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83章 七弦琴上杀意浓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58 2015-07-18 20:17:14

  瞬间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我,若梦和那她身边的小丫头两个人均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还有一丝的紧张,仿佛被我突然跳起来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两个人的面色恢复正常,特别是若梦,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的面容。叶枫那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分明露出了嫌弃地目光。皇上则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神里露出询问。皇上您可千万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玄飞轮啦,而玄飞轮这个肇事者则自然地看向一边,仿佛在表示这件事和他毫无关系。

  车轮子,你等着回去再找你算账!

  我呵呵装傻道:“刚刚被蚊子咬了一口,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就当没这回事,继续聊啊!”我低着头郁闷走回玄飞轮身边,狠狠地瞪着他一眼,用口型告诉他,“你等着瞧!”

  玄飞轮撇了撇嘴不理我。

  皇上没说什么,将目光重新投到若梦身上,“听闻若梦姑娘的琴声,那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三月不知肉滋味。听后那是浑身舒畅,可忘掉一切烦恼,就冒昧地请姑娘弹一曲,让我们这等凡夫俗子一饱耳福。”

  看到皇上没有怪罪我的意思,我才吁了一口气。

  若梦依然冷冷地点点头,对跟在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道:“清聆,去取我的琴来。”

  清聆应道:“是,姑娘!”说着转身离开了。

  皇上目光始终在若梦身上,我在身上身后站着,看不到皇上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不是被若梦吸引住了。不过也对,像若梦这样美丽脱俗又冷淡如水的女子真的很难让人不去一探究竟的。况且而后宫之人多是曲意逢迎之人,哪会有像若梦这样特别的女子。皇上一时被若梦吸引了,也不是不可能。

  我心里想笑,难道说我就要见证一场风花雪月的风流韵事?

  那梦若却不像一般姑娘那样害羞,亦坦然回视的,脸上似乎流出了一丝淡的不能再淡的笑容,就是这一丝似笑非笑地笑容,让人更是沉迷其中。

  两个人这样对视了良久,皇上打破着这微妙地气氛,“若梦姑娘,非为一般人,为何会落入风尘之中?”

  若梦冷笑一声,“风尘又如何?在若梦心中,风尘之中却比有些地方干净的多。风尘之人,却比有些人要干净的很。”

  若梦这话,有些无礼,皇上却没有不高兴,拍手道:“说的好!”

  这时那个清聆的丫头,抱来一把七弦琴,那是一把很古朴的琴,琴身上有形状圆而攒簇如梅花圈瓣的断纹。虽然我不懂,但我有能感觉到那琴绝不是一般的琴。

  清聆将琴放着琴桌上,若梦走到琴桌后坐下,那双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正要拨动琴弦。

  皇上忽然说道:“绕梁?”声音中似乎有些惊讶。

  若梦冷冷地道:“公子,好眼力!”

  “传闻,绕梁琴本是楚庄王的爱物,楚庄王自从得到绕梁琴以后,整日弹琴作乐,沉迷在琴乐之中,不理朝政,把国家大事都抛在脑后。后来,他听人规劝,幡然醒悟,遂忍痛割爱,命人将绕梁毁了。怎么会在你手里?难道此琴没有被毁?”

  皇上所说的楚庄王是一千多年前战国时期的楚国的国君,并不是指前朝。前朝号称是先楚的后裔,建立了国家,国号大楚,史称后楚。后楚建国不过三四十年就被秦灭了,成了一个短命的政权。

  没想到,这琴竟然有上千年了。

  若梦只冷冷地回了句,“机缘巧合。”她有些答非所问,显然是不愿意告诉我们缘由。

  若梦不再说话,她左手按弦,右手拨弹,“锵锵”琴声骤起,高亢激昂,如万马奔腾,又如无数战士在奋身杀敌,又如汹涌的海水拍打着海岸。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一上来就弹的这样铿锵激昂。我实在想不明白,此情此景,她为什么会弹如此高昂的曲调。

  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可能是我不懂音律,听不懂这美妙的音乐。

  若梦和着琴声吟唱,“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她吟唱的是居然是国殇!太不符合此时的情调,我还以为他会谈什么潇湘水云、春江花月夜什么的。

  琴声忽然由气势磅礴转成悲伤,琴声如泣如诉,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即便是我不懂音律,听了不自觉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琴声太悲凉了,就在我想要用衣袖擦眼泪时,扫了玄飞轮一眼,发现玄飞轮有些不对劲了。他痴痴地望着若梦,脸色有些绯红,眼神说不出的痴惘,仿佛若梦是他日思夜想的情人一样,魂都脱离身体飞到若梦身边去了。

  我忽然血气上涌,怒气冲天,恨不得想要打他一巴掌。车轮子,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原来是这样的人,我真的是错看你了。

  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他依然痴痴看着若梦,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了。这个若梦有这么好吗?将你迷成这样?

  我一抬头发现站在皇上身边的叶枫也是和玄飞轮一样的表情。他怎么和玄飞轮一样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了,我偷偷地看向若梦,若梦面露讥讽,冷笑着看着皇上,那双冷若玄冰的眼睛忽然露出浓浓的怨恨,透出了冰冷的杀意。

  琴声此时又由哀悲转成悲愤,“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我忽然明白过来,这若梦绝对有问题,那琴也有问题。那琴一定是个魔琴,让人听者失去自我,被迷得神魂颠倒。我为什么没有被迷住呢?可能是我不懂音乐,也可能是这琴声只对男人有作用吧?

  我想明白了之后,浑身冒冷汗,这个若梦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现在皇上在此,皇上是国之根本,不能有任何闪失。我正想大喊一声,叫醒他们

  这时,若梦琴声一滞,金光一闪,一道金光飞向皇上,我骇的魂都快飞了。

  她居然要在刺杀皇上!

  来不及了!叶枫和玄飞轮都被若梦迷住了。只要我能救皇上了。拼了!豁出命了!

  我飞身上去扑到皇上身上,抱着皇上一起往右侧摔去。两个人一起狠狠地摔倒地上。妈呀,真的好疼啊!

  那金光从皇上和我的头上飞过,向着玄飞轮的方向飞去,眼看就要飞到玄飞轮的面前了,而玄飞轮还傻傻地站在哪里痴痴地望着若梦。这个若梦真是邪乎,居然能把人迷成这样。

  我大喝一声,“车轮子,快躲开!”

  也许是我的呼声惊醒了玄飞轮,玄飞轮一侧身子。那金色的东西插在了墙上,居然是一支金簪。

  叶枫和玄飞轮由于我的大喝,都清醒过来,叶枫不愧是见多识广之人,瞬间就明白了皇上的处境,他迅速将皇上拉起来保护在身后,玄飞轮将我拉起来护到身后。皇上可能是被摔醒了,明白过来,对我微微颔首。

  皇上接着转向若梦,眼中射出寒光,“你为何要刺杀我?”

  

昨日飞絮

此文背景为架空历史,切莫较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