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9章 谁家有女初长成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43 2015-04-20 17:30:00

  十年后。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一切不过白驹过隙间,我和玄飞轮、唐心、庞嘟嘟都长大了,但我们依然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特别是玄飞轮,虽然他还是整天和我拌嘴吵架,偶尔还会打我屁股。可谁也不如我们要好。

  唐心呢,越大越漂亮,性格乖巧,和她一比,我简直太刁蛮了。开玩笑了,我一般情况下还是很乖的。

  庞嘟嘟呢也没有小时候那么胖了,不过我们还是叫他胖嘟嘟。习惯了嘛!就像他们还是叫我小月老一样,就像还是叫玄飞轮车轮子一样。

  玄飞轮这个草包,别看他小时候那么有练武的天赋,谁知道越大越倒褪。整个腾城人都知道,镇海镖局的少东家是个草包,武功那时白给,一个三流的低手都能打败他。他比我、唐心、庞嘟嘟强不到哪去!我们怎么也会武功?我们呀,其实不算会,只不过跟着玄飞轮学了点防身的功夫,省的出去被人欺负。嘻嘻!绝对不是去欺负人!我保证!

  他现在的武器可不是当初那个铁轮子,他爹专门用一块稀有的玄铁给他打造了一副全新的飞轮,每个轮子上都带着三把像半个月牙似的弯刀,那外挂的弯刀别看小,却十分锋利,可以说是削铁如泥。

  不过,这个全新的飞轮,我从来没见他用过,他也从来不给外人看,他只给我看过一次,连唐心和嘟嘟都不知道呢。他平常还是用他小时候的铁轮子。他为什么不用新的?我觉得他肯定是武功太差,怕用新飞轮伤了自己,那就丢人丢大了!

  “小月!小月!”

  呀!娘叫我了!

  “哎!来了!”

  “准备好了吗?”

  “我早就准备好了,咱们快走吧!”

  娘现在每次去说媒都要带上我,说让我好好学学,准备以后让我也当媒婆。虽然媒婆在我们这里不是什么好职业,属于下九流的行当。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也许是受了娘的影响吧。当我看着一对对的有情人在自己的说和下成为夫妻,心里美滋滋的,那是我莫大的骄傲。

  “你错了,不是我们,是你自己!”娘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娘,你什么意思?”

  “小月,你也不小了,该独当一面了。这次这个很简单,我已经去过了,已经说和成了,陈家也同意了。这次你只要带着方家人去陈家送送礼,并问问陈家女儿的生辰八字就可以了。哝,你方婶在院子等着你呢,快去吧!”

  什么?让我自己去?我还没准备好呢!

  “娘!你让我自己去吗?我行吗?”

  娘上上下下看了我好几眼,笑道:“这是我们家小月吗?我们家小月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呀!”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娘,你就别开玩笑了。方家人愿意吗?”

  娘瘪嘴一笑,“方家人刚开始当然不愿意,在我的极力推荐下,终于同意了。”

  “你是怎么说的?”

  “我说这次不收钱。”

  是这样啊,还说对我信心,这分明就是赔本的买卖嘛!娘,你居然也肯做赔本的买卖?

  “娘,这样不赔了吗?”

  娘拍拍我的脑袋,“为了小月,赔就赔了吧。”

  我心中有一丝丝感动,不过很快就被心中的忐忑不安给淹没了。

  “娘,你说我真行吗?我去了,还不把我赶出来?”

  娘扑哧一笑,道:“怎么不行啊,你是谁呀,你是小月老啊!还有你办不成的事吗?”

  说的也是,我是谁啊,我是月老我怕谁!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走马上任了,不,是正式成为媒婆了。

  我们这里呀,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亲必有媒婆,所以我永远也不会失业的。

  还讲究什么三书六礼,很是繁琐。某一男家欲与女一家结亲,男方先遣媒人往女家送礼提亲。若女方有意,男方则派媒人正式向女家求婚,并携带一定的礼物,经过女方家同意后并带回女方的生辰八字。男方便将带有双方生辰八字的庚帖置于神前或祖先案上请示吉凶,双方并没有相冲相克的话,婚事才算初步议定。纳吉之后,这时男方才正是下聘礼。下完厚厚的聘礼之后,双方再商定婚期。最后举行大礼,这才正式成为夫妻。

  当然,这些礼数都少不了我们媒婆在其中穿针引线、牵线搭桥。还有男方的每次上门都要备上厚礼。为什么?空手而去多没诚意呀!

  我只是简单的说了说,就这么麻烦了,其中的小礼,那更是不胜枚举,麻烦着呢。真搞不懂,要这么多虚礼干什么?你说什么?要是没有这些虚礼,你们媒婆不就失业了?不会,不会!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这男女总要成亲对不对,你说我们会失业吗?

  这次的男方是城南开药铺的方家老大方诚孝的大儿子方学义,女方是城西开米铺的陈财源的二女儿陈青青。这方家和陈家都算是我们腾城的大户了,算起来,他们正是门当户对。我娘已经去过陈家了,陈家也同意了这门婚事。我要做的就是带着方家人去陈家送礼,并带回陈家女儿的生辰八字。

  方家来的方家老二方诚顺的媳妇,和两位下人。方学义为什么不去?按礼数他是不能去的。

  我忐忑不安带着方家人来到陈家,陈老爷和陈夫人两人已经得到消息,迎了出来。陈老爷五十多岁,身材偏瘦,面露精明,一看就不是好说话之人。陈夫人倒是面善,笑容可掬,应该好说话吧,不过也不一定,人不可貌相啊!

  陈老爷和陈夫人接下了方家送来的礼,双方寒暄了几句。

  陈老爷回头看到我,有些诧异,和陈夫人对看一眼,问道:“怎么是你来,你娘呢?”

  我忙笑脸相回:“我娘在忙,所以我替她来了。”

  当然不能直说了,那还不把我赶出去!

  陈老爷脸色有些难看,转过头去小声对陈夫人道:“这不是胡闹吗!让一个孩子来。这刁巧巧怎么办事的,看不起我们家吗?”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谁让我耳朵好使呢。有什么当面说好不好?在背后说算什么?

  不过,我只能装作没听到。

  “陈老爷,请问陈小姐的八字是……”我装傻问道。

  陈老爷转过头,阴着脸看着我不说话。

  什么态度,好吧,我猜到会是这种情况了。

  陈夫人看着我,面露微笑,说道:“小月呀,成亲这个件大事,不能这么草率的。这样吧,今天呢,你先带着他们回去吧,等明天你娘来了再说吧。”

  我今天若是就这样走了,那以后还怎么还媒婆界混,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走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