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1章 生气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8 2015-04-23 17:31:41

  难道他们也知道我首战告捷,特地来祝贺我的吗?你们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哎呀!你们来迎接我凯旋归来吗?”

  “少臭美了!我们是来看你,被人家赶出来哭鼻子的囧样子!”车轮子,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小月,恭喜你正式上任成为媒婆!”还是嘟嘟会说话!我听着也高兴!

  “谢谢嘟嘟,你们三个的亲事以后就交给我了。怎么样啊?”先预定上,省得跑了。

  “好啊,小月,你现在就帮我物色一个吧!”唐心笑道。唐心今年已经十六了,确实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也不是没人上门提亲,只是没有特别好的,所以还没有定下来。不过,唐心年龄也不算大,倒也不用特别着急。

  “我看算了吧,自己还没人要呢,还帮别人说媒?先解决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再说吧!”车轮子,你不拆我的台,会死吗!

  我们大秦国的风俗女子的成婚年龄是十五岁到二十岁。如果过了二十还没定下了,那就不好找了。

  他说的也没错,我今年十五岁了,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就是没人上门提亲。不对呀,我不就是媒人吗?还要别人提吗?

  “车轮子,你这话说的不对,我还要别人说吗,我自己不就是媒妁吗?你等着瞧,我一定会为我自己说成一门天下最好的媒。”

  “咦?天怎么黑了。”玄飞轮仰起头来看天。

  “天没黑呀。”我抬头看看天,艳阳高照,哪里黑了?

  玄飞轮接着说道:“哦,原来是小月把牛吹到天上去了。”

  车轮子,你小子找事是吧!

  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让你们嘲笑我,我把玄飞轮拉到唐心的面前。

  “心心,你还要找别人吗?这不是现成的。你看我们家飞轮,是要模样模样,要身材要身材,要家世有家世。那是家财万贯、一表人才,又是武林高手。上哪找这么好的呀。你说怎么样?”

  “死小月,你胡说什么。看我不打你!”唐心看来真的生气的,脸都气的通红,上来就要打我。

  一不小心,我身上挨了几下。罢了!原来你不喜欢车轮子呀,算我白操心了。

  玄飞轮黑着一张臭脸看着我,看样子要把我吃了。

  我是为你好,好不好?不领情算了!

  “心心,你别生气了,我开玩笑的。”我忙说。

  唐心的脸更红了,睨着眼看我,显然还在生气。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好心没好报。

  玄飞轮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小月老!我的事就不要你瞎操心了。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的。”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玄飞轮不用我,我还怎么挣他家的钱啊。“飞轮哥哥,你别生气。我再也不开你玩笑了。”

  “哼!”他冷笑一声,理都不理我。一抬脚,回自己家去了。

  唐心一看玄飞轮走了,脸上更是讪讪的,也走了。

  “小月,有时间一定帮我留意着,一定帮我说一个呀!”庞嘟嘟说道。

  “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挑一个好姑娘的。还是嘟嘟好,你看他们两个,真是好心没好报。”

  庞嘟嘟笑道:“他们是不好意思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嘟嘟,我要回家了给我娘说说今天的情况。我进去了。”

  回到家我陈家的情况和娘说了。娘表扬了我一番,我心里美滋滋的:我终于成为媒婆了。

  车轮子,你真的生气了吗?如果你真的不让我当媒人的话,那岂不是要损失一大笔礼金。不行,我得去看看,他真的生气了吗?

  刚出了门,就看见玄飞轮站在他家门口望着我家门口发呆。看见我出来了,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好像在等这什么。

  他难道在等我去跟他道歉。我气不打一处来,不就是开句玩笑吗,干嘛这么生气?

  唉!谁让我有求与他。好!我跟你道歉!

  我走向玄飞轮,走到一半,心中一阵恍惚。忽然觉的此时的玄飞轮和平常的玄飞轮,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到底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总之,就是怪怪的。

  正值正午,烈日当空,行人并不多。

  此时,唐记糖果店内的一位顾客在说:“老板娘,给我来二斤糖。”;猪猪肉铺在剁排骨,“砰砰”声响个不停;前面不远的天天鲜酒楼一个店小二在说:“客官,楼上请。”其中还夹杂着喝酒划拳、推杯换盏的声音。

  此时,天上有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远处传来嘈杂的马蹄声;镇海镖局有人在练武,兵器的撞击声乒乓作响。

  我的耳朵尖,也不是多远都能听到,只能听到我周围几丈远的地方。如果多远都能听见,那我还不得疯了,我晚上怎么睡觉!就像刚才,糖果店里的声音,肉铺里的声音、天上的鸟叫、马蹄声、一般人都是能听到了。而玄飞轮的冷哼、天天鲜酒楼里的声音、镇海镖局的声音一般人就可能听不到了。

  “小月,小心!”

  车轮子,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嘶!”响亮的马叫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差点震破我的耳膜,中间还夹杂着无数的惊呼声。我转头一看,妈呀!吓死我了,一头高头大马硬生生的停在我的身边,只有两个后蹄着地,前蹄高高抬起,眼看着这马就要放下它那结实的前蹄了。很不幸的是,我此时正在它的前蹄下。

  快跑了,再不跑就没命了!我的腿怎么抬不动?完了!完了!谁来救救我!

  就在这时,仗义的玄飞轮像闪电一样迅速飞了过来,把我拉开了危险之地,这一切不过就在一眨眼间。没想到玄飞轮的反应这么快!如果没有玄飞轮,今天我不就算侥幸不死,也得残废。

  我看向玄飞轮,他双眉紧蹙,英气逼人的俊脸上满是关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露出担心的神色。此时的玄飞轮是那样高大,是那样的威武,我不由心声感激。

  玄飞轮看到我没事,松了一口气,责备地说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走到一半不走了?刚才多危险!你不要命了!”

  我的感激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车轮子就是车轮子,你就不说点好听的吗?

  我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只听左边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响起:“表哥,你没事吧?”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