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7章 告状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7 2015-05-08 19:36:37

  “咣——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更夫的打更声。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的吆喝声随后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里。

  已经三更了!我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怎么才能说服梁大人?怎么办好呢?

  唉!别说说服梁大人了,我们升斗小民就是连见一面梁大人都不容易。我要是直接找上门去,别说不会让我进去了,就算让我进去,我说了来意,还不一样把我赶出门外!怎么样才能见到梁大人呢?

  要想见梁大人?除非……

  好!就这么办!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匆匆吃了早饭也没和娘打招呼就去找玄飞轮了。

  娘昨天回来后到现在都没理我,她真生气了!生气就生气吧,我忙完我的正事,再回来认错吧!

  来到玄飞轮的房间,玄飞轮没在房间,听琴剑说玄飞轮去精武堂了。我忙从走廊去精武堂找他,还没走到精武堂就看见玄飞轮迎面走了过来。

  玄飞轮可能是刚练完武,额头沁出些许细小的汗珠,我忙上前去拿出自己的手帕,随手帮他擦了擦汗。

  玄飞轮脸上有些不自在,不过没有阻挡,任由我帮他擦汗。

  我帮玄飞轮擦完了汗,看着玄飞轮笑。

  “小月老,你无事献殷勤……”玄飞轮后退一步,“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顿了顿说道:“我要去县衙告状。”

  玄飞轮吓了一跳,忙拉我了问道:“告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告状?告谁?”

  “这你就别管了,你帮不帮我?”

  “咱们这关系,当然要帮你,不过你得给我说清楚,我糊里糊涂的怎么帮你。”

  “你呢就帮我召集一下乡亲们,让他们都去县衙旁听去。人越多越好!你也去,去了你就知道了!”

  “要那么多人干什么?”

  “你不用管,我先去了。”说完我拔走就走。

  我走了两边,又折回来道,“千万不要让我娘知道了。”

  “好!哎!你先别走了,你说清楚!喂……”

  车轮子还在说着什么,我回头冲他喊道:“你别问了,快去吧!”

  我离开玄飞轮家来到了城中的县衙,县衙坐北朝南,气势雄伟。大门两边的墙向外一撇呈八字。

  “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今天我无钱也无理,我就是要进去!能怎么样!

  大门外左右两边放着一对石狮子,大门上有幅对联:

  从来清白无遗漏,自古贪争有后殃。

  大门很气派,面阔三间,中间是过道,左右各有一个梢间,东梢间的前半间放着一面大鼓,就是喊冤鼓;西梢间的前半间立着两块石碑,上面刻着“诬告加三等,越诉笞五十”。

  这喊冤鼓是不能乱击的,只有重大的冤屈才能击鼓鸣冤,并且只能击三下,否则就要挨板子了。

  我无钱也无理,又要击鼓鸣冤。真不啻于摸老虎的屁股了!多亏有车轮子,否则我还真不敢!

  我紧紧盯住喊冤鼓,竖着耳朵。

  远远听到有一群人向这边走来了。

  来了!

  我走向前去,拿起鼓槌朝着大鼓,“咚-咚-咚”使劲敲了三声。

  鼓声震耳欲聋,我心中后悔:忘了用棉花塞上耳朵了!

  县衙四周迅速聚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都像看猴子一样看我。除了玄飞轮、唐心、庞嘟嘟他们。

  里面有衙役走了出来,我忙大喊:“冤枉啊!冤枉啊!”

  “什么人在此喊冤。”

  我忙指指自己,道:“我!!我要告状。”

  “有何冤屈!”

  “我见了梁大人才说。”

  “进来吧!”

  我老老实实的跟着衙役进了县衙的大门来到县衙大堂,后面的人群也跟着进了门,挤在大堂外看热闹。

  我被衙役带到了大堂,梁大人此时身穿官服,头戴乌纱帽,坐在官阁上正气凌然的看着我。他的身后是一个屏风,上面绘着山水朝阳图,屏风上面悬着“明镜高悬”的匾额。

  梁大人一拍惊堂木,“升堂!”

  两边的衙役齐喊:“威武!”拖着长长的后音。

  “堂下何人?有何冤屈,细细讲来,本官一定替你做主!”

  我忙跪倒在原告石磕头,道:“知县大人在上,民女刁小月给青天大老爷磕头,民女要告民女的父亲!”

  “什么?告你爹?”梁大人愣住了,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庄师爷。

  庄师爷有五十多岁,是本地的秀才,在县衙干了好多年师爷了,梁大人的上任丁大人当县令的时候他就是师爷。

  庄师爷走到梁大人身边,贴在梁大人的耳边道:“她是城北媒婆刁巧巧的女儿。据说他爹十几年前就死了。不过也有人说他爹在京城当了大官,负心抛下她们母女。她可能是听什么传言了吧?”

  梁大人低声嗯了一声,又低声问道:“大官?什么大官?”

  “谁知道了呢?据说官不小!我看大人这件事还是别管了。找个由头打发了她的好。”

  身后瞬间响起了窃窃私语,其中有两个邻里的对话,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

  “他爹不是死了吗?”

  “不是的,听说他爹十几年前去了京城,再也没回来过。好像在京城当了大官。”

  “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都过去那么多年,大家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

  我心中冷笑,娘的故事是果然真的!好一个负心薄幸之人!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我拢了拢心神,哭诉道:“我要告我那个不负责任的爹!他干嘛死那么早,丢下我和娘两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受尽欺辱。请青天大老爷替我做主啊。”

  梁大人一拍惊堂木,扬声道:“公堂之上不得妄言,哪有告故去之人的道理。本官念你年小,不定你的罪,赶紧回家吧。退堂!”

  梁大人说着站起来了就要走。

  我忙说道:“大人您先不要走,要是我爹没死我能告吗?”

  “胡说什么,你爹不是早就死了吗?就算没死,哪有女儿告自己的父亲的,那是不孝!再闹公堂,打你二十大板。赶紧走吧!”

  “那,如果我爹要杀我,我能不能告他!”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