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91章 你要带我去哪里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97 2015-07-27 23:48:37

  这不皇上又在御书房看奏折,他已经看了半天了。虽然皇上并没有具体安排我什么活干,可是我要随时待在皇上身边。除了皇上每天上早朝、去后宫、或者就寝的时候,我暂时可以离开皇上,其他的时候,我得无条件的跟在他身边。在别人眼里,我俨然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实际上,我有多么痛苦你们知道吗?唉!

  皇上在御书房了看奏折,我没事干,只能在一旁傻站着,真是太无聊。我很佩服丁福,他可以一整天待着皇上伺候着,从来也没见他有烦的时候。我就不行了,只站了一会就无聊的要命。

  既然皇上看奏折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事,我不如找本书看看,打发打发时间吧。我偷偷地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是《战国策》。这本就这本吧,虽然我不是很爱读这些古书,现在看看打发打发时间也是好的,我记得里面有些寓言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丁福看到了也只是对我笑笑,并没有拦着我。这个丁福对我特别好,从来没有跟我拿过架子,总是和蔼可亲,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看的正无聊的时候,抬头一看皇上已经不看奏折了,而是在轻轻揉了揉眉头,神色有些疲惫,丁福忙上前去,替皇上揉了。我忙将手里的书放了回去。

  我才放回去,皇上就唤我了,“小月子!”

  “奴才在!”

  “朕乏得很,给朕讲件趣事换换心情!”

  我有些想哭,哪有那么多趣事可讲。这些天,皇上乏的时候就让我给他解闷,我是挖空心事的逗皇上开心了。可是这几天我是该想都想尽了,趣事该讲的都讲玩了,又让我解闷。唉!你干脆将我赶出去得了。

  我想想了,道:“皇上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嗯,”皇上点点头,“也行!”

  “从前啊!有个人,每天都虔诚的到菩萨面前跪拜,‘菩萨啊,求求您了,您就赐我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吧?’那个人整整求了三年哪。终于有一天,他的诚心感动了菩萨,菩萨显灵了,菩萨说:‘你别求了,你想要孩子,好歹得有个妻子吧,你连个妻子都没有,让我怎么赐你个孩子?’”

  我都笑的前俯后仰了,皇上只是微微一笑,“嗯,有点意思,再来一个!”

  我只好又讲道:“某人生长在富贵之家,不知民间疾苦。一年冬天,他外出见一乞丐站在寒风中发抖。他觉得很奇怪,就问随从:‘那个人身子怎么老是动弹啊?’随从答:‘因为天冷衣薄而发抖。’此人更觉奇怪,说:‘真是个怪人!难道抖抖就不冷了吗?’”

  皇上忽然看来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好一个不知民间疾苦的人!朕一定不会做那样的人。有意思!你再讲一个!”

  我真的要哭了,皇上,你就不能让我留一个明天讲?我只好又讲道:“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衣裳出门,不巧赶上了下雨,外衣被淋湿了,他便脱下外面的白衣裳,只穿着里面的黑衣服回家了。可没想到,他养的开门狗却没认出他,对着他狂吠。他大怒,就要鞭打那只狗。他的哥哥见了劝阻他说:‘你不要打它。你想想如果你的狗出门时是白色的,回来时却变成了黑色的,难道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皇上看了我半天,道:“你读过书?”

  我惊奇道:“皇上怎么知道?”

  “刚才那则故事,是《列子说符》里的。原文是: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杨布怒,将扑之。杨朱曰:‘子无扑矣,子亦犹是也。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岂能无怪哉?’”

  我拍手赞道:“皇上真厉害,居然知道出处,还全部背了下来。看来我是班门弄斧了,呵呵!”

  我又解释道:“其实我不算读过书。小时候我家有一个书房,都是里面都是我爹的书,娘没事的时候就教我念书识字。我虽然很不想学,可是娘非得逼着我学。在娘的重压之下,也算是识得几个字,念过几首诗吧?”

  皇上“哦”了一声,兴致盎然起来,“你还念过诗?那背首诗,给朕听听!”

  皇上您什么诗不会,居然让我背诗!算了,敷衍一下好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李白的《静夜思》。三岁的孩子都会背,换一首吧!”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王维的《杂诗》中的一首。这样吧,你背长的。嗯,就捡你会背的最长的吧。”

  皇上你还没完了吗?好吧,我背。

  “帝高阳之苗裔兮……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我都背了这么多了,皇上怎么还不让我停下来?我看向皇上,皇上直愣愣地看着我,并没有要我停下来的意思,我只好接着背,“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及年岁之未晏兮,时亦犹其未央。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我实在是不想再背下去。

  可是皇上背靠在这龙椅上,闭着眼,还是没有让我停下来的意思。皇上啊,不就是背首诗,你犯得着这么认真吗,非得让我背完?

  “何琼佩之偃蹇兮,众薆然而蔽之。……”

  丁福忽然对我挥挥手,示意我停下来了。丁福取了一件披风给皇上披上。

  呵!皇上居然睡着了!

  丁福慈爱地看着皇上,轻声对我道:“老奴是看着皇上长大的。皇上从小就好强,什么都做好,总是不肯多休息,害怕自己一休息,就被别的皇子落下来。现在更是这样!总说什么,唯有勤勉爱民,方不负天下人之所托。皇上太累了,确实该好好休息了,还是小月子你有办法!”

  “……”

  皇上每天都要早早起来去上朝,我不用去,正好可以睡个懒觉。

  我正和周公下棋,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小月子!小月子!”谁那么讨厌打扰我的好梦。

  哦,听声音应该是那个叫绿柳的打杂宫女。我和她虽然不是很熟,但都在永明宫当差,还是经常会碰见的。她没事叫我干什么吗?不理她,装作没听见,继续睡!

  “小月子!砰砰!”她居然敲起来门。

  我只好起来开了门,“你找我什么事啊!”

  “小月子,我要去打水,找不到别人了,你帮我去抬一抬吧?”

  “你去找别人啊!为什么来找我?”我的任务是陪皇上解闷,其他的都不要我管,像抬水这些杂活,我真的没有义务去干!

  “别人都有事,昨天我不小心跌了胳膊,一个人拿不动的。小月子,你行行好,就帮我这一回吧。我知道小月子最好了!”说着,摇着我的胳膊撒着娇。

  你还真拿我当小太监了。算了,就当我做好事了。“好吧!你别摇了,我帮你还不行吗!”

  “谢谢,小月子!”

  我随便一收拾,跟着绿柳去甘泉井抬水。走着走着不对劲了,这条路不是去甘泉井的路啊!我停住不走了,“绿柳,你要带我去哪里?”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