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70章 醒时方知梦里好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45 2016-03-15 18:08:02

  我一阵恍惚,分不清到底是谁在叫我的名字,只觉得满眼都是星星,满耳都是叫我的名字的声音。奇怪的是,我居然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愤怒,甚至感觉不到害怕。我平静地站在那里,任鲜血肆意流淌,眼睛看着欧大夫,手抬了抬,“你……”

  随即我笑了,没有什么好问的,他和盛子堂一样,被人收买了,或者本就是他们的人。我缓缓地将手放了下去,没有再看一眼,那个由于恐惧而蹲在地上不住颤抖的欧大夫。

  这时候一个人影,扑了过来,一下子将我抱在怀里,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小月!你……”他的声音颤抖着,身体也颤抖着,好像此时受伤的不是我,而是他一般。

  我狠狠地推开了他,“你走开!不要碰我!”

  秦意畅站在那里有些惊惶无措,手向前伸着手,似乎想要过来扶我,却停在那里不敢过来,他慌张地看着我,脸色惨白,本来洁白的衣服,被鲜血污了一片,“好,我不碰你。小月,你别这样!你受伤了,别动,那样血会流的更快的。”

  我冷冷地看着他,“你现在满意了!”

  “我……”他听了眼神闪过一丝受伤,却更多的是自责,“对不起,都怪我没用,没有好好保护你,对不起!对不起!”他不住地向我道歉,好像所有的事都是他的错一般。

  看着他的自责的样子,我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愤怒,“你走开!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愣在哪里,看着我的胸口的那柄匕首,眼里有些绝望,“你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可是你受伤了,不要再动了,好吗?”

  我冷冷地道:“那你现在就走吧!”

  说完,我不再理他,用手托着胸口的匕首,一步一步地走向娘,鲜血不停地从刀口冒出来,我的身后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像一条红色的绸带一般艳丽。秦意畅却没有走,在我的身旁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似乎害怕我会忽然摔倒。其他人都愣愣地看着我,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扶我一把,不知是被突然而来的意外吓呆了,还是被我的样子吓呆了。一个胸口插着匕首的人,却像个没事人一般乱跑,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吃惊的。

  我慢慢地来到娘的身边,居高临下看着抱着我娘的孟少卿,眼前有些模糊,脚底发软,我努力让自己撑住,对他道:“你走开!”

  孟少卿抬起头来看我,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到了,眼里露出惊慌的神色,“小月……你怎么……你不要再动了!”他小心地将我娘放在地上,站了起来扶着我,“来人啊,快去请大夫,快扶郡主进房间。”

  “都别过来!”我脑子里开始有些迷糊,眼皮十分沉重,像是要睁不开了一般,但还是咬着牙推了推孟少卿,“你走开!走开!”

  “好,我走开,你别在动了好吗?”孟少卿看到我这个一样子,慌得松开我的手,却没有离开,站在我的旁边,手向前伸着,似乎害怕我会撑不住忽然倒下。

  我慢慢地坐在娘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慢慢地躺了下去,对她轻轻地道:“娘,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孤单了。”

  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想再看到,我一个字都不想和他们说。能够陪着娘一起走过那令人害怕的黄泉路,真好,这样她就不会孤单了。

  只是,没能在死前再见一次车轮子,心里还有些遗憾。

  ——————————

  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落在我和娘身上,慢慢地将我和娘埋了起来,从此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哪里。直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温暖的阳光,融化了所有的冰雪,地上的雪水汇成一条大河,载着我和娘漂啊漂,漂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我和娘手拉手从河里站起来,幸福的在那里生活着……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漪澜院自己的床上,不是在那个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立刻愣住了,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这里?我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又慢慢地睁开眼睛,还是在漪澜院,我立刻明白过来,自己没有死,之前发生的事,在这一刻全都想了起来,胸口一阵阵的痛。

  “你醒了!”面前的人看到我醒了,激动起来,“公主,王爷,贾公子,你们快过来,小月姑娘醒了!”

  香蕙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响起,“谢天谢他,她终于醒了!”似乎是元和公主的声音。

  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眼前一暗,几个人出现在我的床前,都殷殷地看着我。

  元和公主上前一步坐在我的床边,握着我的手,十分的激动,眼里似乎噙着泪水,她擦了擦眼角,笑道:“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可吓死我们了。”

  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话,是不想和她说话。我看向她的身后,她的身后站在秦意畅,他似乎很高兴,嘴角露出了笑容,只是脸色有些憔悴,本来就忧郁的眼睛,此刻有些无精打采,显得有些暗淡无色,还有深深的黑眼圈,我知道我不该迁怒与他,可是想起之前的事,心里还是有些恼怒。一看到他,我立刻转过头去,看向他的旁边的另一个人,我看到那个人的样子,激动起来,一下子坐了起来,伸着手抓住他的胳膊,“文文,你回来了,你将我娘救活了是不是?”

  贾思文神色一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低下了头似乎不敢看我。我看向其他人,其他人都不敢看我,也低下了头。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的心凉到了极点,喉咙里似乎有一股甜甜腥腥的东西涌了上来,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喷着面前的人一身一脸。

  “小月!你……”秦意畅着急地看着贾思文,“她怎么样,要不要紧?”

  贾思文顾不得擦自己脸上的血,扶了我躺下,“你快躺下,快躺下!”

  我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问道:“她怎么样?”

  “她刚刚醒,身体虚弱,又急火攻心,所以才会吐血,你们不用担心,吃了药就会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

  过了不知多久,似乎有人抱起了我,往我嘴里喂着什么东西,我无力拒绝,只好全都咽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