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7章 大人好难懂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1919 2015-02-25 21:56:08

  我吃完饭娘还没有回来。我就去找玄飞轮、唐心、庞嘟嘟他们玩了。玩到天黑了,才回家。

  娘每天忙的很,才没时间管我呢,我爱玩多久就玩多久,她从来不管。

  我回到家时,娘已经回来了。娘见到我回来了,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对我说道:“成了!成了!你安大娘同意了!赵家也同意了!明天,我安排了赵金玉和安若花两人到咱家来见个面!”

  娘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看到娘的笑脸,我感觉很不好。

  “小月,明天赵公子来了,你去找飞轮、心心他们玩去。好不好?”

  “不好!”娘,你打什么主意?

  “为什么不好?”

  “我要帮娘嘛!”我笑嘻嘻地说道。

  娘宠溺地拍拍我的头,开心地道:“小月有这份心就好了。明天的事十拿九稳了,就不用我们小月出手了。”

  娘,你是怕我给你添麻烦吧!“娘,我老老实实的呆着,保证不添麻烦,好不好?”

  “不行!”娘一口回绝。

  哼!不行拉倒!以后别让我接你的班了!

  第二天天一早,安若花和安大娘就来敲我家的门。真是心急呀!安若花是我们城北有名的豆腐西施,今年快二十了。长的十分漂亮,就是右腿有些跛。也不是没人向她提亲,可是她心气高,不甘心嫁给一般人,所以就拖成老姑娘了。现在心气虽没那么高了,一听说有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也不矜持了,大清早就来到我家。

  娘特意交代安若花:千万不要走动,只要好好坐着就可以了。还有什么要矜持了、要有礼貌了等等。听的我直打哈哈,真无聊啊!

  “有人在家吗?”一个声音响起。咦?我竟听不出到底是男声还是女声。

  娘赶紧迎了上去。我也跟着迎上去,好好奇啊!

  一个年轻男子加一个小跟班出现在我家门前。那年轻男子二十多岁,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皮肤白皙,宛如一女子,我看着只想笑。你还别说,他们还真是一对。

  “赵公子,你来了,快进来。安姑娘早就到了。”娘满脸堆笑,眼冒金光,像是到了一锭金子。边说还边向我使眼色。

  知道了,我走还不行吗?祝你们好运!

  我刚出了门,就看见玄飞轮站在他家的石狮子上玩他的铁轮子。看见我出来了,向我挤眉弄眼。

  嘲笑我吗?我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他也白了我一眼,忽然冲我一笑。

  不好!他又要偷袭我了。

  果然,玄飞轮右手一扬,那铁轮子“嗖”的一声从他的手中飞出,飞速向我飞来。

  车轮子,你这招都用了多少次了,就不能换点新鲜的吗?

  刚开始玄飞轮拿这招吓唬我,我吓的哇哇大叫。实际上,他是故意吓唬我的,只是让飞轮从我头顶上飞过,我不知道啊,以为真的要打我呢,吓的四处逃窜。他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在一旁哈哈大笑。

  后来知道他是故意吓我的,不害怕了也就不再躲了。这小子见我不再躲了,居然把恶作剧又升级了。我还以为他还是要他的破飞轮从我头顶上飞过呢,还是没躲。那次飞轮砸到了我的头上,把我的头上砸了一个包。我气愤极了,让他赔我的头,你知道他说什么,他居然说,谁让你不躲的!

  从那以后,我一见有东西向我飞来就躲。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我也明白一个道理:有危险一定要躲开。你别说,我还真得谢谢他。

  我看见飞轮过来了,一低头,玄飞轮的飞轮从我头上飞了过去,继续向前飞去。

  “啊!”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惨叫响起。

  不会吧!这么巧!娘,不要怪我,真不是我捣乱,是玄飞轮!

  我回头一看,赵金玉摔了狗啃死,以一副难看的姿势趴在地上。

  赵金玉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太不争气了。玄飞轮一个五岁的孩子扔的轮子能有多厉害,你就被吓成这样了?

  娘拿眼睛狠狠地瞪着我们,仿佛在说:回头再找你们算帐!她拉起赵金玉,陪着笑脸,“赵公子你没事吧。”又重重地关上大门,将我们关在门外。

  “车轮子,你看你干的好事!”

  玄飞轮瞪我一眼,耸耸肩,“不管我的事,谁让你躲的!”

  “我不躲难道随你打嘛!”

  玄飞轮哼了一声,“那是他没用,我都没用力,他纯是吓的。”

  “我知道你没用力,可是他在和安姐姐相亲呢,让你搞砸了吧!”

  “这样也好,让安姐姐知道他的为人。”

  “安姐姐好不容易说了一个,就让你搞砸了!”

  “反正都这样了。那怎么办?”

  “管她呢。”他们成不成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靠近玄飞轮,一脸讨好,“飞轮哥哥,我想玩玩你的木马!”

  “走,到我家去!”

  “嗯。”

  没想到,他们居然成了。安若花不计较赵金玉胆小,赵金玉也不计较安若花腿跛。这样也行!还真让人难以理解啊。

  还有,听娘说王宝儿最终还是嫁给了张子成,找娘当的媒人。别误会,真的是王宝儿自愿的。从那天她走后,娘也没有再劝过她,也不是她爹绑上花轿的。的的确确是她自愿的。

  真搞不懂,为什么王宝儿明明喜欢许多却还是愿意嫁给了张子成?为什么许多喜欢王宝儿却不努力争取,反而任由她嫁给张子成?

  他们大人的真的好难懂啊!

  听说人间的姻缘都是月老在掌管。他在男女的脚上绑上红线,被绑上红线的男女就是远隔万里也能成为夫妻;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也能成为夫妻。

  月老是你为他们牵的红线吗?

  月老啊,你真不容易!要为那么多的男男女女牵红线!

  幸亏我不是月老!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