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9章 挨打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9 2015-05-10 19:36:39

  梁大人眼神从我身上飘过,看向看热闹的人群,又看了看左右两边的衙役。

  我想:我这话可能说到他的痛处了。是啊,如果丁大人听到风声,退了这门婚事,已梁小姐现在的名声,想要再嫁人很难了。他还不如顺水推舟成全了他们,最起码还能落个好名声。

  梁大人怒极反笑,“好!好一张伶牙利嘴。好,如果丁大人真的解除婚约,我便同意你提的这门婚事。”

  我舒了一口气了,终于说动了。丁大人解除婚约那是肯定的,除非他真的不在乎丢人。丁大人那种身份怎么可能不怕丢人。就算他真的不怕丢人,我可以想办法让他解除。

  以防梁大人反悔,我立即接道:“一言为定!”转过身去,冲着看热闹的乡亲们道:“大家都听见了吧!请乡亲们一起为我作证啊!”

  看热闹的人们都默不吭声,只有玄飞轮叫道:“我可以作证!”

  玄飞轮这话一落,唐心和嘟嘟也附和道“我也可以作证!”

  这时,人群也有三三两两的人附和道:“我们可以作证!”

  我转过对梁大人道:“大人,你可不能反悔了,如果你要反悔可就是失信民了。”

  梁大人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从屏风后面走了。

  衙役张三来到我面前,伸出手来。

  “干嘛?”

  “这都不懂?我们大人忙了这么长时间,你总要拿点辛苦费吧。”

  本来告状是不需要交钱的,也不知是那位贪官想着这么一个点子来收钱。后来,这告状收辛苦费成了惯例了。

  想要我出钱门都没有!“去找梁小姐要去,我是帮我她告状。我都还没找她要辛苦费呢,你反而问我要?要不你帮梁小姐先付了!回去再找她报销去。”

  听了我这话,张三苦着脸,摇摇头,小声埋怨道:“见过无赖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赖的。”

  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这时,娘从人群走了出来板着脸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娘,你怎么来了?”

  车轮子,你怎么办事的?我狠狠地瞪了玄飞轮一眼。

  玄飞轮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是啊,也不能怪玄飞轮,我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娘想要不知道很难。

  娘一言不发,拉着我往外拽。

  一路上娘都沉着脸,一句话也不对我说。娘很少对我这么凶,我也不敢说话,老老实实地跟着娘回家去。

  她一直把我拖到家,默默地开了门,使劲一推我,我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娘啪的一下关上了门,随手拿了一把笤帚,就我身上招呼。边打边斥道:“看我不打死你!”

  我刚刚站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不留神身上挨了几下。

  “哎呦,好疼!娘,你还真打啊!”

  我拔腿就跑,边跑边回过头来问:“娘,干嘛打我!”

  娘不说话,追上来只是要打我,我只好围着院子跑。

  我在前面跑,娘在后面追。我们在院子子转了好几圈。还好我跟着车轮子学了几天功夫,娘始终追不上我。

  娘看追不上我,把笤帚一扔,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活了,养了个不孝女啊。要把她娘气死啊。”

  娘,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呀?

  我慌了,忙捡起笤帚走上前去,“娘,我不跑,你打!你打!别哭了。”

  娘一把抓住笤帚,瞬间止住了哭,站起身来,喝道:“你给我跪下!!”

  我吓了一跳,腿一发软,扑腾跪下了。我的小膝盖哟!

  娘用笤帚指着我的鼻子,“你知道错了吗?”

  我低下头,装着一副乖乖的样子,“我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惹娘生气!”

  “还有呢!”

  “还有什么?”我抬头仰视着娘那张生气的脸。

  “好,我就说给你听。梁大人现在是同意了,焉知来日他不会反悔?你这么个闹法,让梁大人丢尽了脸,焉知他不会报复我们?他要是报复我们,我们还怎么在腾城混?说不定还会丢了命!你不光是得罪了梁大人而且也得罪了丁大人。”

  我听了娘的话,有些害怕了,“娘,有那么严重吗?”

  “哼!就是这么严重!还有经过今天这么一闹,你以后还想嫁人吗?””

  “不嫁人正好!”我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

  “我说我没想多么多。”

  “哼,这回知道厉害了吧,但愿梁大人和丁大人不会和你计较。”娘面露担忧,“实在不行,咱们就搬家吧。”

  “啊?娘,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娘眼睛里闪过一丝怨恨,很快就消失了,恢复了严肃的面孔,“小月,你给我听好了。你爹已经死了!以后不要再拿他说事了,如果再有一次,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我忙不迭回道。

  娘越是生气,越说明传言可是真的!

  娘指了指我家院子里的影壁,“午饭别吃了,去那边面壁思过去!”

  “哦!”

  我家大门开在西南角。为什么开在西南角?还不是为了面对大街。我家门外的大街可是我们腾城的主道,许多要去京城的人,都是从这条出城的。为什么不走东西大街?这里面是有原因的:腾城西面几十里外,有座天龙山,天龙上地势险要即极不好走,关键山上还有伙强人,专门抢劫过往的路人,很多人不敢走天龙山那条道而宁愿多耽误点时间从北面绕过去。

  大门的西面挨着是两间临街的铺面,不过现在是空着的。我小时候记的曾经出租给别人做买卖,可是那人家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娘一生气,把那人赶走了,就再也没有出租过了。北面是三间朝南的正房,东面是两间厢房。东南角是茅厕,南面是柴房和厨房。虽然不大,可足够我和娘住的了。

  厨房左面是一面影壁,影壁上雕着一个大大的“福”字。我娘在影壁前面种了一片鸢尾花,还有两小株海棠。娘喜欢花,我却对花不是很感冒。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