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87章 机会来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44 2016-04-01 19:25:58

  我猜的不错他们果然连厨房都不让幽兰去!我心里冷笑,他们一定是怕幽兰趁机跑出去通风报信。皇上不愧是皇上,就是厉害。将我关在这里,明明是将我看起来了,却让别人以为是在保护我,让别人心生感激从而死心踏地为他做事。若不是我知道了一些事,我自己也一定会这样以为的。

  别人也就罢了,特别是你,玄飞轮,在我最伤心、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你居然就那样走了,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我吗?你知道我多么想要你留下来陪我吗?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只是在我身边,我都会觉得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都会觉特别心安。可是你为了所谓的仇,所谓的忠义无反顾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被困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暗自流泪。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的日子有多么难熬,多么凄惨。好,既然你只想着为国效力,为君忠心,那我就成全你,就不留下来托你的后腿了,以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各自好自为之吧。再见了,飞轮!

  我擦了擦眼中盈出的泪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听外面的声音。

  只听幽兰道:“……只有厨房的顾师傅会做。你会做吗?要不你去给郡主做?”

  “我……我就算了。”那侍卫尴尬地笑了一声,又道:“这个时候厨房的人都睡了吧?”

  幽兰提声道:“睡了!就算睡了,只要我们郡主想吃他也要立刻爬起来给郡主做。你们不知道我们郡主在这个公主府里,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就连公主殿下都顺着她呢。你们几个小小的侍卫,仗着自己是皇上派来的,就无法无天,敢藐视我们郡主了。就算我们郡主被你们关在这里,她也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也不是你们能欺负的。难道郡主想吃点东西,都要向你们请示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那侍卫显然被幽兰的话吓住了,声音都有些颤抖,“我们……我们……怎敢对郡主不敬。我们只是怕有人会对郡主不利。我们奉皇上之命保护郡主,自然得十万分的小心。请郡主和幽兰姑娘体谅我们的难处。”

  幽兰道:“体谅?谁说郡主不体谅你们。你们不让郡主出门,郡主就老老实实地待着这里。现在郡主只是想吃点想吃的东西而已,也不行吗?”

  “行,当然行。”那侍卫和其他几名侍卫小声商量了一下,才对幽兰道:“这样吧,我到厨房为郡主去拿翡翠虾仁玉米鸡蛋羹,你留下来照顾郡主,这样行吗?”

  “那你去吧!我替郡主谢谢你了。你到了厨房一定要亲眼看着厨房的人做,一步都不能离开,一点也不能走神,别让别有用心的坏人动了手脚。”

  “这个自然,幽兰姑娘你放心吧。皇上交代过我们,如果郡主出了事,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郡主的事,我们不敢懈怠的。”

  “那你快去吧,别让郡主等急了,我进去了。”说着幽兰开门走了进来,又顺手关了门。紧接着外面响起一阵离开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远。

  幽兰走了进来,我对她颔首称赞,“幽兰姐姐,你做的不错。”

  幽兰笑道:“是小月姑娘教的好。”

  过了一会,幽兰又走了出去,“郡主问你们,刚才那个人去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偷懒了。你们谁去看一下?”

  立刻有一名侍卫接道:“他不过才去了半盏茶的时间,厨房的师傅要起来,再现做,哪有那么快!让郡主再耐心等上片刻。”

  幽兰道:“你怎么这么啰嗦,郡主现在就想吃,你快去催一下!”

  那侍卫道:“我去?”

  幽兰道:“你不去就算了,那就让我去。”

  那侍卫无奈地道:“好吧,我去。请郡主稍等片刻。”

  我听着那名侍卫的脚步远了,又稍稍等了一会。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到门前,我立刻拉下脸来,怒气冲冲地打开门,嚷道:“我就是想吃西瓜了,你们给我拿来,拿不来,你们都别回来了。快去啊!”说着将幽兰和香蕙通通推了出去了,然后将门“砰”的一声摔上了。关了门我立刻返回到里间,将早已准备好的黑衣换上,将一包金银首饰塞入怀里。蹲守在西边的最角落的一扇窗户下等待时机。

  门口传来幽兰无奈的声音,“郡主这个时候偏要吃西瓜?咱上哪里去找西瓜去啊?香蕙,你说咱们怎么办啊?”

  香蕙叹了口气,道:“是啊,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西瓜啊!怎么办呢?”香蕙停了一会,问道:“你们两个知道哪里有西瓜?”

  一位侍卫回道:“这个季节哪里有西瓜,只能等到明年夏天了。”

  幽兰哼了一声,道:“香蕙,我看我们两个还是走吧,还是回我们的洛王府吧。这样的主子,真是难伺候。”

  香蕙也气恼地道:“是啊,我们走吧,还是别留在这里受气了。我们王爷还从来没有让我们受过这样的气呢。”

  “好,香蕙咱们走!”

  “你们两个要去哪里?”

  “我们去哪里关你什么事,让开。”

  “你们不能出去,你们走了,谁照顾郡主。”

  “谁爱照顾谁照顾。你们让开,别拦着我们。”

  “你们别走……”

  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接着响起香蕙暴怒的声音,“我们两个臭不要脸的,耍流氓。”

  接着是一个既委屈又愤怒的声音,“我没有!你们为什么打人!”

  “好啊,占了便宜还不承认,真是无耻!”

  “我真的没有……”

  “下流……”

  ……

  我听着外面吵了起来,知道机会来了,轻轻地推开窗户,从窗户爬了出去,跳下去后立刻转身在外面关上了窗户。那两名侍卫,还在和幽兰香蕙吵吵闹闹推推攘攘的,根本没有向我这边看。

  幽兰和香蕙一人扯着一名侍卫一阵暴打乱捶,那两名侍卫可能觉得理亏,任她们两个打,不敢还手。

  我趁着他们被幽兰和香蕙缠住,脚下生烟,毫不迟疑地向着鱼池跑去。我的脚步完全消失在侍卫和幽兰香蕙的吵闹声中。

  “两位姑娘,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们就别打了。”

  “怎么不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臭流氓!”

  “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种事我们能瞎说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