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3章 玄飞轮的秘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5 2015-04-25 17:30:00

  是谁气着车轮子了?这小子虽然脸臭、说话难听,一般情况下是很少生气的呀?是谁把车轮子气成这样?啊!不会是我吧?不应该啊!我不就是开句玩笑吗?

  我忙问琴剑:“他看起来很生气吗?”

  “是啊,脸冷的都能刮下一层霜来。”

  “……”

  好吧,我今天是彻底惹着车轮子了,怎么办?

  “我去劝劝他,他在哪?”

  琴剑笑道:“你去最好不过了,你的话少爷还听些。”

  拉倒吧,他才没有听我的话呢。是我有事找他帮忙,他要是不帮,我就老在他身边念叨,他是烦不过,才无奈的答应了,好吧!

  他说着拉着我的胳膊,又小声说道:“少爷一进来就问我总镖头在哪里?我说在精武堂,他黑着脸去精武堂找总镖头了。你说他不会是在哪受了气,要总镖头替他出气吧?”

  “应该不是啦?车轮子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呢。在精武堂啊,那我去找他了。”

  一定不是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去找玄伯伯吗?

  我想走,琴剑又拉住我。

  又拉我干什么?我有些着恼,“你是怎么回事,有事不能一次说完。又拉我做什么?”

  琴剑扑哧一笑,抿着嘴道:“哪里是我没一次说完?是小月你心太急了,你跟少爷吵架了?”

  “哪有!哪有!”我忙否认,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哦!差点忘了!我刚才想说:我本想跟着少爷进去的,少爷不让我进,就让我在院外等着。”

  “为什么不让你进去?”

  “我哪里知道?所以觉得奇怪嘛?想提醒你一下,要不你也在门口等着。”

  我瞪他一样,“我去院子里等着。”

  琴剑看着我直笑,笑的我有些发毛,我忙赶紧出了走廊,从拱门进了精武堂。

  精武堂的院子里有一个小型的练武场。四周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何止十八样。

  进了精武堂的院子,本打算去院子的凉亭里等着玄飞轮出来,没想到有人抢先了。

  钱伯伯正坐在石凳子上喝茶,石桌子上还有四小碟点心。

  我忙走上前去,向钱伯伯问好好:“钱伯伯好!”

  “小月啊,你又来找飞轮玩啊。”

  我双眼盯着点心,口水都快下来了,钱伯伯,你怎么不请我吃呢?

  撅着嘴答道:“是啊!是啊!”

  钱伯看我的样子,哈哈一笑,道:“飞轮啊,现在和老爷在屋里谈事情呢!小月,你先在院子里等着吧!呐!这有点心你随便吃啊!”

  不吃白不吃。拿起点心,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吃!

  “爹,我不委屈!我只想知道原因!”屋里玄飞轮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到我的耳朵里。

  冤枉啊,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偷听的,谁让我的耳朵特别灵了呢?再细小的声音都逃不过我的耳朵。他们说话的声音绝对很低很低,他们是特意压低了声音说的。我想除了我别人是不可能听到的。我相信连钱伯伯都未必听的到。

  “你委屈是应该的。每天让你装成没用的样子,你一定很不高兴,一定感到窝囊。飞轮啊,你要明白爹的苦心。”

  “请爹告诉我。”

  “好吧。我告诉你,你是我们镖局的秘密王牌。王牌,只有在关键时候才能用,才能出奇制胜。所以我要雪藏你。”

  “我还是不太明白。”

  “你想想,在走镖时,如果有人要劫镖,那高手肯定去围攻高手。如果你过早的露出锋芒来,他们的重点肯定都放在你身上,会为了对付你,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来,你肯定就成了众矢之的。而现在没有人知道你身怀绝技,到时候如果有非常重要的镖,你扮作伙计跟着,那些劫镖人,不会想到我们镇海镖局还有这样一个高手。这样一定会出乎他们意料,从心里上他们就害怕了,这样就能保证镖的安全了。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爹,那我可不可以跟着冯叔他们走镖?”

  “再等等。”

  “为什么不行?我不出手就是了!爹,我想出去长长见识。”

  “还不到时候!等有了非常重要的镖要走,一定让你去!”

  “那……好吧。”

  “飞轮,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你不会是起来好胜心,想出人头地了?”

  “我才不稀罕呢,我只是不想让某些人看不起!”

  “没有就好。你还是太年轻了,只要心中坦荡荡,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飞轮啊,你要记住习武是为了声张正义、强身健体的,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欺负弱小的。”

  “爹,您都说了八百遍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刚才听见小月来了,你快去吧。”

  “她又没什么正经事。不用理她!”

  我表面上不露声色地低着头吃点心,而心中早已波涛汹涌了。真恨不得马上跳起来大叫几声。

  啊!天啊!天啊!天啊!玄飞轮竟然是武林高手啊。你……你……居然是故意装作一副草包的样子!你居然这样骗我。大骗子车轮子!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身边居然有这样一个免费的高手保镖。我是走了什么****运!

  车轮子,听你的语气,你还生气呀!我不过开个玩笑至于吗?唉!这玩笑真的是不能乱开呀。我以后一定好好供着你,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呀!

  “你们吵架了?你们两个……真是没有一天不吵架的。回过头来,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她是女孩子,你让着点人家嘛!”玄伯伯,你说的真对呀!回头一定好好谢谢你。

  “哼,她哪里像女孩子?爹,那我出去了。”

  “嗯!去吧。”

  车轮子要出来了,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改变我在你心中的形象。

  “飞轮哥哥!”我看玄飞轮出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玄飞轮抬起头了,用他那高傲的下巴冲着我,“你来我家干什么?”

  “我来跟你道歉啊。”

  玄飞轮眯着双眼,冷冷地说:“道什么歉?”

  “所有的歉,从小到大的歉!你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让我上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打狗我绝不骂鸡!你让我上天我绝不下地,你让我……”

  他拿手在我额头上一摸,诧异道:“没发烧呀!”

  我忙抱住玄飞轮的大腿,痛哭流涕着,“我错了,飞轮哥哥,你千万不要生小月的气呀?”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