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88章 赏罚分明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6 2015-07-23 19:08:28

  皇上换好皇袍从内殿走了出来,一老一小两个太监,低头恭恭敬敬走在皇上身后。皇上又恢复了天子之威,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是不怒自威。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此时忽然觉得寒意骤生呢。我想到我看到过皇上狼狈的样子,他不会杀人灭口吧?心里忽恐慌起来。随即想到,他既然会放过妓院的那名女子,肯定也不会为难我的。这样想想,心里就不害怕了。

  皇上让那两个太监退了出去,对我道:“你过来。”

  我不敢忤逆,小跑着来到皇上面前,跪下行了个大礼,“民女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点头道:“起来吧。”

  我还没爬起来,就听皇上赞许地道:“今日你护驾有功……”

  皇上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小太监走了进来,“启禀皇上,贤妃娘娘求见!”

  这个贤妃娘娘原来是要来见皇上的。刚刚和她有过不愉快,她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啊?

  皇上皱了皱眉,神色颇有些不耐烦,“不见!”

  “是!”小太监行了礼转身就要退出去。

  不见好,这样她就人不出我来了。

  “等等!”皇上忽然改口道:“让她进来吧!”

  唉!怎么又见了呢?

  不一会了,那个雍容华贵的贤妃走了进来,贤妃一步三摇地走到皇上身边,娇声细语地道:“臣妾拜见皇上!”

  皇上看了一眼贤妃,温和道:“爱妃,起来吧!”

  贤妃笑脸如花,“皇上都好久没去华阳宫看飞雯了,飞雯好想皇上!”

  好恶心啊,听的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贤妃娇滴滴地道:“皇上不会说很喜欢臣妾宫中的那几株紫薇树吗?已经开花了,满树的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臣妾不敢独享,特来请皇上前去观赏!”

  皇上点头道:“好,朕得空便去!”

  贤妃上前挽着了皇上的胳膊,“不嘛!臣妾希望皇上现在就去嘛!”

  “咳咳!”我吓得捂住了嘴。差点想扇自己两巴掌。早不咳嗽,晚不咳嗽,偏偏这个时候咳嗽,你不是在为自己找抽吗?

  我尴尬地对贤妃笑笑,想用眼神告诉她:我不是故意的。

  贤妃恶狠狠地瞪了我一脸,好像在说:你等着瞧!

  不过她恼怒的神色一闪即逝,瞬间又笑容满面,温柔地说道:“皇上,这个丑女是谁啊?咦,那名和她一同的女子去哪里呢?臣妾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她们呢?哦,对了,臣妾在来的路上,有碰到她和另一名女子呢。她们好无礼呢!不但不对我行礼,还对我出言不逊呢!说什么在为皇上办事,不能行礼。她们既然在为皇上您办事,臣妾自然是不敢拦的,当然只能任她们无礼了。这本是件小事,也没什么打紧的。就怕,有人以此为样,打着为皇上您办事之命,乱了宫内的规矩啊!”

  我心里冷笑:好你个贤妃,居然敢在皇上面前肆无忌惮地说我的坏话。不过,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你说我也就罢了,偏偏还捎带上皇上,你不是找难看吗?

  皇上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眯了眯眼,口气有些不悦,“好了,爱妃,朕要还有正事要忙,你先退下吧。”

  没想到皇上没有生气,只是让她退下而已。看来,贤妃这皇上心目中的位置还是很重。

  贤妃虽然不甘心,但不敢违抗皇上的意思,“是!臣妾告退!”

  走到我的面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忙低下了头。看来我是得罪了这个贤妃了。还好,我又不在皇宫里呆,得罪就得罪吧。

  贤妃了摇摇摆摆地走了出去,皇上的眼睛始终盯着贤妃。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探究,还有一丝的戒备。我肯定是想错了,皇上深不可测,我还是别瞎猜了。

  等到贤妃走远了,皇上轻哼一声,对我道:“没想到你胆子不小,人也机灵很。”脸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皇上本来就不怒自威,现在着冷着脸,更是吓人。

  我一惊,难道皇上在怪我没给贤妃娘娘请安吗?我怎么忘了,那贤妃可是皇上的妃子。他自然是要偏向自己的妃子了。

  我扑通跪下,“皇上您是怪我没有给贤妃娘娘请安吧?皇上您想想当时的情况,我本来是想给娘娘请安的,可是想到我若是给娘娘请安的话,那不就把皇上您晾在那里吗?民女一颗心全都是在为皇上您着想,绝无私心的,还请皇上不要怪罪民女啊!”

  皇上看见我这个样子,嘴角扬了扬,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所以说你机灵。你护驾有功,朕该怎么赏你呢?你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

  看见皇上笑了,我心放下来,看来皇上没有没有怪我。不光没有怪罪我,而且还要赏我呢。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就给我什么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赏赐?”我看了看手中的金牌,实在是不舍得还回去,小心翼翼地道:“那皇上能不能将这个送给我?”

  皇上一愣,犹豫了一下,“好吧,这个就赏给你了。”

  就在我雀跃地就要跳起来的时候,就听皇上道:“这是个金牌,见金牌如见朕,任何人见了金牌都是要下跪的。所以,这个你只能收藏,不能乱用,知道吗?”

  “是,遵命!”金牌还有这个功能,太帅了,赚大发了!哈哈,金牌在手,天下横着走!

  皇上看我兴奋的样子,脸色沉了下来,“若是朕发现,你滥用金牌,朕定会将金牌收回,并重重的罚你!”

  我举双手保证,“我一定不会的。”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又道:“朕一向赏罚分明,你护驾有功,朕赏了你金牌。现在该说说,你毁了朕的形象,朕该怎么罚你了!”

  罚我?我没听错吗?“皇上,您不能这样啊,您是知道的,那种情况下,我真的是为了皇上您的安全着想啊!”皇上,您不能过河拆桥啊!

  皇上不为所动动,“嗯,该怎么罚你呢?”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