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2章 镇海镖局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6 2015-04-24 17:27:05

  听到说话声,我才想起我还没看看是谁差点撞了我?

  我看向说话之人,一个穿蓝衣美貌的……男子?如果说是男子的话,怎么如此漂亮?不对,是女扮男装吧?如果说是女扮男装的话,又为什么声音如此低沉,身材高大?那人长着一张瓜子脸,皮肤似雪,修长的柳叶眉,含情脉脉的桃花眼,玲珑精致的鼻子,娇艳的红唇。真个儿是妩媚动人、颠倒众生啊!唉!我若是能长成这样就好了!好羡慕啊!

  姑且把“他”当成男子吧,他现在正站在那匹差点撞上我的肇事马旁边。肇事马上面坐着一位穿着华服的男子,那男子带着斗笠,斗笠下垂着薄纱,看不太清长相,只隐隐能看到一双冰冷深邃的双眸。光从衣着来看,此人一定非富即贵。

  戴斗笠的男子淡淡的道:“没事!”

  这两人身后跟着十几匹马和十几个人。此时,马上的人都下了马,站在自己的马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每个人都带这兵器,看样子功夫应该不弱。

  美貌男子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来,扬起尖下巴,盛气凌人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站在路中间不走了,惊着了三爷你可担当不起!”

  什么嘛?你们骑马骑得太快了也不对好不好!你以为你长的漂亮就可以欺负人吗?我可不是花痴!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是你们骑得太快了好不好?你们吓着我了,你们要赔偿我。”说完我往地上一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飞雪,我们还要赶路!快点解决!”被称做三爷的那个华服男子说道,声音有些急躁。

  飞雪?难道“他”是女的?他还说什么?快点解决?要杀人灭口不曾?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应该不敢吧,再说了镇海镖局中高手有的是,大不了我往镇海镖局跑。

  那个叫飞雪的狠狠地用他那讨厌的桃花眼瞪了我一眼,拿出一锭银子,撇撇嘴道:“给,算你们运气好。我们着急赶路,否则,就没这么好的事了。快让开!”

  还好!还好!不是灭口!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刚想接过银子,玄飞轮走向前去,一把打落了那个飞雪手中的银子。“谁稀罕你们的银子,是你们差点撞了人,你们应该道歉。”

  他一个人对面十几个人居然丝毫不怯懦。虽然他武功不怎么高,没想到还这么有骨气,平常小看他了。我可爱的车轮子,你真是我的铁哥们!

  三爷听了这话,那双冰冷的双眼,凌厉的扫了玄飞轮一眼,没有说话。反倒是那个飞雪的有些恼怒,“你们胆子倒不小,居然敢叫三爷道歉?”

  他身后的十几个大汉“哗啦啦”一个个都亮出了兵器,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好像在炫耀着什么。

  “车轮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让他们走吧。”

  我忙拉开玄飞轮,让出了大路。

  三爷和那个飞雪还有十几个大汉,一起上了马,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一行人,策马扬鞭、扬长而去。

  看来真有急事,出了这样的事,依然还骑的这么快。

  我忙捡起地上的银子,足足有二十两呀,真大方!赚了!

  玄飞轮鄙夷的看着我,“小月老,你就是贪财。”

  我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知道什么,我哪是为了钱啊!你没看见吗?他们都带着兵器呢,就你那武功,要是真打起了来,你能打的过吗?我是为你着想,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玄飞轮的脸拉的老长,“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他们?”

  “就你那功夫,谁不知道啊!”我随口一说。

  玄飞轮脸上一变,哼了一声,丢下了我,回家了。

  又生气了,玄飞轮你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了。以前没有这么小气呀!不行,我得去看看!

  我赶忙来到玄飞轮家。玄飞轮家很大,以前我可没少来,都快像自己家一样熟了。

  镇海镖局是腾城唯一的镖局,也是我们这方圆百里最大的镖局。在江湖上说起镇海镖局,那也是排的上号的。

  镇海镖局的东家兼总镖头是玄飞轮的爹玄镇海。听说玄伯伯以前是京城有名的捕快,不知为什么开起了镖局。玄伯伯只有玄飞轮一个儿子。听说玄飞轮的娘在生他的时候难产,生下来玄飞轮就撒手人寰了。没想到玄伯伯那么长情,这些年一直一个人。娘好几次都劝他再找一个,他总是摇头。

  镇海镖局有五名镖头,他们是镖局的顶梁柱,那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分别是:闪电拳冯彪,追魂腿楚毅,寒银枪杨第,连环刀曹夏,无情剑韩天。武功最好的当数无情剑韩天,他是镇海镖局的第一高手。

  一名大掌柜钱进,钱伯伯那是眼明心细算盘精,有一副火眼金睛,看货不走眼,估价不离谱。他只要一看货,就知道货值几何,该收多少护镖费。上下里外那是打点的妥妥当当,能省的他也绝不会浪费。

  此外还有十几名镖师,都是练家子。其他还有一些押镖的趟子手伙计杂役等,不能尽数了。

  镇海镖局分为前中后三个院。中院最大,后院其次,前院最小。

  前院是迎客厅,是专门接待雇主的。

  中间是勤武院,主要是镖师和伙计们练武和住宿的地方。勤武院中间是一个宽大的练武场;左面是精武堂,是玄伯伯和五个镖头的练武处。在练武场和精武堂的院子中间有个走廊。走廊从前院一直通到后院。

  后院就是玄家人的住处了。

  我进了镇海镖局,打算从走廊直接去后院找玄飞轮。刚走到练武场和精武堂的拱门处,就看见玄飞轮的小跟班琴剑正趴在拱门处往精武堂院内偷看。

  琴剑是玄飞轮的贴身小厮,和玄飞轮年纪差不多,从七八岁就跟着玄飞轮了,琴剑聪明伶俐、会着拳脚功夫。

  我悄悄走近他,猛地一拍他的肩膀,“喂!看什么呢?”

  琴剑吓了一跳,看见是我,松了口气,嘻嘻笑道:“吓了我一跳!小月,你就不能女孩一点吗?你应该像心心姑娘学学!”

  我白了他一眼,“切,那多没意思。车轮子呢?”

  他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小声说道:“少爷刚刚回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很不高兴。少爷平时虽然脸臭了些,可这次看起来不一样,我觉得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你说是谁气着他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