女气质。”

  唐心诧异地看着我,满脸的不相信,揪了揪我的脸,“你真的是小月吗?怎么想起要当淑女?”

  “我不是小月是谁?就许你是淑女,我就不能当淑女了?好心心,你就借我我用用好不好?”

  唐心犹豫了一下,“这个我不能送给你。”

  她拿了一个绣着荷花的香囊给我,香囊散发着淡淡地荷香。“给你这个!”

  “真是小气!这个就这个吧!”

  有个就行,我不计较。

  告别唐心,我来到去城南定发赌坊的必经之路上等郎白岩。在腾城大部分人我都认识,我认识郎白岩。我想他肯定不认识我,因为他的目光总是在漂亮女孩上停留。

  我在定发赌坊的不远处,踱来踱去,踱了好久,都没见到郎白岩。

  守株待兔真是不靠谱,还是去他家们门口撞撞运气吧。

  我正要去他家,远远地看见郎白岩向我这边走了过来,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啊!他走过,引得不少年轻女孩偷看。

  他步子有些虚浮,可是内里虚空吧!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我忙向着郎白岩的方向走去,低着头,迈着小步。

  在将要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将手中拿香囊的手一松,香囊掉在了他的脚下。我用余光扫了一眼,他正转过头来看我,眼睛内满是桃花。

  我心中冷笑,果然个好色之徒。

  我没有停下脚步,缓缓地向前行去。

  我都走了三丈开外,郎白岩还是没有叫住我。他没发现香囊吗?

  我回头一看,郎白岩还在看着我发呆,口水都快留下了,我只好冲他浅浅一笑。

  他咧嘴也朝我一笑,这么一笑,口水顺着嘴角就留到了下巴。

  好恶心啊!我差点吐了出来。我转过头来,继续向前走去。

  身后的郎白岩,自言自语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面如芙蓉眉如柳’啊!我怎么不知道,腾城还有这么俊的女子。”

  又低低吟道:“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唉!”

  在我走出五丈远的时候,终于听见了郎白岩的声音,声音里满是兴奋,“喂!姑娘,请等一等!你的东西掉了。”

  我转过头来,此时郎白岩拿着我的香囊,快步跑到我面前,笑问:“姑娘,这是你的香囊吧?”

  我连连点头,感激的看着他,娇滴滴地说道:“是我的!谢谢公子。”

  “不用谢!能为姑娘效劳是我的荣幸。看着姑娘面生,是哪里人呀?”他看着我警惕的眼神,又道:“我叫郎白岩,就住在城中。”

  我冲他甜甜一笑,道:“我叫王贝儿。”

  朗白岩浑身一颤,魂都快没有了,“贝儿……贝儿!真是个好名字呀。贝儿姑娘我能请你喝杯茶吗?”

  我嘟着嘴,“这……我爹说,外面坏人多,不让我随便和外人说话的!”

  郎白岩忙说:“我不是坏人!”

  我盈盈笑道:“我看公子也不像坏人!好吧,正好我也口渴了。”

  郎白岩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的名茗茶馆,要了一壶上好的龙井。

  边给我倒茶边说道:“贝儿姑娘,家住哪里?”

  我低着头,偷偷看他,羞涩的说道:“我住在城西。”

  “哦?城西?那请问令尊是?”

  “我爹叫王林森!你认识他吗?”王林森就是王宝儿的爹王财主。王林森只有王宝儿一个女儿王宝儿也没有妹妹,只有一个弟弟。所以我才敢冒用他的名。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