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章 互送礼物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6 2015-05-12 19:25:07

  哪位皇子会登基?还用说?当然是太子喽!

  “当然是太子呀!”

  “本朝没有太子!”

  “怎么会没有太子!”我挠挠头,不相信地看着玄飞轮,“我记得有太子的呀!”

  玄飞轮点点头,“本来是有太子的,可惜早夭了!之后皇上就再没有立过太子。”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对皇室之事,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从来也不想知道。毕竟,我们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和皇族扯上什么关系。

  玄飞轮看向西方,“二皇子成王,三皇子豫王,五皇子洛王,不知道那位会登上九五之尊?”

  “咦?四皇子呢?”

  “也早夭了。”

  “哦……”我笑道:“哪位登基都一样?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没关系?如果新皇和先帝一样是个明君,那么百姓爱居乐业,那么四海安宁、天下太平。可如果是个暴君,我们还会有好日子过吗?况且先帝没有立太子?难不保各种皇子为争皇位,把天下弄的血雨腥风!甚至天下大乱!”

  此时的玄飞轮满脸正气,我忽然发现玄飞轮不再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了,他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私心想,他若是踏入江湖,必是名扬天下的大侠;若是上阵杀敌,必是万夫莫敌的勇士;若是为国效力,必是所向披靡的将军……

  我忽然觉得若有所失。我离他原来越远吗?自从我知道了他深藏不露,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玄飞轮,你真的不再是我的车轮子了吗?是啊!你的空间应该更广阔,而不是和我每天东溜西逛、惹是生非。

  我压了压心中的酸意,笑道:“我看你是杞人忧天了!”

  玄飞轮也笑了,“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了。”

  他挑挑眉,问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我拍拍脑袋,“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冲他一笑,露出我的小酒窝来,“我是来谢谢你的!”

  玄飞轮看了我好几眼,“你居然也会说谢谢啊!”伸出手来,“既然要谢我,拿什么谢我,空手谢啊。”

  玄飞轮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我不禁怀疑:难道刚才那个玄飞轮不是你吗?

  我拿出准备好的手帕递给他,“你什么都有,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把它送个你了,上面蝴蝶可是我亲自绣的。正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玄飞轮接过手帕,指了指上面的五颜六色的一团乱线,问道:“这就是你绣的蝴蝶?我怎么看不出来?”又指了指上面一片油渍,“这是什么?”

  哎呦,刚才擦过嘴忘了洗洗了。

  我一把抓了过了,“你若是嫌弃,就别要。”

  “我要!我要!”玄飞轮手一动,手帕回到了他的手中。

  动作好快!我都没反应过来。

  玄飞轮默默地盯着手帕看了半天,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知道送手帕的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呀,不过咱们这关系,未来的嫂子不会误会的。你放心吧!你要是不敢要,就算了。”

  玄飞轮脸色一变,哼了一声,“我有什么不敢的!”说完把手帕塞到自己的怀里。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送给我东西,我也回一礼吧。”说着,他解下腰间挂着一块白玉佩递给我。

  我欢欢喜喜地接了过来,那块玉佩上面雕着一个圆形的东西,圆形的东西下面连是一个半圆形。我指了指玉佩,问道:“这雕的是什么?日月?还是元宝?”

  “……”

  玄飞轮白了我一样,好像在说:财迷!

  这块白玉可是上等的和田玉啊!白如凝脂,温润滋泽,拿在手上有些微凉。我心里叹道:这么好的玉刻成这样这是可惜了!玄飞轮的品味好独特,居然带这么丑的玉佩。好吧,既然是白送的,不要白不要!

  玄飞轮看着我欢喜的样子,“我是真的不想要了才给你,可别误会。”

  车轮子你真会扫兴。

  我把玉装起来,露出我的招牌笑脸,“以后飞轮哥哥还有不想要的东西,都给小月吧,小月不嫌!”

  “你真是贪得无厌啊。”玄飞轮笑道。他想到什么,正色地对我说道:“这是我送你的,你可不能拿它换钱!”

  我嘻嘻笑着,“当然不会了。”

  玄飞轮愣愣地看着我。

  看到我有些不好意了,“我脸上有花吗?”

  玄飞轮扑哧一笑,道:“没有,我只是忽然觉得我们像互换定情礼物!”

  我上去踹他一脚,“去你的。你就是狗嘴里吐象牙来!”

  可别误会,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和车轮子在一起。我一直把他当成好哥们。将来他成亲我给他当媒人,还能多多的挣他家的礼金,多好的事!

  真的不是车轮子不够好,是我有自知之明,就我的身份,怎么能配得上车轮子,还是别痴心妄想的好。再说了,就我这样的谁会喜欢呀!

  玄飞轮拉住我的胳膊,“别闹了,我给你说件正事!小月,我就要去护镖了。”眼睛里满是向往的神色。

  “啊!真的吗?”

  玄飞轮点点头,“真的!爹说,我年龄不小了,该出去历练历练了。以后有了若是有了护镖的任务,就让我跟着去。”

  “你……恭喜你了!”我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笑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是啊,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曾经的一切都已成为往事,或许会忘记,或许会在记忆里模糊,或许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他总要成亲,我也会嫁人。然后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从此再无交集。

  或许有一天,我们在人群中偶然相逢,彼此相视一笑,然后,插肩而过。

  不,不是的,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

  我紧紧抓住玄飞轮的手臂,“飞轮哥哥,你可不可以也带我一起去呀!”

  他拍了拍我的脑袋,“我是去护镖,不是去玩,是很危险的!听话!”

  “我不怕!”

  玄飞轮板着脸,“不行!”

  “不行拉到!”我嘟着嘴,假装生气,理都不理他走了出去。

  我不是生气,只是心里有些失落。

  是啊,毕竟啊我们身份不同!我是怎么了?我不是该为他高兴吗?

  我使劲地摇摇头,很快,就摇去心中的郁闷。

  我一溜小跑回了家。还好!娘还没回来!我继续站在影壁前面壁思过。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