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92章 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7 2016-04-06 17:30:00

  这个时候,一个黑影飞掠而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柄沾着鲜血的弯刀,弯刀后面是一双冷若冰霜的眸子,那眸子,闪着寒光,杀意甚浓。

  在这一刻,我心里特别后悔,知道这次自己真的错了。我不该逃出来的,留在公主府,虽然不自由,最起码他们不会杀了我。但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一切都晚了。

  但心里还是不甘心的,眼看那弯刀就要砍过来了,做垂直挣扎,本能地大喊,“你们不能杀我!我不是一般人,杀了我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那黑衣人听了我的话,手中的血刀一滞,停在半空中,目光里似乎有些迟疑,回头去看自己的同伴,像是在询问他们的意思。

  刚才那个下命令像是领头的黑衣人,立刻判了我死刑,“今日之事,不容许有任何闪失。杀了他!

  我面前的黑衣人收到命令,停在半空中的刀,又被他高高举起,用力地向我砍来,刀风裹着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心胆俱裂,只能认命的等死。眼看那刀就要砍断我的脖子了,我惊恐极了,一边往后退一边口不择言,“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元和公主府的长乐郡主。你们若是杀了我,元和公主府,洛王府,都会为我报仇的。你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的,通通都得死。你们所做的事也一定不会成功的。”

  我心里早就绝望了,知道自己这次逃不掉了。所说的话,也只不过在垂死挣扎,却没想到那个领头的黑衣人,听到我说这几句话,忽然开口将我留下,“等等!”

  我面前的黑衣人立刻停了手,那柄大刀停在离我的脖子只差一寸的地方。好险啊,那领头的黑衣人再晚说一会,估计我的脑袋就要搬家了。黑衣人将刀从我脖子上拿开,我一下子瘫在地上,躺到了杂草丛上,仰天长舒了一口,汗水从额头顺着脸颊流到耳后,又滴到了草丛里,就连手心里都满是冷汗。

  只听一阵“嗖嗖”声,那领头的黑衣人就出现在我的身边,居高临下地上下打量了我几眼。

  我忙坐了起来,扶着地想要站起来,不知是被吓得,还是生病还没有好,只觉得自己双腿软如烂泥,根本站不起来,只好继续坐在地上。

  领头的黑衣人道:“你真的是长乐郡主?”

  我忙道:“是!是!我是!绝对假不了!你若不信将我送到元和公主府里去,就知道我不是撒谎了。”这个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活命再说。至于再回到公主府会怎么样,都不重要了。

  “那你为何如此装扮,又为何会在这里?”

  “我……”我想了想,道:“他们将我关在府里,不让我出门,我觉得太闷了,就偷偷跑出来了。走着走着迷了路,我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

  领头的黑衣人又上下打量我几眼,眼神有些犹豫,对身边的黑衣人道:“你说她说的是真是假?我们杀不杀她?”

  “是真是假?我没见到长乐郡主,我不敢说。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去禀报公子吧,万一杀了她再坏了公子的事,我们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领头的黑衣人思索了一会,道:“你们看好她,我去禀告公子。”

  “是!”

  那领头的黑衣人,施展轻功,在草丛上像是一只轻灵的雀鸟,一晃神间,就远去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公子?是什么人,是他们的主子吗?一般人是不敢招惹官府的人的,更别说是皇室的人了,听说我是郡主,不管是真是假,他们都一定会客客气气地放我走的。但这些人不好说,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敢杀官府的兵士,多半是和朝廷做对的人。他们会是什么人呢?鬼面门?同心会?还是土匪?

  如果真的是这些人,他们听说我是长乐郡主,那我一定会比刚刚死的更惨的。想到这里,更是欲哭无泪,欲骂无力了,只剩下求上天保佑了。

  在我的恐慌惧怕中,那个领头的黑衣人从远方回来了,我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心里紧张极了,他带来的命令能够决定我的生死。我真的很怕他带来的命令只有一个字。

  一个黑衣人迎了上去,问道:“公子怎么说?”

  “公子说,将人带给他。”

  带给他?我暗暗的松了口气,那位公子要见我,说明他不打算杀我喽。我捡回了一条小命了吗?下一刻放心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如果他们真的是反朝廷的人,就算不杀我,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他们会怎么对我?囚禁?毒打?还是拿我当条件,去换一些东西?想到自己可能面临的情形,忽然感觉自己捡了一条小命也未必是好事。虽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求生的念头还是站了上风,不管见了公子,他会对我怎么样,能活着总比死了好。

  领头的黑衣人对他身边的黑衣人道:“你将人给公子带去吧?”

  “是!”

  “其他人,继续行动!”

  其他黑衣人,立刻齐声道:“是!”

  继续行动?他们想干什么?我还是不知道的好,还是想想见了公子,该怎么求他放了我才是?

  我正暗自思索间,那名黑衣人走过来押着我就走,我脚下无力,他也不懂怜香惜玉,拖着我就走,我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没有资格提任何条件,只能任他拖着走。可能他觉得我走的太慢,有些受不了,直接将我夹了起来,施展轻功向前狂奔,这个黑衣人轻功似乎不错,带着我这个累赘,依然行走如风。我没有挣扎,不敢挣扎,也实在没有力气挣扎。

  不多时他停了下来,将我放在地方,我的脚一落地,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多亏那黑衣服扶了我一把。

  我对他道:“谢谢你!”

  那黑衣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也不言语,押着我向前走,最后停在了一个山洞的洞口,洞口很大很高,洞口站着几个人,和之前见到的人打扮差不多,每个人都面色冷漠,像没有看到我们一般,直直得地看着前方目不斜视。

  这个公子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要在山洞里,难道真是个占山为王的山匪?

  黑衣人押着我停在洞口,恭敬地道:“公子,人带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