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90章 你爹叫什么名字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75 2016-04-04 17:29:27

  我吸吸鼻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微笑着向前走去。

  我先去了当铺把带来的首饰都当了,那么几件首饰,居然当了三百多两银子,到底是公主府,几件首饰就那么值钱。有了这三百多两银子,再加上手里的五十两金子,我这辈子估计都不用愁了。不过也得省着点花,像昨天那样花法,这钱还不很快就花完了!还是换成铜钱的好,我可舍不得再往外扔银子了,太心疼了。

  想了想觉得银子带在身边不方便,又去钱庄将银子都换成了银票。等换好银票,又去买了些香烛纸钱等,然后雇了一辆马车,向着灵秀山而去。

  我老老实实地躲在马车里,也不敢将头伸出去,生怕遇见熟人将我认出来,更怕被抓回去。让我意外的是一路上十分的顺利,就连出城门的时候,都没有受到任何盘查就出去了。难道昨天并没有发现我跑了出来?还是觉得我跑了就跑了,不值得找我?不管是哪个都好,只要我能出来就好了。

  出了城没过多久,车夫停下了马车,“客官,灵秀山到了。”

  “到了?”我掀开车帘,就看到一片稀稀疏疏的树林,马车就停到树林中的一条小路上。“这里就是灵秀山?”

  “客官,你顺着这条道,上去就是灵秀山了。再往上马车上不去了,我就只能送客官到这里了。”

  “哦!谢谢大哥!”我付了车钱,跳下马车。车夫收了钱驾着马车掉头而去。

  我顺着小道往上走,道路果然越来越陡,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一座不算太高的小山,山虽然不高,风景却是不错的,苍松森森,翠柏凄凄,一条小溪在山涧穿梭,向阳的地方,小溪缓缓地流着,流到背阴的地方,被皑皑冰雪截断了,那一条白色的冰雪带,在山间蜿蜒伸展,远看像极了一条纯洁的绸带。

  我沿着山路边走边四处张望,心里既悲痛又矛盾,虽然我知道贾思文不会骗我,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希望,希望他们是骗我的。心里抱着那一丝的希望,祈祷着自己在这里找不到她的坟,这样就说明我娘,她其实没有死,她还活着,我还能再看到她。

  当那座凄凉的新坟蓦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一下子愣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我听不到任何声音,看到不其他东西,眼里只剩下那座高高矗立的石碑,当我看清墓碑上刻的字时,脚下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篮子里的香烛纸钱撒了一地,眼里顿时泪如泉涌,失声痛哭。

  娘,不孝女小月来看你了!你一定怪我,这么久都没来看你吧。我不是不想来,是他们不让我来。娘,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有多么想你吗?我每天都会梦到你,每天都会回忆我们以前的日子。娘!你回来好不好,你和我一起回家好不好?娘!娘!

  我哭得昏天黑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在拍我的肩膀。

  是娘来了吗?我心里一喜,顾不得擦满脸的泪水,立刻回过头去。四五个家丁装扮的仆人,站在我的身后正好奇地打量着我。

  我看到他们,心里失望极了,原来不是娘。泪水不由得又浸湿了眼眶。

  我看着身后的几个陌生人,不知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心里虽然不想理他们,还是擦了擦泪水,忍着悲痛,问道:“你们是谁?”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不会是来捉我的人吧,他们知道我一定会来这里的,所以专门在这里等着我吗?

  站在最前一个留着一寸长的胡须的中年人,面色和蔼地道:“小兄弟,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在我家夫人坟前哭啊?”

  我心里有些戒备,不敢说出实话,又问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为夫人守墓的人。你和我们夫人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在我家夫人墓前哭的这么伤心?”

  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们看来不知道我是谁了。我向着坟头磕了三个头。娘,你别怪我,我不能告诉他们实话。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将我带回去的。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住在那里我每天都会做噩梦,每天都会回想起那天的情形,每一天都很痛苦,如果在再留下来,我怕有一天我真的会疯掉的。娘,请您原谅女儿的不孝吧!

  我直起身子,看了看墓碑,“夫……夫人?”装作很是吃惊的样子,“对不起啊,我还以为,是我的爹坟呢,对不起,搞错了,搞错了。”说着站起身来,就要走。

  那几个人听到我这样说,都哈哈笑了出来,“你小子,连自己亲爹的坟都能搞错?”

  我脸色通红,神色哀切,小声对他们,道:“你们不知道,我爹当初抛弃了我娘,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后来娘知道了,就带着我找上门去,谁知道我爹爱慕虚荣,狼心狗肺死活不认我们。我娘,不想让我爹为难,就带着我回了家。后来,我娘听说他死了。我娘为他哭了一场,对我说,好歹也父子一场,你送送他去吧。我就去了,谁知道那家人狗眼看人低,将我撵了出来。我娘又说,好歹父子一场,你去他的坟前拜拜他吧。我本来不想来的,但不想让我娘难过,所以我就来了,可是娘只告诉我,说他葬在灵秀山,没告诉我具体的地方。我看到这里有座新坟就拜了,没想到拜错了。对不起,打扰了!”说着又扑腾跪下,磕了三个头。

  那几个人听了都收去嘲弄的笑容,摇着头沉默不语。直到我站起来都没有再说话。那个中年人,走到我的身边拍拍我的肩膀,“你娘,真是个好人。可惜,遇上这么一个……唉!命苦啊!你小子,倒是一片孝心。”

  我听了鼻子一酸,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娘,你的命真苦,为了他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他却抛弃你一走了之,他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要原谅他,为什么要为他挡刀?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告诉我,为什么吗?难道这么多年,你依然没有忘了他吗?

  “唉!”那中年人叹了口气,又拍拍我的肩膀,道:“小伙子,别难过了,人各有命,不由人啊!对了,这里安葬的都是些京城里的达官贵人,我们知道些。小伙子,你爹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们,我们看看知不知道他的坟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