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89章 天高任鸟飞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70 2016-04-03 18:13:23

  我虽然早就累的筋疲力尽,可是这里离公主府太近,我不敢立刻上岸,又向前方游了一段,才从水里爬上岸。我拖着湿漉漉的身体疲惫不堪地上了岸,刚一站到岸边,只觉得手脚发软,一个踉跄支持不住跌坐在地上。一阵冷风吹过,我冻得瑟瑟发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抖着双臂将自己抱紧了,可还是冷得受不了。在水里虽然也冷,但在水里待了时间长了就感觉不到冷了,又是游动的,更是感觉不到冷了。一旦出来才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快要被冻僵了是什么滋味。虽然身体冷得受不了,但心里确是敞亮火热的。我终于出来,终于自由了,我发誓这辈子这再也不会再回那个公主府了。

  我抖动着身子,抬头看了看周围,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天空中几颗星星在朝我眨着眼睛和远处几户人家门前的灯笼在风中摇晃。街上更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断断续续地风中在空旷的街上凄凄怨怨。可是我却没感到的恐惧害怕,反而说不出的兴奋。

  我拧拧衣服上的水,使衣服没有那么湿了,可是被冷风一吹,冷得更厉害了。怎么办才好,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冻死的。有了,跑跑就不会冷了。虽然已经累的没有力气了,我还是咬咬牙站了起来,我向四周看了看,看准一个挂着红灯笼的地方,向着黑暗中那对明亮的让人充满希望的红灯笼跑去。跑了一会果然没有那么冷了,很快我就跑到了那对灯笼的下面,我抬头看去,就看到灯笼的后面是一扇大门,大门上面写着元福客栈。

  我毫不犹豫地敲了门。

  “来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店小二揉着眼睛开了门,看到我的样子立刻惊醒了。我没管他眼中惊异,问道:“你们客栈还有空房间吗?”

  “有!有!”店小二点点头,眼中露出了好奇地神色,“客官,你这是怎么了?”

  “哦,不小心掉河里了。”

  “啊!”店小二张着嘴巴,关心的问道:“那你是怎么上来的?”

  “我会水啊!”我怕再问起来没完没了,于是道:“别那么多废话了,快给我开一间上房,备好洗澡水!”

  我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店小二,十五六的年纪,个子不高,有些瘦弱。那店小二听了我的话没有动,而是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一副看不起人的神色。

  我被他看的有些恼怒,“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睛挖出来。快点带我去房间。”

  那店小二陪笑道:“客官别生气。客官深夜跑出来,又全身湿透了,不知道客官出门带没带……”

  我听出了他的意思,他是怕我没钱,不是起了歹意,我不由地松了口气。我从钱袋里拿出二两碎银子,在他面前扬了扬,道:“这个可够了?”

  店小二立刻眉开眼笑地抢了过去,“够了,够了,客官里面请。”

  那店小二从旁边的一个桌子上拿了一盏油灯,在前面带路,我跟在他后面。最后他将我引到了一间客房门口,他开了门,做了一个请到姿势,对我道:“客官请进!”我冷哼一声,跟着他走了进去。

  店小二将房间里的油灯点亮,对我道:“客官若是没什么吩咐,我就退下了。”

  我叫住了他,“你等等!”

  “客官有什么吩咐?”

  “给我准备好洗澡水。还有,你的衣服能卖给我一套吗?”我现在衣服湿透了,若是这样睡觉一定会生病的。

  他吃了一惊,“你要买我的衣服?”

  “对啊,你看我现在这样,不得换件衣服吗?我倒想让你去街帮我买一件呢,可是这个时候没有店铺会开门吧?”

  “我的衣服都是一些破旧的衣服。客官确定要买?”

  我从钱袋里掏出一两多碎银子,看了看心里有些不舍,虽然不是自己的银子,还是不舍的花。我迟疑了一下才将银子抛给店小二,“你去问问你的同伴,有没有没穿过的新衣服。不拘布料,不拘颜色,不拘好坏,只要没有穿过的就好。这银子就当买衣服的钱了。”

  店小二接过银子,满脸堆笑,“客官你来的真巧,前几天我正好做了一件新衣,还没舍得穿,就让给客官您了。”

  我心里一阵反感,刚刚还说没有,现在又有了?

  我横横眉,“你若是敢拿旧衣服糊弄我,你信不信,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店小二立刻作揖保证,“小的,不敢欺瞒客官。”

  “好了,你快去给我准备洗澡水和衣服去吧!”

  “客官请稍等,小的马上就来!”

  过了一会,小二准备好洗澡水和衣服,我便让他退下了。我草草的洗了个洗澡,上床和衣睡了。

  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起来,就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嗓子又痛又痒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似的,难受极了。知道自己这次真的生病了。我摸摸自己的额头,有些烫,却不是很烫。知道并没有病的很厉害,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立刻爬了起来,随便吃了些东西垫垫肚子,结了房钱,出了门。

  我以为街上一定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敢出门闲逛了,我出门一看,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街上还是和往前一样,该做生意的做生意,该游玩的游玩,该串门子的串门子,依然是一派热闹祥和,根本没有一丝紧张的气氛。是啊,上面的人在争权,关百姓什么事,该吃饭还得吃饭,该过日子还得过日子。不管谁是皇帝,只要能让老百姓人人安居乐业,生活富足美好,那他就是好皇帝。我没有办法阻住这场祸患,只能祈祷,将要发生的事,千万别让这些百姓跟着遭殃。皇上,你一向是爱民如子的,但愿这次,莫要牵连无辜的人。

  一阵头疼袭来,整个脑袋像是要炸了一般头疼欲裂,我揉了揉脑袋,心里不由的叹息,身体真是不如以前了。我记得前年的冬天,那也是一个严寒的冬日,鸳鸯湖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我和飞轮两个淘气,一起去鸳鸯湖上滑冰玩,结果我不小心掉进了冰窟窿里,飞轮将我救了出来,那时我也浑身湿透了,也是冻的浑身发抖……

  想着想着,自己不由地出了神,心里隐隐作痛。

  那一天,他看到我冷,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上,然后自己穿着单薄的衣衫,背着我从鸳鸯湖一路跑回了家。那时我不知不觉就趴在他的背后睡着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就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倒是他,却生了一场病。从那以后,他对我更加看不顺眼了,总是横眉竖眼,整天挑刺。飞轮,从小到大,你对我总是看不顺眼,我开始以为你是讨厌我才这样的,心里还难过了一阵子,后来就又死皮赖脸地缠着你了。

  但这次,我不会再缠着你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们终究不是一类人。你有你的抱负,你终究会不平凡的,而我胸无大志,只是一个普通人。你是一只苍鹰,整个天空任你遨游。我是一只鸽子,我恋家,只想着自己的那个小窝。鸽子永远都比不上苍鹰飞得高飞得远,所以,你飞吧,不管你飞得多高多远,我都会在地上,仰望着你,默默地祝福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