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8章 几人称谢几人怨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1986 2015-04-19 12:30:07

  这天,娘出去了。不用问,肯定是给谁说媒去了。

  我和唐心在我家院子里玩朱蜻蜓。这竹蜻蜓是由一个横着的竹片和一个竖着的竹棍组成。横着的竹片左右两边各削一个相反的斜面,当中有一个小孔,在小孔中插上一个笔直的竹棍子,用两手搓转这竹棍子,竹蜻蜓便飞上天了,可好玩了。我把竹蜻蜓放在双手的手心里,两手一搓,竹蜻蜓“嗖”的一声飞上了天,我和唐心高兴的跳了起来。不一会了,竹蜻蜓掉了下来。唐心屁颠屁颠的去捡了,她捡起来用双手一搓,竹蜻蜓又一次飞上了天。我和唐心轮换的玩,没有玄飞轮的事。

  好吧,是玄飞轮不屑玩。我承认,这竹蜻蜓还真的不能和他的铁轮子比了。他鄙夷的看着我俩,忽然一扬手,我俩赶紧低下头。那两个铁轮子仿佛听的话似的,一起飞了出去,在院子里转个弯,从我和唐心的头顶上飘过去,又飞回他手里。

  自从那天他不小心砸到赵金玉后,这是他研究出来的新玩法。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倒挺厉害,居然没几天就能让飞轮飞回了。不过,他这种小把戏我们见怪不怪了。理都不理,继续玩我们的竹蜻蜓。

  “喂!你们俩好歹给点反应啊。”玄飞轮不甘被忽视叫道。

  “车轮子,你就不能玩点新鲜的吗?真没劲!”我看都不看他,随口说道。

  “小月,别理他!咱们玩咱们的。”唐心道。

  “小月老、糖果果,你们等着瞧!等我成为天下第一,到时候别围着我转,别来求我罩着你们。”

  车轮子你太自恋了吧!

  我们俩一起向玄飞轮做了个鬼脸,继续玩我们的。

  “刁姨在家吗?”我抬眼一看,一脸春光明媚的张子成来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我娘没在家。”说完继续我们的。干嘛打扰我们玩游戏!

  “你们三个,看看这是什么?”张子成说道,从身后拿出一个篮子。

  我们三人一起看过去。

  哎呀!桂花糕、玫瑰酥、豌豆黄……这么多好吃的!我的眼睛亮了,谁让我是个吃货呢。

  “真的是送给我们的?”我相信我的样子一定很没出息。可是人家真的很想吃嘛!

  “是呀,是送给你们的。”张子成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我也不客气了,拿起一块点心就往嘴里塞。

  真好吃呀!

  玄飞轮和唐心看见我吃了,也不甘示弱,一起大快朵颐起来。不一会儿,张子成带来的点心,就被我们吃了大半。

  看的张子成是目瞪口呆。说道:“你们慢慢吃,吃完了,我再给你们买!”

  有钱人就是大方,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好啊,好啊!你快去吧!”我边点头边嚼着桂花糕边说道。

  张子成一愣,道:“我这就去!”

  “哎呀,张少爷来了。”娘那势利的声音响起。娘,我能不能装作不认识你!

  “刁姨,我特意来谢谢你。”张子成看见我们三人不友好的表情,忙又道:“还有小月她们。”

  他无非就是谢谢娘帮他说成了这桩婚事。事情办完了,他就走了。当然又从唐心家买了一些点心,他若不买我们怎么能答应呢。

  “刁巧巧,你给我出来!”张子成刚走不久,有人在门外叫嚷。

  “谁呀!”娘从屋里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脸色挂满笑容。

  娘开了门,是安大娘,她怒气冲冲,右手叉着腰,左手指着娘的鼻子,“刁巧巧!你怎么给我女儿说的媒。”

  “安大嫂,你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那多不值!怎么了,你们不是都很满意吗?”娘赶紧陪笑脸。

  “对方手有些不好,你怎么不告诉我!”

  “小月老,你娘惹麻烦了!你还不去帮忙!”玄飞轮冲我挤挤眼。

  “放心,她能解决!”如果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怎么当腾城第一媒婆!

  ……

  “不行,你把我们家的礼金还回来。还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当初可是你们双方都愿意的。”

  “那你没告诉我,他手有毛病。”

  “你家若花不是也那个什么嘛!”

  “那……那是人家不嫌。”

  “人家不嫌,你还嫌人家,不好吧。”娘说完,拉了拉安婶,小声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这妆姻缘可是月老牵的红线呢!”

  “你这说的什么意思?”听的安婶一愣一愣的。

  “你不知道吗?这天下的姻缘都是月老牵好了红线,我不过是月老的代言人而已。实际上都是月老他老人家安排的。你真的不能怪我。”

  娘的脸皮真的够厚的啊,我得好好学着点。

  “你说的是真的!”

  “就在前面不远,还有一座月老祠呢!你不知道吗?很多年轻人都去哪里求姻缘的。你们家若花,没去过吗?”

  “她好像去过……”

  “是吧!”

  真数不清,这是月老第几次帮娘挡事了。月老,你好冤啊。

  “这个什么月老,乱牵什么红线!真是……”安大娘骂骂咧咧的走了。

  娘看着安大娘走了,小声嘟囔着:“什么不知道?明明很满意人家。分明是就是想把谢礼再拿回去!你想的美!”

  “小月老,你挨骂了,你怎么没反应了,不像你的风格呀!”玄飞轮说道。

  “她骂的是月老好吧,又不是我。”我白了他一眼,他就是一个不嫌事多的主。

  “你不是小月老吗?”

  “她没骂小月老啊,她要敢骂我试试!”

  “你要怎么样?”

  “我骂回去!”

  “切!”他两人一起啡之以鼻。

  “要不然呢?我还和她打起来吗?我也不是个呀!”

  “你倒有自知之明。”玄飞轮道。

  “哼!一边去。”我们继续玩我们的竹蜻蜓。

  这种事,每隔几天就会上演一次,我都习惯了。

  唉!媒婆这个职业,真正是不容易。真是有人感谢有人骂啊!娘,你真不容易。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