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5章 王宝儿登门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1932 2015-02-15 18:04:00

  我们四人正要回家,娘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问道:“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娘,我们的事办完了,快给我们买水晶龙凤糕吃!”

  “行,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娘满口答应了,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仿佛一点也不担心。

  我们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她。“许多?果然是他,那就不怕了!”

  “嗯?为什么?”我来了兴趣。怎么就不怕了?我看向玄飞轮、庞嘟嘟、唐心,他们三人也在竖着耳朵。原来不只我八卦呀!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娘白了我一眼。

  “嘻嘻!娘您就告诉我吧。”

  “这个许多,听说他的祖上当过官,但后来家境没落了。许多的父亲又死的早,只留下许夫人和许多两个人相依为命。日子过的很是清贫,平时靠许夫人编草席过日子。王财主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一个穷光蛋呢?”

  “不至于吧。王财主多备些嫁妆不就好了。”

  “王财主那么吝啬,怎么可能。你们等着瞧好了。走!娘给你们买水晶龙凤糕去。”

  娘依言给我们买了水晶龙凤糕,我本打算只分给玄飞轮和庞嘟嘟一小块块的,一点也不给唐心。真的不是我小气!她家有的是,干嘛还吃我好不容易赚回来的这一小点。谁知道玄飞轮一把抢了去,只分给我一小块块。呜……我抢不过他,怎么办?有了,使我的绝招。

  “飞轮哥哥,你就再给我一小块嘛!呜呜……”我边哭边在地上打滚。

  怎么没回声呀!我抬头一看,所有的水晶龙凤糕,都被玄飞轮、庞嘟嘟、唐心瓜分了,一点也没剩下。

  “车轮子、胖嘟嘟、糖果果你们太过分了。”你们怎么这样子!这是我辛辛苦苦才换回的这么一点点好吃的,全被你们吃了。你们家都有钱,可以任性。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我命苦啊!

  我不禁悲从中来,双泪滚滚。这次我是真的哭了,绝对不是演戏。

  “小月,你看这是什么?”玄飞轮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大块水晶龙凤糕来。

  我生气一把抢回我的水晶龙凤糕。

  “你们真坏。我不跟你们玩了。”我才不要再和他们这些坏人玩呢!

  我生气跑到我的房间去了。生气是为了骗他们的,其实我是想自己一个人吃。不要戳穿我哦!

  后来听娘说,王宝儿果然看上了许多,想要嫁给他,可王财主嫌许多家太穷了,无论王宝儿怎么闹就是不同意。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反正我的点心也吃完了。如果能再买给我吃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关心一下。

  几天后。

  “刁姨!你在家吗?”

  这不是王宝儿的声音吗?她怎么到我家来了,她不会是知道了,来找我麻烦吗?我赶紧躲进屋里。娘也听见了,警告我说:“我出去看看,你在里屋别出来!”

  好吧,我才不出去呢。王宝儿现在心情肯定不好,我才没那么傻呢!

  “宝儿,你怎么来了。屋里坐!”我想娘此时一定满脸堆笑。

  一阵脚步声传来。应是王宝儿跟着娘进了堂屋。

  “宝儿,你找我有什么事。”

  “刁姨,你……我……爹有没有找你。”

  “没有呀,怎么了宝儿?”娘,你撒谎,明明找过好不好?还让你劝劝她呢!

  “没有就好。刁姨……”

  半天没有声音,我实在忍不住了,伸头一看,王宝儿正那拿手帕抹眼泪呢。好半天王宝儿才止住眼泪。

  “刁姨!你……你……能不能……”

  “宝儿,有什么话就直说。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不会让你爹知道的。”这点王宝儿确实可以放心,虽然娘八面玲珑、能说会道,她却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否则,也不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了。

  “你能不能上我家提亲去?”

  “你说什么?上你家……给谁呀?”

  “给我……”什么?我还真没听说过自己给自己提亲的呢,这个王宝儿想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半天,王宝儿才又道:“刁姨,你帮许公子上我家提亲。”

  “这……许公子为什么自己不来找我?”

  “他……他觉得配不上我,说让我等他。他打算明年进京赶考,一定会考个功名回来,那时再去提亲,爹就不会反对了。可是我爹非让我嫁给张子成。刁姨,你说我该怎么办?”说完,王宝儿又呜呜哭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明白呀!

  “宝儿,你别哭了。不是我要打击你!你认为我去提亲,你爹会同意吗?”

  “刁姨,你是我们这有名的媒婆,我相信您会说服爹的。”

  “你太看的起我了。好吧,即便是你爹同意了。你认为许公子会娶你吗?”

  “一定会的,许公子亲口告诉我,他喜欢我的。他说,让我等着他,等他高中之日,一定来娶我。”

  “傻孩子。话谁都会说呀!”

  “我相信他。”

  “那他为什么现在不想娶你?”

  “他说……他说……他配不上我。”

  “傻孩子!你想想,如果他真的的高中了,那你还配不配的上他?”

  王宝儿不说话了。

  “唉!”娘叹了一口气,我很意外,娘一向都是笑眯眯地,很少听见她叹气。

  “宝儿,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

  “什么话?”

  “负心多半是书生!”

  “刁姨,你什么意思?”娘,你什么意思?我也很想知道。

  “宝儿,刁姨讲个故事给你听听。”娘故意压低了声音,大概她是不想让我知道吧。她没想到的是,我的耳朵是出奇的尖,我还是听到了。不知为什么从小我的耳朵就特别灵,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我都能听到。嘘!这个我的秘密,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连娘都不知道的。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