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8章 拉出去打五十大板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35 2015-05-09 19:19:01

  整个县衙瞬间安静了,我不用看也知道,他们一定都在竖着耳朵。

  梁大人回到官阁坐下,面露惊奇,道:“你爹回来了?还要杀你?”

  我心中一笑,原来梁大人也很八卦啊!

  嘴上却说道:“梁大人,我能不能告他呀!”

  梁大人踌躇一下,捋了捋胡子,道:“这样?你详细说来?本官替你做主!”

  忽然,我站起身来,指着梁大人道:“既然父亲谋杀女儿是可以告的。那,我要告梁大人你!”

  整个县衙更安静了,就算我的耳朵这么尖,依然听不到有人说话,甚至连众人的呼吸声也轻了许多。

  梁大人陡然色变,勃然大怒,“大胆刁民,竟敢戏耍本官。再要胡说八道就打你板子。来人,给我拖出去!”

  我看着怒气冲冲的梁大人,心想:看把梁大人你吓的,我又不告你贪脏枉法、欺压百姓。如果要告你这个也不会上县衙来告,那要去上面告。上面?也不能去州府告,你和丁大人是一丘之貉。还真是无路去告!况且这民告官,在没告之前就要先挨五十大板,就算告赢了,也判要徒千里的。谁还敢去告官!除非不想活了。

  这梁大人虽说平时贪点,又喜欢溜须拍马。倒也不是个欺压百姓的恶官。百姓都明白这世上是贪官多清官少,只要不是把自己逼的实在没法活了,也没人去他管贪还是不贪。

  我们腾城县虽然不富饶,人们生活的倒也安定平稳。梁大人虽说没帮腾城百姓办过多少好事,倒也没有祸害百姓。所以,乡亲们觉得这梁大人已经是不错的了。

  我这样大闹公堂,还要告县令,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梁大人居然没有打我板子,看来是顾忌我那个有可能在京城当什么大官的爹。否则,早挨板子了!

  “是!”衙役张三和李四走过了架住我的胳膊,就要把我拖出去。

  还好,我会着防身功夫,三两下就挣脱了出来。张三李四都会着拳脚功夫,比我的三脚猫的功夫强多了。他们没料到我会挣脱,刚才大意了,现在看到我挣脱了,也不客气了,很快我就又被他俩拿住了。眼看着就要被拖出去了,我大喊:“梁大人心中有鬼吧?”

  转过身去,对着站在前面的玄飞轮叫道:“车轮子帮我!”

  玄飞轮黑着一张臭脸,小声嘟囔道:“真会找麻烦!早知道不来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已经行动起来。很快就把我从张三李四手中救了出来。

  将我救出之后,他马上退了回去!

  可能想跟我划清界线吧。真是的,我丢你的人了吗?

  梁大人大声喝道:“什么人胆敢扰乱公堂!走上前来!”

  玄飞轮上前几步,面无表情,“我!”

  梁大人转过头问低声问庄师爷:“他是谁!”

  庄师爷小声回到:“镇海镖局的总镖头玄镇海的儿子。”

  梁大人点点头,温和地对玄飞轮道:“你退下吧。”

  玄飞轮面无表情的退下了。

  果然是:有钱有势人人敬,无钱无势人人欺。

  梁大人冷冷看着我,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本官行的正坐得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心中无愧!你听说过吗?民告官,要先打五十大板吗?你既然要告本官,就不要怪本官无情了!来人!给我拉出去打五十大板!”

  梁大人终于恼了,我那个传说中的爹不管用了。是啊!我都要告他了,他当然不会对我客气了。

  “且慢!”我伸展双臂,挡住过来衙役们,“梁大人,你误会了!”

  “什么误会,打!”

  衙役又要上来按住我,我躲了过去,急忙道:“慢着!大人!你听我说!我不是告知县大人梁新武大人。”我顿了顿说:“而是告梁婉如的父亲梁新武。而且,不是我要告你,而是替梁小姐告。所以我不是要告官,也不是原告,您没有理由要打我!”

  梁大人指着我,半天只说了一个“你”字。

  我继续说道:“我要告你:想要杀害自己的女儿!”

  梁大人面露狰狞,怒道:“胡说八道。我女儿好好家里待着呢!”

  “大人,你女儿是没死。可是,昨天令爱跳湖之事那可是人尽皆知。难道不是你逼的!按照大秦律,杀人者何罪,大人想必很清楚吧。”

  听了这话,梁大人脸上反而平静下来。可能知道我不是告他贪污什么的,而且他女儿也没死。“她又没死。我有何罪?你别混搅蛮缠了。再胡搅蛮缠把你关进大牢!”

  “上天垂怜,梁小姐没死成。可是,你如果还是逼她嫁给别人。难不保她还会寻死。如果在明知道别人会死,还去逼她,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

  梁大人眯着眼,道:“你这是谬论,这是我的家事,还由不得你擦嘴。”

  “是你的家事不错。可是梁小姐已经把婚姻大事交付给我了,我受人之托,当然要忠人之事了。”

  梁大人冷哼一声:“自古婚姻都是父母做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比我更清楚吧!”

  我忙点头,讨好的说:“大人您说的很对。如果梁大人同意了梁小姐和周公子的婚事,不就有父母之命了吗?至于媒人吗?我就是媒人。在这里,我正式代表周清扬向大人提亲,还望大人应允。”

  “我是不会同意的。看在……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赶紧回家吧。”

  “大人就不能成全他们呢?他们那么相爱啊!大人难道非得逼死自己的女儿才甘心。”

  “是我要逼她吗?是她逼我。她已经定下了婚约,还……”梁大人可能觉得有点丢人,说不下去了,

  我接着道:“这样大人就更应该同意了。大人想想,经过昨天你女儿那么一闹,丁大人还会同意这门婚事吗?如果丁大人退了亲,你女儿还有可能有人上门提亲吗?我劝大人还是答应吧,这样即可以成全你女儿的一片痴心,又能挽回你的名声。还望大人三思!”

  梁大人听了阴着脸,沉默不语。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